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5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省长进来,跟他们打了招呼。
  看到夏芳菲在,他就喊,“芳菲同志,你也在。正好,帮我劝劝若兰同志,不要生这么大气嘛,凡事都好商量。”

  夏芳菲说,“我正劝她呢,不过这事还得看政府的处理力度。”
  杜省长知道,赔偿问题并不是真正的问题,关键是如何处置这个左定国。
  不处理他,就没法向人家交代。
  处理他,左家肯定有意见。对于杜省长来说,这也是个两难的问题。
  杜省长表态,“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严肃处理。”
  他把白若兰叫过来,谈了十几分钟。
  “顾秋呢,顾秋哪里去了?”
  江世恒说,“顾市长去省委谈话了。”
  杜省长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你是——”
  “杜省长,我是顾市长的司机。也是目击者和受害者。”

  看到江世恒身上的伤,杜省长下定了决心,必须严惩左定国,否则真的无法向社会交差。
  在医院里呆了会,杜省长慰问过人家小姑娘,这才离开。
  左安邦见到左定国,左定国被关在局子里,他倒是大大咧咧,翘起二郎腿,叨着烟。
  左安邦气死了,瞪了他一眼,“你看你,什么德性。说,究竟为了什么?”
  左定国道,“没什么?看那个小子不顺眼,揍了他一顿,谁知道那个女的是白若兰的秘书啊。不过她又没事,破了皮而已。”
  左安邦看着他这表情,冲上去,抢了他的烟,“你真是丢了左家的脸。现在这事,怎么收场?你说!”

  “还能怎么收场,顶多把我拘留,无所谓。”
  左安邦道,“我看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悔改。早就叫你不要趟这浑水,现在好了,闹出这么大的事,你就回去等着挨骂吧!”
  左定国不知是不是受了刺激,感觉人都变了。
  那天齐雨拒绝了他,他是借这个机会,跟江世恒打架的。至于那个周琴,完全是误伤嘛。
  可关键的问题就在这里,误伤那个才是最重要的。

  左安邦黑着脸,“我救不了你!你就给我呆着!”
  “无所谓!”
  左定国躺下来,好象完全心灰意冷了一样。
  左安邦刚出来,就接了一个电话,京城那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直接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左安邦老爸说,“叫那小子马上给我滚回来!”
  左安邦道,“只怕他回不来,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
  他老爸就沉默了一下,“南阳班子准备怎么处理?”
  “暂时还不知道,反正这事情有些麻烦。”
  “没一个争气的东西,哼!”老爸挂了电话,把左定邦吓了一跳。
  杜省长来到阳书记办公室,郑重道,“书记,这件该怎么处理?”
  阳书记摸了一下头发,“你怎么看?”
  杜省长郑重道,“依法办理,绝不轻饶。”
  “唉,我也这么想啊,但是这样行不行得通?刚才京城那边有领导打电话给我了,我正为难。”
  杜省长说,“那就由我来做这个决定吧!至于京城那边,我会跟他们解释!”

  阳书记就看着他,“你可要想好了。上面说,钱不是问题,人必须马上放。”
  “不可能!放了他,就等于放了一百亿。南阳一汽的十万职工怎么办?阳书记,这个时候,我们无法左右逢源了,必须对人家一个交代。”
  阳书记叹了口气,真若如此,那你的仕途估计也要交代了。
  杜省长何尝不知?但是他认为,男子汉,有所为而有所不为!该出手时就出手,毫不犹豫。
  杜省长十分冷静,做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决定。
  阳书记道,“真的要这样做吗?”
  杜省长道:“不处理左定国,难平民愤。”
  阳书记没有再说话了,沉默,也算是默认杜省长的决定。可上面有人打来电话,再次声明,可以赔钱,但不可以拘留。
  杜省长十分慎重,回到办公室之后,发出了一道命令。

  按原则办事。
  这句话,引起了很多人心里的猜测。
  晚上下班回家,杜小马就劝他,“爸,真的要拘留左定国?”
  杜省长眼睛一横,也没说什么。杜小马说,“有人放出话来,谁要是敢拘留左定国,就断了谁的仕途。你可要想清楚了。”
  杜省长脸色一寒,“净听一些风言风语,上面的领导会这么不明智吗?”
  当天晚上,公丨安丨厅厅长,再次来到杜省长家确认此事。
  杜省长满脸怒容,这些人太没有担当了。自己都已经明确表态,让他们按原则办事。什么叫按原则办事?这就是你们的原则吗?

  按理说,这些事情,不应该由杜省长来做主。应该由公检法说了算。
  法律高于一切,可有些人怕事,没有担当,不敢做这个决定。
  当拘留左定国的证签下来的时候,有人在心里嘀咕,杜省长还真是豁出去了。事实上,杜省长因为这件事,得罪了左系,他的仕途也到此为止,再也没有机会当省委一把手。
  以后的那段时间,他本来有几次机会,却因为左系的阻挠,他官至省长,再难寸进。
  当然,这是后话,估且不提。

  这个消息传出来,众人哗然。
  谁都不相信,左定国会因为打人一事,被南阳拘留了。
  白若兰听说了这事,并没有表态。
  顾秋说,“上面已经仁至义尽了,你就不要为难他们。”
  白若兰盯着顾秋,“你到底是帮我,还是帮他们。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打人被拘留,这是天经地义的事,难道在你们的眼里,这是多么了不起的行为?还有,我们有权保留起诉的权力。”
  她对顾秋说,“你都已经到新加坡看了,难道你就没有感受?在那里,谁敢视法律为儿戏?顾秋我告诉你,如果你真心想做一个好官,你就要记住,法律永远大于一切。我倒是觉得,有机会你应该组织一些干部,到新加坡去取经,看看他们是怎么面对法律的。你们所谓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都是空谈。”
  “我跟你说,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王子。他老爸的成功,并不代表他的身份和地位。哪怕他老爸是总统,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彼此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如果你们能做到这一点,我相信,你们的国家,将比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更要强大。”
  白若兰同,“同为炎黄子孙,你们在意识上,落后太多。对于国法,应该是至高无上的。”
  顾秋苦口婆心劝了很久,没想到白若兰固执的时候,比牛还要犟。
  法不容情!

  任何人都别想拿人情说事,因此她还决定起诉左定国。
  左安邦这几天好被动,烦都烦死了。
  对于弟弟的行为,他极为愤怒。但是省里决定,把左定国拘留的时候,他感到很失望。南阳是左系经营多年的地方,现在他们却不能左右南阳的司法,左安邦只能在心里默默记住,这是杜省长的决策。
  还有半个月过年,白若兰已经下令停止考察,让考察团的成员回国。
  她自己则回到双娇集团,决定把这事缓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