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5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雨本来准备回家,看到江世恒来了,左定国将怒火发到他身上,她就转身回来。
  “左定国,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报警?
  老子才不怕呢!
  左定国冷笑道,只有傻B才相信丨警丨察能主持公道。
  象他们这样的人,普通的丨警丨察根本就管不了,不要说别的,看到他的军衔就怕,还敢抓他?
  呼——一拳砸过去,虎虎生风,力道十足。

  江世恒后退了一步,不料脚下一绊,被左定国狠狠地打在胸口。江世恒咬牙顶住,胸口火辣辣的痛,就象被一对大锤击中了一般。
  看到江世恒跌倒,左定国更是落井下石,扑过去就要踹死他。齐雨和周琴赶过来,周琴拦在他面前,“不要——”
  “滚——”
  随手一挥,周琴这样柔弱的女子,哪经得起他这一击?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啊——周琴的头撞在台阶上,霎时头破血流。
  齐雨冲过来,架住左定国,“你疯了!”
  “老子今天就是疯了,齐雨,不要看在老子喜欢你的份上,你就给老子B,告诉你,老子不稀罕一个女人。”
  江世恒看到周琴受伤,一怒之下从地上弹起来,呼——一头撞过去,狠狠地顶着左定国的小腹。左定国啊哟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江世恒借机扑上去,抡起拳头就打,“我打死你这王八蛋,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耀武扬威。”
  呼——一拳打在左定国的脸上,立刻肿起好大的坨。
  齐雨回头一看,周琴头部出血了,立刻大喊,“住手,不要再打了,快叫救护车!”
  江世恒这才停手,正要朝周琴走过去,左定国弹起来,“你妈个麻痹!”

  呼——一脚踹过去,江世恒根本没有料到这家伙还敢发飙,不顾周琴的死活,被他一脚踹中。
  人飞了起来,摔出三四米远。
  重重的摔在地上,痛得他眼睛双流。
  齐雨站起来,冲着左定国吼了句,“你疯了!没看到那个女孩子被你打得出血了吗?还不叫救护车!”
  左定国猛一挥手,“出血又怎么样?死了也跟我没关系!”
  他就朝江世恒大步走去,今天非得整死一个不可。

  齐雨掏出手机,“喂,120吗?对,快点,我这里是……”
  刚打完电话,那边两个男人又打起来了。
  呜呜呜呜呜——救护车和警车,几乎同时赶到。
  左定国和江世恒还在打架,两个人已经鼻青脸肿了,但是一个个红着眼睛,都不服气。显然,两人这场打斗,江世恒吃亏更多一点,但是他凭着一股勇气,居然跟左定国僵持了那么久。
  警方赶到,阻止两人打架,医务人员和齐雨,急急把周琴送往医院。左定国在那里喊,“谁敢拦我!我就灭了谁!”
  “胡闹——”

  阳书记骂了一句,手中的杯子重重落下,茶水四溅。
  “他这是要干嘛?他想干嘛?”
  平素不怎么发火的阳书记,今天也有些盛怒了。
  满脸怒容。
  秘书长站在旁边,“书记,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要不缓缓?”
  阳书记一脸不悦,“这么简单的事,还要怎么调查?好大的胆子,好大的口气,哼——”
  曾秘书长道,“那我给左安邦同志打个电话,让他马上过来。”
  “先把人给我控制好了,岂能由他无法无天。”

  阳书记很愤怒,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自己花了很大的心思,才让杜一文成立一个小组专程陪同伺候人家投资商,上百亿的大项目,可不能就这样跑了。
  谁曾想到,他们左家的人这么浑账,什么东西嘛?
  阳书记抽着烟,心里很不痛快。
  左安邦正在宁德,听秘书说,顾秋这次调走,有可能不会再回来当这个市长了,宁德就是他左安邦的天下。
  跟宁雪虹,顾秋斗了这么久,终于把两个人都挤走,左安邦心里却突然有些失落。
  那种高处不胜寒,放眼无敌手的心情,也让人感觉不好过。

  哪想到上面突然一个电话,让他立刻去省城。
  曾秘书长在电话里透露,左定国搞出事来了,在学府路大打出手,将白氏集团白若兰的秘书给打伤了。
  听到这个消息,左安邦当时就气懵了。
  这个左定国,早就要他回去的,这是搞什么鬼啊?
  省委对白氏集团的重视,左安邦是心知肚明的。要是别人打了白若兰的秘书,这还好说,对他而言,那是一件好事。可偏偏打人的,是自己的亲弟弟。
  为了以防万一,他立刻给叔叔打电话。
  远在天山省的左书记听到这消息,当场就骂了他一顿,“没有脑子!无法无天。”

  随后就挂了电话,也不管这事了。
  左安邦想了半晌,犹豫着要不要给京城打电话。他也知道,打这个电话,纯粹是找挨骂。
  但是不打这个电话,自己能应付得过来吗?
  琢磨半晌,左安邦都没法把握,他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
  到了省委,阳书记把他骂了一顿。
  左安邦心里有些委屈,他只能试探着说,“让我去试试吧,我跟白氏集团的老总有些交情。”
  阳书记不表态,你能说好当然好了,说不好,要是这事情黄了,问题就更糟。

  他想了想,“还是先叫顾秋同志过来一趟,让他探探人家的口风。”
  左安邦在心里挺不服气的,可他偏偏又没有办法。
  顾秋来了,阳书记就问,“那位小姑娘伤得怎么样了?”
  顾秋看到左安邦和曾秘书长都在,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道,“脑后缝了十几针,还要留院观察,有没有后遗症。出点血倒是小事,就怕破相。你们也知道的,人家小姑娘对自己的容貌非常在意。”

  阳书记问,“白氏集团什么态度?”
  顾秋说,“很生气。”
  阳书记指着左安邦,“那你就带着当事人,亲自赔礼道歉去,一定要拿出诚意来。”
  顾秋摇头,“现在不是时候,人家根本就不会接受这种所谓的赔礼道歉。”
  “那她是什么意思?”
  顾秋道,“她要政府和省委一个态度。”
  阳书记相信,白若兰这要求,真的不过份。换了一般人,她早就扭屁股走人了,根本不跟你谈什么条件。
  人家不远万里,跑到你这里来搞投资,自己的人居然被你们打了,这象什么话?
  关于这事,省委是有顾虑的。
  杜省长心里也恼火,虽然说他和白若兰也见过多次,对双娇集团很关心,多次给她们关照,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对吧!
  于是,杜省长亲自到医院,去看望人家的秘书。
  做为一个省长,做到这份上,已经很难得了。

  但为了一汽十万职工,为了若大一个国企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也为了地方经济的发展,委屈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杜省长来到医院,白若兰的秘书周琴躺在床上。
  旁边摆了好多鲜花和水果,当然,这些都是顾秋叫人送的。江世恒被人打得脸青鼻肿,坐在旁边没说话。
  白若兰站在那里,脸色不太好。
  夏芳菲来了,跟白若兰了解情况,听说是左定国打的,她也觉得这个左定国太过份,可惜,夏芳菲也没有能量,搞定这个左家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