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239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他的思路并不比马跃升开阔多少,但是就凭对方处心积虑搞这么大手笔,就说明里面有问题,而且问题不小。
  自从那天晚上的事情以后,大东农好几天没动静,也不再频频来村里跟村委接触,好像他们正在忙别的事情,把村里的事情先放一放的意思。
  倒是镇上对于村民上楼这事很积极,可以说雷厉风行,村里召开通气大会以后,马跃升跟曹镇长汇报说村民大多数同意,只不过各方面的补偿条件还没细化,村民们还没有达成最终意见。
  曹镇长笑道:“那是肯定的,如果一户一套楼,几个儿子几套房,而且每家每户送装修和全套家具家电,村民们绝对没意见。”

  马跃升学着电视上的典故顺势说道:“那就多谢曹镇长,我马上再次召开村民大会,就按这个补偿条件跟村民宣布了啊!”
  “你滚远点。”曹镇长笑道,“补偿到这个程度,谁出钱,政府能承受得了?具体怎么补偿,县里也在研究,在最终确定之前咱们也不能闲着,我会马上派工作组到村里来,对村里所有的住房进行测量登记,先摸底。”
  镇上做事也是雷厉风行,第二天,摸底工作小组一大早就来到村里,拿着名单,挨家挨户对村民的住房进行测量登记。
  村民们心里没底,一看工作组来测量,都要跟工作组打听,到底怎么补偿?上楼是不是还要自己出钱?各种问询。
  工作组讳莫如深,只说这是来摸底,摸底以后造预算,然后才能确定补偿条件。

  不管谁问都是这样的回答,根本不给你透露任何信息,测量完了却还要让村民签字,说这是确认测量数字。有些村民就开始有抵触情绪,觉得上边不把条件说出来,我们还不一定同意上楼呢,你们来测量有什么用,还让我们签字,万一签字就表示同意呢?
  工作组在村里测量两天了,村民们的抵触情绪越来越严重,有的村民听说工作组来了,故意锁上门走了,让工作组进不去,你也没法测量,更找不到人签字。
  第三天,工作组加了人,镇上派出所派出四个联防队员协同工作组下村工作。
  明眼人知道那是联防队员,可绝大多数村民没长着火眼金睛,一看穿着丨警丨察制服,知道那是丨警丨察,态度上就老实了很多。
  村民们老实多了,工作组的脾气却是见长,再也不是一开始那种春风和煦的办事风格了,对村民的态度相当恶劣,一旦村民问得多了,就会被训斥,有的村民测量完了不想签字,肯定被官家派来的工作人员训斥一顿,丨警丨察还虎视眈眈,不签也不行。
  据说有几次村民跟工作组吵得很厉害,丨警丨察都差点抓人。
  本来农民上楼这事首先要取得村民的同意,如果村民不同意上楼,政府不得强制。可是现在听工作组的意思,这不是一件协商的事,而是政府的统一规划,政府做的决定,村民就必须无条件配合。
  村民们感觉这事好像味道不对。
  也不知道镇上是一直这样强制下去,还是工作组的人员作威作福,工作态度和工作方法有问题?
  争吵的事件越来越多,刘富贵耳朵里都灌满了,他忍不住给马跃升打电话,问他是不是应该把这事向曹镇长反映一下?
  “本来老少爷们上楼是好事,可是一个小小的工作组就如狼似虎,这事刚开个头大家就寒了心,我觉得上楼这事很快就黄了。”刘富贵说。
  马跃升一听有理,马上给曹镇长打电话,反映工作组的工作态度简单粗暴。

  曹镇长听了倒是没有表现出吃惊,淡淡地说:“我知道了,下午回来以后,我会让他们注意言行。”
  然后他话锋一转:“不过老马啊,有一点我要请你注意,农民上楼、拆迁这事,各地都有先例,有成功的例子,也有失败的例子,但是无一例外,哪一次拆迁都会有钉子户,有那么一些想借机发财的人,也必然要有冲突,甚至还会出人命,这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但咱们要尽量避免。所以从一开始,就不能把条件放得太宽,让村民狮子大开口。”
  “哦,对,那倒也是。”马跃升爱看报纸,也经常上网浏览,他知道曹镇长说的那些都是对的。
  曹镇长又说道:“人的欲望必须要压制,不能让他无限制地释放,让村民们不要抱太高期望,不要有太多的欲望,这样对咱们的工作,对他们自己,都有好处。要想做到这一点,我觉得你们村委必须要领会上级精神,全力配合这次拆迁工作,才能尽可能顺利地达成预期目标。”
  “哦——”马跃升似懂非懂地答应着。
  他在这些老农民中间,算是比较有头脑的,或者说比其他村民多一些经济头脑,快五十的人了第一次当官,说实话没有多少政治经验,更没有多少政治头脑。
  看电视上的新闻,经常提到要“领会上级精神”,字面的意思他是懂的,但是轮到让他去领会精神,他却是觉得很茫然。
  富贵让他向镇长反映情况,现在让曹镇长这么一说,马跃升倒是觉得这不是工作组的错,而是村民们思想有问题。
  正在考虑怎么把镇长的精神转述给富贵,有人气喘吁吁跑进来找马跃升:“村长不好了,张鸿财跟工作组打起来,动手了。”
  马跃升一听俩指头一捏太阳穴,感觉很头疼,村民上楼这事还没正式开始的,就有人跟工作组打起来,以后的事还多着呢!
  “走吧,去看看。”马跃升很无奈。
  走出村委他想了想,掏出电话,一边走一边给富贵打电话。
  富贵让自己跟镇长反映一下工作组的情况,自己要把曹镇长的精神给他回馈一下。
  “喂,富贵啊。”马跃升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我觉得一些事也不能怪工作组态度不好,咱村里一些人一听说拆迁,就恨不能政府给他套楼,再补偿五十万,他们全家从此什么都不干尽管享福就行了,老想这样,工作组也不能给他承诺啊。”

  刘富贵一听有理,村里确实有一部分村民一听拆迁就兴奋,以为可以借机发财。
  尤其是那些在外打工的,他们村里的房子根本住不着,时间长了不住就塌了,所以那一部分人最支持拆迁,但是也更想多要一点补偿款。
  刘富贵末后给马跃升一个建议,最好再召开一次村民大会,毕竟拆迁是大事,老少爷们要多商量商量,并且在大会上纠正一下某些人的错误思想,要以大局为重,要考虑到政府的承受能力,不能一听着拆迁就想发大财。
  “你说的很对。”马跃升说,“确实需要开个会敲打敲打了,要不然这样下去,上楼那事非得黄了不可。你看,这不是张鸿财跟工作组打起来了,动了手,我正赶过去。”
  张鸿财跟工作组打起来?刘富贵听了就是一愣,不大可能啊,张鸿财在村里那事出了名的老实人,他那粘糊劲儿仅次于老黏粥,居然也敢跟镇上的工作组动手?

  刘富贵觉得自己有必要下去看看,所谓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斗,镇上的工作组那事代表政府来办事,你一个老百姓跟人家动手,这就是对抗政府啊!
  要是换了别人刘富贵也许不去管闲事,关键他知道张鸿财老实,这回他要是跟人动起手来,基本上能猜得出属于“兔子急了还咬人”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