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15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宝玉跟在李睿身边,忽然叹了口气。
  李睿问道:“你叹什么气?”
  龙宝玉道:“唉,我昨天跟你过来还觉着新鲜,今天再来就有点腻歪了,你这副县长当着也真不容易啊。”
  李睿苦笑一声,道:“当什么容易呀?”
  赶到赵金友家的院子里,村主任喊了几声,很快从正房里走出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留着络腮胡子的汉子,他似乎刚睡觉来着,睡眼惺忪,形象邋遢,他用粗糙的大手揉了揉眼睛,又打个哈欠,走下台阶,夸张的叫道:“哟呵,村主任来啦,稀客,真是稀客,快里边请!”

  村主任摆手道:“少废话,这位是李县长,这位是马主任,过来找你了解情况,两位领导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不许撒谎。”
  赵金友打量李睿与马玉明两眼,嬉皮笑脸的说:“好的,好的,保证问什么说什么。”
  李睿问道:“赵金友,我听说,早上村民们聚集起来去县里反映情况,是你组织号召的,有没有这事儿?”
  赵金友一下愕住,半响问道:“这是谁说的?”
  村主任不耐烦的插口道:“你少问这个,你就回答,是不是你组织的?”
  赵金友脸色一变,皱眉歪嘴的道:“是我组织的,怎么啦?我组织不行啊?犯法啊?这村里天天塌陷,我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掉坑里砸死了,这人命关天的事情还不允许我们跟领导反映一下啊?”
  李睿点头道:“当然允许你们和政府领导反映,但要采取合法合规的途径进行反映,你们可以派出几名代表,去乡政府或者县政府找人反映,为什么要聚众闹事呢?”
  赵金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道:“我们只聚众了,可没闹事,到县政府门口只是静坐,没哭也没闹,你不能说我们闹事。”

  村主任再次插口道:“聚众也不对!”
  赵金友哼了一声,道:“不聚众那些当官儿的能重视起来吗?你看我们早上聚众了,现在县长就找过来了,这就是效果。”
  李睿看他的表情神态,听他的话语,就知道他跟昨天那个刺儿头一样,是个不好相与的家伙,暗里加了小心,道:“你们为什么直接去了县里?前天第一次事故,死伤村民多名,你们也只去了乡政府反映情况今天虽然再次发生了塌陷,但没有任何人员伤亡,你们怎么反倒跑县城去了?”
  赵金友毫不发憷,理直气壮的说:“乡里干部在这种事上说了不算,最终还是要听县里的,所以我们索性就直接去了县里,我知道惊动的官儿越大,这事越被重视。”

  李睿暗皱眉头,这个赵金友看着粗鄙邋遢,又是土里刨食儿的农民出身,怎地面对自己这位副县长时,没有一丝敬畏之情不说,对答还如此流利便给?像是早就准备好了这些应答的说辞似的,心里隐隐觉得这事另有玄机,却又想不到是哪里不对,暗里留了神,再次发问道:“我听说,你是嫌我们政府治理塌陷治理得不及时,没有疏散好村民,才组织乡亲们去县里的,可是你知不知道,现在村子地下环境非常复杂,必须经过全面仔细的勘查之后,才能给出治理方案。前天下午发生的塌陷,昨天省里的技术人员就被我们邀请到村里进行勘查,这效率难道低吗?至于没疏散好村民,你们这些仍然住在村子里的是自愿住回来的,我说过你们可以选择去临时安置点,你们自己不去,当然就要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塌陷危险啊,这你能怪政府怪我们吗?”

  赵金友这时候也不硬扛了,语气发软的道:“这些我还真不知道,我就是早上差点没被吓死,心里有气,一冲动就组织大伙儿去县里反映情况了,现在我已经认识到不对了,请李县长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么做了。”
  李睿一下愣住,心说这位怎么回事?刚才还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强硬嘴脸呢,怎么突然就认错服软了?还以为想要慑服这样一个刺儿头会很费事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摆平他了,心里固然惊奇,却也别有几分欣慰,点头道:“你能这么想是最好不过,我告诉你,乡里的工作人员马上就会来村子里进行疏散,这次将要疏散全村所有乡亲,大家都去临时安置点暂住,你也收拾下衣服被褥什么的,准备去乡里吧。”

  赵金友陪着憨厚恭敬的笑容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李县长啊,李县长真好啊,一心一意为我们着想……”
  李睿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转身向院门口走去。马玉明、龙宝玉和村主任急忙跟上。
  走出院子,李睿正要回往村两委,无意中看到南边一望无际的麦地,一下怔住,又转过头望了望村两委所在的村中心位置,脑中一道电光闪过,脱口叫道:“不对呀!”
  马玉明奇怪的问道:“哪儿不对啊?”

  村主任也眼巴巴的看着李睿的嘴,要看他能说出什么来。
  李睿指了指脚下的地面,皱眉说道:“这已经是村子最南头儿了,离着村两委直线距离差不多有两里地呢,而今晨的塌陷事故是在村两委附近发生的,按理说住在村两委附近的村民才是情绪最激动最有怨气的,可为什么赵金友这个住村南的却表现得最激动也最积极呢?”说着话,瞄了瞄赵金友家的院墙与房屋,道:“他家房院完好无损,似乎没必要做这个出头鸟吧?”
  马玉明愣了一会儿,道:“哎呀,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事儿是有点奇怪。”
  李睿问村主任道:“我问你,这个赵金友是个什么样的人?”

  村主任回忆了下,道:“他……他算是……介于老实人与不老实人之间吧,在村里人缘还行,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县城打工,还跟着施工队去过市里,属于见过世面的人,比较圆滑,前几年还在县里打工呢,去年才回来务农。”
  李睿看着马玉明,语气肯定的道:“刚才赵金友前后表现非常奇怪,前边还理直气壮的跟我应答呢,后边突然就软和下来了,但我不相信他是被我的解释说服了,这里面可能另有原因。”
  马玉明开动脑筋,说道:“还是说你刚才发现的问题,本来最不应该出头的赵金友,偏偏出了这次头,难道他是想要借机索要好处?但他房院都没受损,家人也没受伤,他能要到什么好处?”
  李睿点点头,道:“而且他早上组织乡亲们去县里后,并没有提出什么诉求,后来更是自己主动带人撤了,这可就更奇怪了。”
  龙宝玉听得一愣一愣的,插口道:“你们这是分析什么呢?好家伙,里头还有大案子呀?”
  李睿先点头又摇头,叹了口气,道:“唉,暂时也想不明白,先不想了,先回村看看疏散工作开始了没有。”

  中午十二点,刚听完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的技术队长做最终勘查结果汇报的李睿,忽然接到了臧宁打来的电话。
  臧宁和李睿关系一直非常不错,尽管因着宋朝阳的关系,二人都有意识的不与对方深交,但到底也算是自己人,几年下来,交情也是越来越深,虽然不经常一起活动,譬如吃饭唱K什么的,可也保持了很好的互通有无,现在也算是老朋友了。
  日期:2018-09-0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