《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5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来了解你。”刘麒道:“这场车祸已经证明了你并不能把她照顾好,作为她曾经的未婚夫,我从未想过要勉强她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情,但这次,我觉得有必要展示一下力量。”他顿了顿,又道:“等她渡过危险期后,我会带她去美国继续治疗,直到她彻底恢复健康以前,我不希望她的生活再被你打扰。”
  “展示力量?”李牧野道:“刘兄是在告诉我,你打算不顾娜娜的个人意愿,强行带她回美国?”
  “是的。”刘麒道:“祖母非常牵挂娜娜,她任性也该有个底限,是时候回去了。”
  “我要说不行呢?”李牧野道:“看在你曾经帮助过娜娜的份上,我可以不计较你刚才的屁话,但也请你记住我现在说的每一个字。”加重语气:“只要是娜娜自己不愿意,这世上就没人能越过我李牧野去勉强她!”
  “你凭什么?”刘麒讥嘲的笑了笑,问道:“伟大的爱情吗?”他挠挠后脑勺,自问自答:“据我所知,貌似娜娜心中你已经排不到第一位了吧?”
  “我不需要排在任何位置上。”李牧野道:“只要看着她生活的愉快就够了。”

  “虚伪!”刘麒不屑的:“恕我直言,如果不以占有为目的,再真的爱情也是空泛虚伪的。”
  “所以刘兄你承认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她?”
  “这不重要。”刘麒道:“重要的是如果我们结合,我可以带给她很多,财富,自由和尊重。”
  “她就算不跟任何人结合,你说的这些我一样可以给她。”李牧野道:“除了自由,因为那不是任何人可以给的。”
  “看来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刘麒道:“李牧野,你会为错过今晚的机会而后悔的。”
  “无论刘兄说什么,看在你曾经保护娜娜的份上,我都可以原谅。”李牧野平静的说道:“但如果你想违背她意愿的情况下带走她,咱们也只好做敌人,我这个人对待敌人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敌人。”刘麒嘿嘿冷笑,道:“李牧野,你还真瞧得起你自己。”他忽然比划出一根手指,道:“在欧美,市值一千亿是一道门槛,能跨过去的就鲜有垮下来的,而那些你们耳熟能详的所谓的创业英雄,财富传奇,绝大多数都倒在这个门槛前,究其根源,这个道理就好比盖楼,他们的根基太浅了,懂吗?”
  “不懂。”李牧野不为所动,道:“我也不想懂。”
  “嘿嘿,不懂没关系。”刘麒道:“你只要知道每一个市值千亿的企业的崛起之路都不简单就够了。”
  他继续说道:“雷迪亚珠宝从大淘金时代就诞生了,刘家五代人的苦心经营才积累起厚积薄发的人脉基础,表面上是在我养祖母手上崛起的,但其实却是建立在上百年积累下的名声,人脉的基础上才成为这一行的翘楚巨头的。”
  李牧野道:“我大约理解你说这话的意思,刘兄是想告诉我,你们这个家族非常强大,甚至是我连与你为敌的资格都没有。”嘿的一笑,又道:“我必须承认这个世界是有一套看不见的秩序存在的,三井集团从幕府时代诞生,用了一百多年积累才有今天的格局,市值四千亿美金的微软创始人有一个IBM董事的母亲,并且这位女士跟沃伦巴菲特还是好友。”
  “诚如你所言,没有稳固的根基,是盖不起高楼大厦的。”李牧野道:“这世上有很多暴发户,貌似商业奇才,可一旦达到某个临界高度,就会很快轰然倒塌,究其根源,贪心不足是一,基础不牢是二,故步自封不善经营增厚基础是三,凡爆发于某时代如流星般的所谓商业英豪,陨落时都跳不出这三条去。”
  “你倒是挺有见识。”刘麒有些意外,用刮目相看的眼光打量李牧野一眼,道:“看来你已经理解了我的意思。”
  “那些所谓商业天才,银行支持他们的时候,他们是天才,银行开始催债的时候,又有几个不是银行的打工仔?”李牧野现学现卖,把最近刚从袁成德那里听到的高论丢出来,继续说道:“我相信雷迪亚珠宝能达到的今天的高度,背后一定经历过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所以,如果我说要与你为敌,一定不是因为无知无畏。”
  兜了一大圈,这最后一句话才是真正的关键。认可你的实力,然后告诉你,老子不尿你。
  “你自信能担得起一个在欧美商界立足百年的家族的怒火?”
  “一辈子在平平安安的日子里怀揣遗憾中老去,和也许只是一瞬间的幸福满足比起来哪一个更美好?”
  二人几乎同时转身,相互对视着。这时候,一道流星划过天际。
  “商海沉浮,奇才遍地,却大多不过是流星划过天际,以百年为单位计算,能屹立不倒的又有几个?”刘麒的语气陡然转寒,带着威胁的意味说道:“比较起来,你真的愿意满足于一瞬间的绽放吗?”

  “比之山川恒河,百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人生若流星,我想为自己的人生任性一回。”
  “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刘麒道:“我看你是个人才,想给你一条路走,你别自误。”
  “刘兄, 我已经做好不计代价的准备。”李牧野拒绝道:“等娜娜渡过危险期后你只管来带人,咱们各凭本事说话。”
  次日。

  重症监护病房门前,李牧野斜着身子躺在椅子上,鲁少芬轻手轻脚走到身边,打算脱下自己的外套盖给李牧野盖上。
  “不用,我不冷。”
  “啊,我把你吵醒了吗?”小芬儿有点手足无措,疼惜的看着李大哥。
  “没有,医生刚走。”李牧野道:“我已经睡一觉了,刚才只是在闭目养神想事情。”
  “娜姐怎样了?”
  “已经渡过危险期了。”李牧野道:“不过还没苏醒,需要进一步观察一阵子,确保伤情稳定了才能离开重症监护室。”
  “从昨天到现在,陈大哥给你打了好多电话为什么不接?”鲁少芬好奇怪的看着李牧野。
  “因为我不确定他要说什么,又不想直接拒绝他提出的任何要求,所以不如不接。”
  “他亲自来了,就在饭馆跟老曹喝酒呢。”鲁少芬道:“他让我转告你,放手去做想做的事情,他不是代表任何人来当和事佬的,他是来给你撑腰的。”
  “把电话给我。”李牧野接过电话起身往外走,这里原则上不允许使用手机,所以电话一直都在小芬手里。

  僻静的楼梯间。
  陈炳辉在电话另一端:“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李牧野:“只要你不是来劝我理性对待这件事的,我当然没什么必要躲着你。”
  陈炳辉:“这些王八蛋,敢欺负到家门口来杀人,真他吗还以为是鸦魸战争年代呢?”
  李牧野:“从昨天到现在,外事局那些人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传话给我,沈培军甚至去找何晓琪转告我,如果我采取过激的报复手段,就一定会对很多国内出口到欧洲的商品构成不好的影响,我以为你也会来让我从大局着想。”

  陈炳辉:“外事局就是做这个工作的,可以理解她的想法,而我们军情局都是军人,我们有我们的行事原则,在我看来,所谓自由贸易一直都是以我们付出更大利润空间为代价进行的,公开签下的协定,到了那边只因为某些势力的存在便成了一张废纸,究其根源,就是因为这些死老外把我们的和为贵忍为高看成了懦弱可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