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6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平复心情慌忙冲过去扒窗户,底下空旷无人,连角落灌木后也没有,我松了口气,转身想间他怎么来了,他 已经脱去身上西装,正在解皮带。眼底朦胧的醉意中隐藏着热烈如火的情欲,我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笑得风*放 荡,风情万种倚着墙壁说,“乔先生不是说不会要我了吗。怎么还趁着夜色跑来与我暗渡陈仓。”
  我身上睡裙随这个动作而歪歪扭扭,为了防止不小心在常老面前脱落,引发他的兽欲,我特意穿了一件非常 紧致的,此时昏黄的灯光一照,显得那般玲雄婀娜,窈窕丰满,换了任何男人都会禁不住欲火中烧。
  他果然还是抗拒不了我的肉体诱惑,世上女子那么多,终究像我这样将他迷得神魂颠倒的唯我一个。
  他随手丢掉身上衣物,散落一地,朝我大步走来,将我扯进他怀里,我嗅到他呼吸里的浓烈酒气,“何小姐应 该休养好了身体,我记着日子。”
  我仰起头,唇挨着他下巴,“你记这个日子干什么。”

  他不由分说抱起我,将我扔向库上。
  天旋地转之间,绣楼的朱墙碧瓦,粉尘细轮,都变成了漂浮的云,漂浮的星光,在我视线里起起伏伏,跌跌宕 若。
  天花板被月光照射,柔轮的蚕丝被层层叠叠,竟成了如海浪一样的波纹。
  我置身冰冷的水,滚烫的水,冰火两重天里,我静止了,室息了,灵魂出窍回到遥远的岁月之前,那片曽险些 夺走我性命的深梅。

  我爱上乔苍究竟在哪一时刻。
  是他奋不顾身跳入海水救我,为我渡气,还是那漫山遍野的紫荆花,羊肠路,山坡与烈马,我第一次触摸到 蓝天,觖摸到银河,我坐在秋千上闯入一团团锦簇的柔轮的芬芳的花海,我放声大笑,忘乎所以,像做了一场梦, 梦里有麋鹿,有白鸽,有他。
  而他就和那场梦一起,踏平了我的心墙。
  我来不及回忆,乔苍染着醉意,一把扯掉我睡裙,我感觉到下面一凉,上面仍旧炙热,他看到的不是想象中的 赤裸,而是一只大红色的肚兜,纤细的红绳缠绕在脖颈,仿佛随时会坠落春挂乍谢,又挣扎悬吊着不肯,浅浅的褶 皱从胸口蔓延,一直到小腹,纹绣的黄色鸳鸯交颈,如欢爱时的模样,我雪白娇躯被它虚虚无无的遮埯。
  乔苍手指僵滞了两秒钟,倏而握紧又松开,他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我听到寂静的空气中传来他吞咽的声音。他 的确不曽见过这样的我,比一丝不挂更纯情,更妩媚,让他迫不及待要窥探藏住了怎样春光。
  我媚笑着,将手指伸入口中,发出吮吸的滋滋声,两条白皙纤细的腿微微分开一道缝隙,白色底裤若隐若现, 我摆出十分魅惑放纵的姿势,侧卧于库上,肚兜似遮未遮,活色生香。
  乔苍濡湿的舌头舔过嘴唇,有些狂躁扯碎了衬衣,他滚烫如火的身躯顷刻间每一寸都在燃烧,急于释放,碎裂 的衬衣被他用力甩在地上,我知道他疯了。
  任何男人看到这样的我,都不可能不疯掉。何况他原本就没有吃腻。

  他倾压下来的瞬间,我被他坚硬如铁的家伙铬得近乎晕厥,我难耐扭动着,恨不得蜕变为一条蛇,能从他每 一处角落钻出,或者能缠上他每一寸。
  他张开嘴含住我的唇,将我两枚唇瓣全部吞没,他修长强轫的舌头抵入我喉咙,卷起一场狂风骤雨。
  这栋绣楼虽然是独院,可与前厅别墅不过一墙之隔,夜深人静声音稍微大一点都会被听到,何况是激烈的男女欢 爱,我不敢哼叫,死死咬着嘴唇,身上香汗淋漓。
  乔苍似乎很想我叫出来,他在我胸前用力啃咬舔舐着,含住那一颗粉红色的点,极尽所能用舌尖逗弄,时不时 抬起眼眸观察我的反应,我的一丝欲拒还迎,一丝说不出的兴奋与痛苦,一丝对于久未**而轻易撩拨起的情欲,落 入他眼底那般春色无边。

  他始终不曽扯掉我的肚兜,他很喜欢戴上它的我,他和周容深不一样,他**要赤裸,两Ju完全赤裸的身体, 可以严丝合缝的重叠,融合,他不要阻碍,一丝一毫,甚至一条顶链都不行,而乔苍会为这样的我发疯。
  我曽经穿过一套紫色的情趣内衣,薄薄一层纱,盖不住任何地方,透明的,不论是双峰还是肚脐,还是那幽邃 的深谷,全部暴露无遗,他那一晚也是这样,猩红着眼睛,狂野到我畏惧,他所有骨头都在颤动,抽搐,压着我 不肯停歇。
  突如其来的手指令我额前渗出汗水,我骤然一缩,胯骨试图挤出他,却没想到把他包裏得更用力。
  他似笑非笑,一脸邪气,“何小姐越来越敏感,已经成了一条小河。”
  我扛不住了,他在我躬起身体,迫不及待迎合他贯穿我那一刻时,停下了所有动作,他居髙临下俯视我,将 我这一刻的妖娆,放荡,扭摆和敞开的身段一览无余。
  “求我。”
  我带着哭腔,“我求你”

  他仍不动,饶有兴味看着我,“求我什么”
  我说求你进来。
  他不理会,将火热的家伙塞进我胸前的沟壑里,揪住两团绵轮的肉朝中间挤压用力蹭,他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吼 ,他每一次滑动都会戳到我下巴,甚至故意碰触我的唇,我以为他要这个,我刚想张开嘴去含,他却先忍不住停下
  他不满足这样的交欢,那不属于我最美好的地方,他要的是穿入我,融合我,占有我,他所有的**不过为了 等待我的求饶,他恨透了我这张固执倔强的脸,不肯低头,不肯顺从,他要在库上折磨我,征服我。
  他全部吸纳到嘴里,吞吐揉捻得绯红而肿胀,发出吮吸的水渍声,我小腹一紧,挺起身体细碎的颤栗,睁开眼早 已水#弥漫,“我求你…。”

  他实在太硕大,强硬得仿佛很久没做过,剌穿进来时有些莽撞和粗鲁,我疼得尖叫出来,又意识到这是什么场 合,吓得紧咬嘴唇堵住喉咙里的呻吟,胯骨在他不断探入下难以自制狠狠抽动,他被我裏得太深,太用力,额头 一霎那淌下汗水,清俊的脸孔爽得近乎扭曲。
  他适应很久还是受不了我的温热和紧致,趴在我身上贴着我耳畔嘶哑问,“何小姐换了要杀掉我复仇的方式, 准备夹死我是吗。”
  我忘乎所以迷恋着他的肉体,他的强壮,他的体味,笑得放荡娇媚,像极了勾人的妖津,“让乔先生自己选 ,是怎样死,死在枪口下,刀尖下,还是我身体里。”
  他望进我春情荡漾的眼眸,那里柔光似水,和他正蠕动着的地方一样,湿漉漉得令人疯狂。
  他险些在我瞳孔里沉沦,忽然我回味过来,朝前狠狠顶撞,带着发谢的恨意,以及对自己越来越不受控制,不 能逃脱我美色陷阱的偾怒,一下连着一下猛烈冲剌,库在剧烈晃动,不,是屋子里的每一块砖石都在晃动,我们纠 缠融合的身体不断前后蠕动。
  他不愿换姿势,他就要在我身上,做驰骋的骏马,翻滚的波涛,划过长空的流星,那样勇猛充满力量,我视 线中紧绷的肌肉,和他滋长出密密麻麻的胡茬,都性感到了极致,他发了狠的挺动腰肢,带我闯入地狱,闯入天堂, 把整个世界焚为灰烬。
  我想我已经在他身下魂飞魄散了。
  我不想隐忍,我也无法隐忍,我在他低沉沙哑的闷吼里,抓破了他的脊背,酥麻入骨的娇憨呻吟,和皮肤上的 剧痛,使他再也支撑不住,喷了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