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6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他也知道,我们都清楚,我们是上瘾的毒药,是情欲里缓慢渗透的断肠萆,碰触_次便距离死亡近 一些,到最后病入膏肓,再也不能医治,等待死亡,等待腐烂,等待灰飞烟灭。
  但就是克制不住,从容深还活着时我们就抗拒不了,到现在更加肆无忌惮,不论是天涯海角,是任何地方, 都阻碍不了这样的疯狂。
  或许我和乔苍就像两根纠缠的藤蒂,绕住对方的每一寸,他挣脱不开我,我也挣脱不了他,我们都活在没有氧 气没有雨水的沙漠,只能从彼此身上吸取活下去的东西。

  离开他的日子,没有惊喜和心跳,没有颜色与呼吸,就像干燥的骷髅看单薄苍白的天与地,他是我的烟花,是 我浩瀚无垠的绿洲。
  只是这辈子,我都不会对任何人承认。
  这是我睡得最香甜的一晚。
  尽管结束已经深夜一点,但我仍在他怀中,没有梦魇沉睡了四个小时。
  我感觉到他搭在我腰间的手臂离开,缓慢起身,塌陷的另一端库铺弹起,而我有些孤寂。
  我随他一起,还穿着咋晚见识了那样一场疯狂的肚兜,半倚在库头,抱着他枕了一夜的菊花枕失神。
  “不睡会吗。”
  我说不。
  他修长千净的手指穿梭过纽扣,一粒粒系好,从容而沉默,我忽然觉得我们之间多了些别的味道,多了一层网 ,这层网不是阻隔我们的东西,而是把一段边缧的疯狂的情爱变得更加迷离美好的东西。

  我不再是他的金屋藏娇,是随时会因另一个男人兴起而揺身一变成为他的岳母。我们曽冲破禁忌的牢笼,打破世 俗的底线,背叛了各自伴侣,肆意偷欢,所有人都知道我光鲜亮丽的面孔下,是怎样的荡*模样,所有人也都知道 乔苍不爱风月,不爱美色,唯独在我身上栽了跟头。
  只是所有人都不说,闷声看戏,又满城风雨。
  而从这一夜起,欢爱,偷情,通奸,**。
  我们在世俗禁忌的眼皮下,违背人伦,忤逆天道,我用美色侍奉他的岳父,掠夺常氏的江山,也用美色诱惑着 他,利用着掌控着他。
  窗外天际隐隐泛白,月光近乎浅淡透明,霞光在云层之后,透过空气,透过楼宇,透过人海,笼罩在万丈红 尘之上。
  我朝库尾鹏过去,一把扯住他袖绾,“你还会再来吗。”

  他低下头凝视我拉住他衣服白皙的手指,“还想让我来吗。”
  我笑得充满风情,“想。”
  他闷笑出来,他眼底没有笑意,他还在恨我,这样一夜远不能弥补他的恨意,他对控制我失手的偾怒,“何小 姐既想要报仇,又想要鱼**欢,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我说有没有,你不也来了吗,来过一次,你还能忍住下一次吗。
  他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收住,他挑起我下巴,看了我许久,一言不发跳出了窗子。
  他潇洒清瘦的背影,在晃动的玻璃间消失,留下满屋浓烈情欲过后的糜糜之味。
  我伏在库上眯了一会儿,六点多时常府上下佣人开始做工,阿琴挑着一捅水从屋外进来,她撂在靠近门口的木板 上,用抹布浸湿跪在地上擦拭,在擦到库铺附近,她仰起头有些疑惑说,“何小姐,这屋子怎么有股味道”
  我懒洋洋打哈欠,将肚兜解开扔在库上,换了件素色的棉布裙子,一边梳理头发一边说,“你闻错了,后半夜 喷的香水味”

  她吸了吸鼻子,“是吗?有点腥。﹎”
  她将窗柩全部打开,挂拢好窗帘,阳光晒入房间,她转过身笑说,“老爷往这边来了,快要上绣楼。”
  我听到常秉尧来了,整个身体一激灵,急忙跳下库,从梳妆镜前拿起香水,对着空气一顿乱喷,每一个角落都 没有放过,尤其乔苍待过的地方。
  不只是为了遮掩欢爱后的浓腥味,他身上气息很特殊,清冽又芬芳,抽的烟大众也少见,常老和他认识这么多 年,对他了如执掌,如此独一无二的气息万一被他嗅出来起了疑心,再想扭转局势就难了。

  我喷完最后一处地方,常老正好推门进来,他似乎没想到我起库,怔了一秒笑着间我怎么起这么早。
  我说睡不着。
  他朝我走来,握住我的手,将我抱在他怀里,低下头在我身上轻轻嗅了嗅,他眼底有些迷离,“你好香。”
  我知道男人都晨勃,这个时辰他匆忙赶来,连早茶都顾不上喝,估计是想赶着二姨太不折腾时,把和我这碗饭蒸 熟了,男人_旦觉得自己掌控不了一个女人,都会选择占有身体的方式来彻底降服她,他们认为这最保险。
  我跳舞一般旋转着不动声色从他怀里挣脱,说屋子香呀,猜到您要来,特意把臭味烘千。
  他逼近我,将我堵在窗台前,问我哪来的臭味,我抖了抖嫩白的脚丫,在他裤子上蹭了蹭,“是它。”
  我俏皮娇憨的模样逗得他哈哈大笑,在我毫无准备间他忽然一把将我抱起,我惊呼一声急忙搂住他脖子,生怕 被摔下去,常老这把年纪力气却很大,抱起我并不吃力,而且很稳,一辈子打打杀杀的男子,即使垂暮之年也比寻 常男人要强壮勇猛得多。
  阿琴见到这一幕立刻低垂着头从房间里退出,常老抱着我放在库上,他上半身压在我胸口,我柔轮的胸脯在他 挤压下变成一颗绵轮的糖,从领口溢出了半团白花花的嫩肉,看上去非常诱惑。
  他目光在上面定格住,喉结滚了滚,我下意识要阻挡,又觉得不妥,在我犹豫不决时,他俯下身吻住我的脸, 他原本想吻我的唇,我本能偏头避开,于是就落在了脸颊。

  他非常痴迷吻着,唇含住我娇嫩的皮肤,舌尖一点点蔓延至我的耳朵和脖子,手落在我胸口用力揉揑,他并不 臭,也不脏,甚至气味很千净,可当我想到和他之间的仇恨,我就恶心到快要吐出来,我无法反抗,只能咬牙配合 他发出微弱的娇喘和呻吟。
  他另一只手沿着大腿往私丨密丨处缓慢抚摸着,早晨乔苍离开我没有穿丨内丨裤,他觖摸到有些愣住,从我颈窝抬起头 ,“在等我?”
  我粉面娇羞,咬着嘴唇说刚刚酲来忘了穿。
  他笑容更浓,还没有尽兴触碰两下,管家婆在楼下朝窗子大喊,“老爷,二姨太酲了,她找不到您不肯吃饭。打 碎了_碗粥,正在数落佣人”

  二姨太脾气暴爱惹祸,常老不能耽搁,他此时注重的早不是这个女人,而是她的肚子,那个不知男女的骨肉。
  二姨太也深知这一点,才肆无忌惮的争宠抢人,甚至三番五次搅了他的好事。
  常老离开我身体的一刻,我悬着的心陡然沉回了原处。
  日期:2017-10-14 0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