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4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琴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总裁。”
  白若兰从包里拿出一张卡,“这里有一笔钱,你可以把你妈妈安顿好,一个月之后我们出发。”

  周琴看着白若兰,白若兰说,“这不是给你的,这笔钱,将在你以后的薪水里扣,所以,你要努力。”
  周琴含着泪水,“我知道了,谢谢总裁!”
  从彤在酒店里睡了一觉醒来,嘀咕着,“这家伙干嘛去了?乐不思蜀了吧?”
  正要伸手给顾秋打电话,外面门锁一响,顾秋回来了。“顾秋!”
  从彤喊了一句,顾秋说,“你醒啦?”
  从彤躺在床上,“你去哪了?是不是被若兰拒绝,跑去哭鼻子去了?”
  顾秋来到床边,看到从彤露出雪白的胳膊,伸手抓起被子给她盖上。
  从彤的手去伸过来,去摸顾秋。
  顾秋吓了一跳,刚刚交货,现在可能不行。
  他顺势摸着从彤的手,“起来吧,等下她就要过来了。”
  从彤早把自己剥光,等着顾秋回来临幸,顾秋拖她起床的时候,胸前一片春光灿烂。
  顾秋道,“快穿上衣服吧,要是她来了你还没起来,多不好。”
  从彤换了衣服,“你和她谈得怎么样了?”

  顾秋说,“还是你和她说吧,我不怎么好开口。”
  “那你一下午都干嘛去了?几个小时。”
  “根本就没有碰到她,我一去,她就开会,后来又是去办事去了。”
  从彤起床后,梳了头发。没过多久,白若兰就来了。
  “晚上我们去吃海鲜?”
  从彤说随便啦,你不要太客气了,到了宁德我可没这么丰富的东西招待你。
  白若兰笑了起来,目光瞟过顾秋。
  顾秋坐在那里抽烟,看到白若兰递过来的目光,他心领神会。
  从彤对白若兰说,“若兰,其实我们这次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想找你帮忙的。”
  白若兰道,“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忙,没关系的。”

  从彤道,“他主要是过来拉赞助的,宁德市搞一个很大的项目,他想解决孩子们的校服问题,这钱又不能从市财政出。”
  白若兰哦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们这么好呢,跑到新加坡来看我,原来是这样。”
  从彤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有困难,你也不要勉强,反正这次他要跑很多地方,我就跟他跑一趟了。”
  白若兰冲着从彤笑,“既然来了,多少得给我们从彤姐一点面子对吧!你说吧,需要多少?”
  从彤说,“具体的,你跟他谈吧,我也不太清楚。”
  白若兰说行,“那你让他明天到我办公室来。”

  又去办公室?
  顾秋咳了几声,看来这家伙上瘾了。办公室的激情,令她念念不忘。
  白若兰却很自然,对从彤道,“不过有一点,赞助没有问题,但是我也是有条件的,你知道的,虽然我们是朋友,但做为一个商人,当然得有对自己有利的条件。”
  从彤就望着顾秋,顾秋道,“说吧,只要原则上许可,我都会支持你们。”
  白若兰说,“我打算在大陆投资一个上百亿的项目,搞汽车制造。最好是合资,利用你们那边的生产线。”

  顾秋一听,上百亿的大项目?天啦!
  这哪里是求人啊,简直就是给自己送政绩来了。
  顾秋迅速在脑海里盘算,要好好草作一下这个方案。顾秋说,“这个难度不小,难道是地皮,这样吧,明天我去你办公室,好好商量一下。”
  百亿项目,这可是惊天大政绩。
  顾秋注意到白若兰的微笑,心里就明白了什么。
  当然,在带来政绩的同时,也要注意人家企业的发展。

  南阳境内,倒是有几家农用汽车制造商,但这种规模太小,看来要引进一家真正具有实力的大公司才行。
  顾秋心里琢磨着,看来这次新加坡之行,收获不小。
  晚上,三人一起去吃了饭。
  白若兰又拉着从彤去逛商场,来了新加坡,不买点东西回去怎么行?顾秋这个市长,正厅级干部,居然给他们当佣人使唤。

  大包大小,买了太多。
  顾秋说,“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可白若兰偏偏还要买,“你们给芳菲姐带两个礼物回去吧!她在那边辛苦了,还有蕾蕾。”
  回到酒店的时候,两个人累得实在不想动了,顾秋说,“要不你就留下来跟从彤睡吧,我去另外开房。”
  从彤知道这里的房间很贵,总统套房,一个晚上好几千,再开房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嘛。她就说,“你睡沙发吧,没有必要再去开房间了。”
  这跟家里差不多的,几个房间,还开什么房?
  顾秋也不说什么,倒在沙发上就睡。

  他是装的。
  从彤和白若兰两个说着话,从彤也道,“若兰,别过去了,我们睡大床。”
  白若兰本来就说好的,再说,明天她还要顾秋去办公室具体谈投资的事。
  这个晚上,两个女人睡大床。
  半夜里,白若兰做了一个梦,梦见好多的小蝌蚪,追着自己咬。

  第二天一早醒来,总觉得怪怪的。
  上午,顾秋去白若兰办公室,他问从彤,“一起去吧?”
  从彤说你们谈事情,估计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我就不去了,太无聊。
  两人在办公室里,又象昨天一样,折腾得天翻地覆。看来这种感觉挺不错,白若兰也喜欢。
  更多的时候,白若兰很主动。
  顾秋反而成了享受的对象,他躺在那里,大爷一样的,舒服死了。
  从彤哪知道他们两个如此疯狂?乖乖地在房间里等顾秋。
  秘书很奇怪,这个男的来了,白若兰就不许任何人进去。
  做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她当然知道些什么。

  当门再次打开的时候,顾秋出来,秘书用一种极不自然的眼神看着他。
  在新加坡呆了四天,顾秋和从彤决定回国。
  白若兰和秘书送他们到机场,直到飞机上了蓝天,她们才往回赶。
  在回去的时候,顾秋说,“不要跟他们说我们来新加坡了,顶多是到香港一趟。”
  从彤明白,这次她在新加坡购货,买了太多的东西,提得顾秋要死。
  而宁德市,左安邦一直在琢磨,这家伙跑去哪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解决学生校服的问题。
  风声放出去了,要是政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那就是政府的无能。
  左安邦坐在办公室,摸着下巴。
  他也在琢磨,如何让上面对自己刮目相看。

  自从宁雪虹到奇州之后,他的日子并不觉得好过了多少。但人家宁雪虹在奇州,干得风生水起。
  人家的市委书记,从来都不干涉她的工作,而且非常支持,所以奇州的发展,比宁德更强。
  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左安邦这个市委书记太专权,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行为。
  当然,人家奇州的市委书记包容她,礼让她,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忌惮她的背景。
  可人家宁雪虹又不乱来,一心为民,赢得了当地群众的口碑,这又有什么不好?
  左安邦可不这么想,他总是觉得,一个市委一把手,必须拥有绝对的权力。要做到,说一不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