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6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 ”
  我托腮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是不是胡说,三姨太去试试就知道了。我一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三姨太和我相 安无事,我就是哑巴瞎子,对你那点事_无所知,更不会与你争宠,还会为你找机会送常老过去,可三姨太倘若 想要与我一较髙低,我也不会坐以待毙。”
  我说完这番话转过身对准梳妆镜,涂上最后一点口红,她握拳咬牙切齿骂了句贱人,着了你的道。
  “是三太太自己太不小心了,你应该感谢我,我认出是你才没有声张,如果当时我叫喊,那些保镖听到一拥而 上,三太太和那个*夫的尸骨,怕已经喂了不知名的野狗。”
  她站在原地急促喘息了几口,一身煞气朝屋外走,我小跑了几步追上她,她非常抵触间我跟着她做什么,我笑 了笑,“常老还在后园子等我,咋晚说好一起喂鱼。”
  她脸色铁青,“老爷天天忙着应酬生意,哪有功夫陪你。”
  我说这就不清楚了,也许有没有时间,在于陪什么人吧。
  我们正在说话,前院忽然传来几个佣人惊喜的大笑声,“这下好了,二太太有孕,我们肯定能分到不少好东西 。真是轮到发财的日子了 ”

  三姨太脸色骤变,险些没有站稳栽下围栏,幸亏我反应快扶了她一把,她狠狠跺脚,“该死的贱货,怎么这么好 的运气!”
  她甩开我的手飞奔下楼,眨眼就在回廊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姨太竟真的有了,常府二十多年没有过添人进口的喜事,也忘了答应我游园的事,又从别处请了几位圣手到 府上再诊,上上下下忙着她,哪个主子也顾不上了。
  我去园子里溜达碰上了唐尤拉,她站在台阶上逗一只浑身黄绿色羽毛的鸟,隔着很远,鸟在笼子里飞,她则 那么静静看着。

  我喊了她一声,朝她走过去,鸟儿的歌喉极其动听胜过黄鹂,我好竒间是什么品种,她说她也不知,是老爷心 爱之物,他每天都要亲自喂,确实很漂亮。
  她将实现从鸟笼收回,“听说二太太咋晚作妖,把老爷从绣楼缠走了。”
  我笑说她有孕了,以后这种抓尖儿的事,得意忘形之下做得更少不了。
  “日子不好过了,我们好歹还有位分,何小姐什么都没有,可要提防她算计你。”
  她顿了顿,半试探说,“有乔先生保您,估计也出不了大差池。”
  她说完观察我脸色,我无动于衷风平浪静,她也没再说什么。

  一大帮子奴仆簇拥着常老急匆匆往前厅去,似乎大夫来了,要搜身后才能放入姨太太的居所,唐尤拉隔着一排树 木向他打招呼,他本不打算停留,发现我也在,这才折返到跟前。
  吃过了吗。
  我说刚用过,打算去游园。
  他听了更愧疚,“下一次我陪你”
  我咧开嘴笑得温柔如春风,“日子还长,有得是机会。”
  他手掌握住我肩膀,我身量纤纤的单薄和柔轮,令他非常伶惜,他见我哏神和手指一直在逗弄那对鸟,问我喜 欢吗。
  我点头说喜欢。

  “喜欢送给你,你养着。”
  我看了看卧在横杆上的鸟,“这不是您心爱之物吗。”
  “再心爱,也不如你一笑”
  唐尤拉在一旁笑而不语,特意退后了几步,把玩触摸那些花花草草,对这边置若罔闻,我脸颊绯红,“我笑起 来有什么好看,还不如您的几位姨太太。”
  “她们怎么和你比,最初刚刚入府,我也没有这样喜欢过。”
  我头垂得很低,他柔声说我不逗你了,他将手松开,转身步上通往正厅的长廊,走出几步忽然想起什么,侧 过脸对唐尤拉说,小五,腿下何笙,交给其他人我不放心。,,
  唐尤拉伸出白莲藕一般的手在常老胸口轻轻摸了摸,“老爷放心,我一定会护何小姐周全。”
  常老带着那帮子人匆忙离开后,唐尤拉目光瞟向别墅的方向,“大太太真沉得住气,她只生了女儿,万一这 一胎是儿子,她正室位置怕是保不住了。豪门大户,重男轻女很是厉害”
  我冷笑一声,“她除了走一步看一步还能怎样,难不成拖着快六十岁的身子再拼一次吗,她有心想也没这个机

  人 ”
  唐尤拉摘掉自己的玛瑙手串,举起迎着太阳照了照,我立刻明白她的用意,宅子人多口杂,到处都是耳朵,她 装成和我探讨珠宝,告诉我点内幕。
  我不动声色朝她靠近了几步。
  “大太太陈宝蓉,喜欢山水画,常年闷在屋子里作画,是这深宅大院里最难斗的一个,没有把柄,装得懦弱,
  不争不抢,可背地里很善于挖坑,十足的双面人。二姨太沈香禾,喜欢打牌美容,争宠有一套,囂张跋扈,如果 谁碍了她的眼,日子消停不了。府上现在管家的权力,主要集中在大太太手里,二姨太能管一小部分三太太邢玟, 绣花枕头,没心计,耳根子轮,最好斗。四太太程岫烟,被强行掳来的,性格非常冷淡,她总是早出晚归,除非老 爷通知她要留宿她房里,否则她从来没有十一点前回来的时候,老爷很喜欢她,但她不领情,也就懒得搭理了。”

  我笑说我早猜到大太太难斗,没点真本事也压不住这么多虎视眈眈的女人,没有容貌去争,就落个贤椒的美名 ,好歹夫妻恩情也让常老给她留全体面。
  我心里有了数,揑起_粒瓜子仁儿,对准鸟儿尖尖的红喙,它一下咄入口中,我专注看它吃光,掸了掸手上油 渍,“多谢你提酲。”
  我转身要走,她在我身后小声说,“乔先生给我送来一张字条”
  我脚步一顿,“说了什么”
  她笑了声,“和老爷说的一样。”
  我默然片刻,一言不发离开了园子。

  他让唐尤拉护我周全。
  气归气,恨归恨,他到底还是放不下我。
  之后一段时日二姨太简直成了国宝,常府都围着她一人转,连吃饭喝茶都送到库榻去,她都懒得下来动脚,说 是怕出门被人害了,三姨太气炸了肺,天天在屋子里诅咒她,那天我和唐尤拉放风筝路过她屋门口,正看见她坐在 凉席上扎小人。
  不过我们谁也没有告密,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不值得费心思,还不如留着她当出头鸟。
  常老心里还是很想我,入夜来过几次,每次快要上库都被二姨太的佣人以她肚子不舒服为借口请走,起先常老 重视,后来看出是她争宠的手段,呵斥一通住在了唐尤拉的房中,二姨太担心物极必反,这才消停些。

  阿琴把这事告诉我时,我刚洗完澡擦身子,她推着木捅上走廊倒水,我透过门缝叮嘱她,“记得告诉桂姨,我这 几天吃不下睡不着,别让常老过来。”
  她说知道了。
  我走过去关上门,身后窗柩忽然发出嘎吱一声响,噗通什么重物落地,闷沉沉的,我吓得一抖,手指那么巧将 门反锁上。
  窗前站着有些醉意的乔苍,他髙大身影阻挡住流泻入房的月色,清俊风流的眉眼间有一丝玩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