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32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真会搞怪!”吴茱萸又来掐张大雕,不过心里也童心大起,想看看十卡车烟花放起来是什么光景。
  而对王宗来说,他绝不相信张大雕这种人物会无聊到燃放十卡车烟花,猜测,这肯定是张大雕想搞什么医学试验,如果真的这样,那可就是了不得的大事了,自己必须抓住这次机会。
  于是,他立马放下所有的事情,跑去找市政府领导,说狗宝奇人张大雕来了西安,要燃放十卡车烟花做医学实验,西安市政府一听这话,立马就像打了鸡血一般。
  要知道,张大雕的名气他们早就听说过了,而这次张大雕要在西安开赌狗分会他们更是激动得热血上涌,现在,又听说张大雕要在西安搞医学实验,这实验要是搞成功了,说不定就会出现第二个狗宝村或者牛黄村。他老姥姥,要真是这样,那自己这帮尸位素餐的家伙也能更进一步了。

  于是,西安政府各级领导全体出动,消防、城管、治安、卫生各机关也全体出动,紧急制定烟花燃放方案,并准备好礼物拜访一下这位奇人。
  说老实话,张大雕找王宗,就是想行个方便而已,实实在在没想到,自己燃放过烟花也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要是知道,打死他不会做这种事的。
  当然,现在的他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依然优哉游哉的搂着吴茱萸蜜里调油,眼看就到了别致的村庄。
  之所以说别致,是因为这村庄的房子完全是统一样式的琉璃瓦宅院,而且排列整齐,古色古香,和四川农村的依山傍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吴茱萸介绍说:“这是政府投了一部分资金搞的一个扶贫典型,虽说这属于面子工程,但这一片的人的确得了不少实惠,至少,大多数人家修不起这种美观实用的房子。”
  张大雕感叹道:“我咋就没生在这样的农村啊,西安的官真是好官啊!”
  吴茱萸玩笑道:“你要是生在这里,那就不是狗宝奇人张大雕了。”
  张大雕想想也对,自己之所以苏醒前世的记忆,那是因为把黄蕾家的大黑狗整疯了,而后又被那疯狗咬了一口,如果出生在西安,未必会去偷狗,自然就不会被疯狗咬伤。
  “看来,我前世和狗有仇啊。”迄今为止,死在张大雕手里的狗狗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条了,可他依然不“解恨”,还要继续杀下去。
  吴茱萸也是笑个不停,想说张大雕残忍,但想了想,张大雕要是不残忍,又哪来狗宝呢,没有狗宝,人类就无法提前攻克癌症,所以说,人还是自私的,为了活命,也顾不得畜生的死活了。
  出租车终于进了老王庄,停在一户热闹非凡的牌坊式院门前,许多宾客见来了新的客人,都纷纷注目观看。
  二人下了车,吴茱萸有些紧张的挽着张大雕的胳膊往里走,宾客们小声议论道:“这是谁家的娃啊,好像不认识哦。”
  他们说的是陕西话,张大雕二人听得不是很明白,反正就那个意思。

  这时候,几个貌似主人的男女迎了出来,其中一个四十出头的矮胖男子疑惑道:“你们是?”
  吴茱萸叫道:“幺舅,您不认识我了,我是五娘家的药儿啊,十年前你还揪过我的脸蛋呢?”
  “啊,你是药儿!”幺舅惊喜道,“你怎么来了,你爸妈呢?”
  吴茱萸嘟嘴道:“我来了还不够啊,爸妈现在在首都工作,脱不开身呢!”
  “哦……”幺舅点了点头,又拿询问的眼神看张大雕,还冲里面叫道,“五姐家的客人到啦!”
  立马就有一大群人涌了出来,有认出吴茱萸的立马虚情假意的打招呼,不认识的则七嘴八舌评头论足。
  吴茱萸趁机介绍张大雕,堂而皇之的说张大雕是她的男朋友,反正这里天远地远,也没有和她计较,再说,要不是男朋友,能陪着她大老远来西安走亲戚么?
  当然,无论是西安还是江阳,祝寿都是免不了送礼的,而礼金的多少直接决定了主人家的待客态度,于是,幺舅热情的把二人领到收受礼金的案桌前,一边发着烟,一边说着客套话。

  这时候本该吴茱萸掏腰包的,可她却看着张大雕,因为他知道张大雕不缺这几个钱,且又想看看张大雕会给多少礼金。
  然而,张大雕惯会搞怪,居然摸索了半天,掏出几张故意揉*搓得皱巴巴的零钱,数了数,大约也就两三百的样子,然后小家把式的找出一张50元的放在案桌上。
  吴茱萸脑子一晕,心里哭天抢地的说:“大哥,人家是七十大寿好不,你打发孩子呢?”
  果然,见张大雕给的礼金居然只有50元,所有人都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负责收礼的貌似是幺舅的女儿和男朋友,年纪和张大雕二人差不多,倒也郎才女貌,只是那脸却黑成了锅底,都没兴趣伸手拿钱。
  的确,哪怕是农村人家,做寿结婚礼金最少都是两百,给一百的是那种无依无靠的五保户,你这50元算怎么回事,难道穷得连礼金都出不起了吗?那你们还大老远的跑来丢什么人?

  说起来,张大雕就是想看看这些人的品行如何,是不是真的那么嫌贫爱富,若真是嫌贫爱富,那今天就狠狠打他们的脸,给他们长长记性。
  场面就那样僵持着,吴茱萸感觉有些下不来台,想掏钱包添上几百,可这样的话,那又会让张大雕难堪,想了半天,只得红着脸解释道:“我……我们在路上遇到了骗子,钱都被骗了。”
  这话谁信啊,就算遇到了骗子,你不会给爸妈打电话,让他们打点钱在卡上吗,难道连卡也被骗了,分明就是舍不得多给礼金,要么就是私自扣留了。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幺舅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皮笑肉不笑道:“没事没事,千里送毫毛,礼轻人意重嘛,收了收了!”
  幺舅的未来女婿只得冷冷的问道:“什么名字?”
  张大雕厚着脸皮:“张大雕。”
  “不会写,自己写吧。”
  “还写什么啊!”幺舅的女儿抄起钱,塞在身边的一个小孩子手中,气鼓鼓道,“拿去买棉花糖吧,这可是你五姑送的大礼。”
  这就是当面打脸了,是个人都受不了,偏偏,张大雕还一本正经的拿起笔,在簿子上端端正正的写下吴茱萸的大名,以及礼金50元,礼品则是烟花。
  “烟花?”众人左看有看,哪来烟花啊?
  “呃……”张大雕解释道,“我们订的烟花要晚上才送到。”
  “不逢年不过节的,送什么烟花?”幺舅的漂亮女儿,也就是吴茱萸的小表妹怎么看张大雕都不顺眼,彻彻底底的把二人当成了乡下来的穷亲戚,说话一点顾忌都没有,甚至带着训斥的口吻道,“我阿婆是做七十大寿,你送烟花算什么事,想烧我们家的房子啊?”
  “你怎么说话的?”吴茱萸也上火了,很不客气道,“我们送烟花,是因为外婆喜欢看烟花,你居然说我们烧你家的房子,你这破房子很值钱吗,即便真的烧了,我们给你修一栋就是!”
  “癞蛤蟆打喷嚏,好大的口气啊!”小表妹气得发笑道,“连礼金都出不起,你们还想烧房子,你倒烧一个给我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