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0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外一件饰物是一个由头发和金丝缠绕的手镯,这个手镯离墨也知道来历。这是孙小川将自己宝贝女儿孙吉祥的胎发剪下来,加金丝辫成到的一只手镯。平时这枚手镯就在孙小川的手上带着,这个曾经的说书人说带上了手镯之后。不管到了那里都好像自己的宝贝女儿就在身边一样。
  看到了和两件饰物之后,离墨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抬头对着面前的黑衣人说道:“你这是想要告诉我,现在我两位东家都在你的手上。是吗?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千万不可以伤害他们俩。不是我吓唬你,我这两位东家和徐福、广仁两位大方师都有交情。他们出事,你们也不会……”
  离墨的话还没有说完,黑衣人冷笑了一声,随随便便的一抬手对着离墨虚挥了一下。一股罡风便打在他的身上。离墨瞬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被法器捆绑连躲避的能力都没有。
  “我没问你刘喜和孙小川和谁有交情,我问你什么,你回答就好。”黑衣人冷冰冰的看着离墨,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你那两位东家正在我家里做客,再玩两天他们自己就会回去的,你们不用担心。不过他们俩在我这里有些花费,说一定要自己负担……”
  说话的时侯。黑衣人又从怀里取出来一封信函。打开信函之后,他将里面的信纸拿出来摆在离墨的面前。上面是孙小川的笔记,写着让离墨将财神岛内的珍宝。黄金都取出来,交到来人的手里。此事重大,离墨万万不可耽搁。
  信函的落款下面写着刘喜、孙小川两个人的名字,还有这两位东家的按着指印。从指印的发暗的颜色来看,应该沾的血液按上去的。
  “你们知道财神岛的方位,为什么不自己去拿?”看清了信函上面所写之后,离墨看了黑衣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回去搬运这些珍宝,你就不怕我带着这些东西运遁海外吗?两位东家在你的手里,我也不信他们来还能活着回来。这为了表示诚意你是不是应该放一个人回来?这样的话,他来调配财物也不用担心我了,你手里还有一位东家作保,我们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我做什么事情,还需要像你解释吗?这样好不好,我还你一个死了的东家回来,这样够有诚意了吧……”

  这句话说完,离墨便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和此人争辩。黑衣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在海上给您准备了十艘船,一个月之内如果我没有见到装满了黄金、珍宝的大船停靠在南海码头。便斩掉刘喜、孙小川的脑袋,他们俩虽然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脑袋被砍掉总是活不了的吧?”
  说话的时侯,黑衣人对着离墨身上的绳索虚抓了一把。就见原本捆绑着他一动不能动的绳索寸断,离墨抬头看了黑衣人一眼之后。慢慢的站了起来,说道:“你太高看财神岛了,财神岛以贸易货物为主,而且要维持中土、波斯等国的商铺和货站,几十万人要养活,还要疏通官匪两路的渠道。怎么可能拿的出来那么多的黄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突然好像离弦之箭一样的冲向了近在眼前的黑衣人。离墨的双手已经变得漆黑一片,只要被他的手掌抓到便可以生生将此人的皮肉筋骨都撕扯下来。
  就在离墨的手指马上就要接触到黑衣人的一瞬间,黑衣人突然对着离墨张嘴喷出来一口气浪。离墨被气浪扫到之后身体倒着飞了出去。撞塌了一面墙壁之后,这才摔落到了地上。
  “十二艘船装满黄金和珍宝,多出来的两艘船是你刚才大胆的代价。”看着离墨爬起来之后。黑衣人继续对着他说道:“你也可以继续动手,一次两艘船的黄金,我是我所谓的。”

  这个时侯离墨已经知道自己的术法相比黑衣人甚远,当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也不争辩转身向着大牢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你要给我装船的时间,两个月我准备十三艘船的黄金的珍宝。不过如果我两位东家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会直接将这件事禀告徐福大方师哦。请他老人家前来主持公道……十三艘船的黄金、珍宝换我两位东家的性命……”
  “十五艘船,我用性命确保两位东家安然无恙。”听到了离墨这么痛快便答应了自己的条件,黑衣人马上又加了砝码。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六十天之后,我在码头等你,泗水号是金字招牌,不要用西北货来糊弄我。”离墨冷笑了一声之后,身体慢慢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看着离墨的渗透彻底消失之后,黑衣人便开始施展五行遁法想要离开这里。就在这个时侯,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我在城外四方庙中,速来见我……”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黑衣人愣了一下,这是他师尊的声音。原本说好的黑衣人处理了离墨的事情之后,便回去和师尊汇合,为什么他老人家会自己过来?听师尊的预期有些着急,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声音没错,黑衣人没有丝毫由于马上变了五行遁法的方向,瞬间到了城外的四方庙山门之前。
  四方庙原本是一座破败了的修士道场,几十年之前这里只有一个没有什么术法的老修士带着两三名弟子守在这里。后来佛教兴盛之后,便有此地的豪绅将这里买了下来。重新修缮了一番之后,请来十几个和尚改成了和尚庙。这些年来佛教兴盛。这座四方庙的香火也越来越旺。又经过了几十年,数次大的扩建之后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寺庙。
  这个时侯夜色正浓,黑衣人也不敲打山门。直接穿墙而入,进到了这座大寺庙当中。这里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进来之后便直奔后面的禅房。到了其中一间禅房门前之后。黑衣人轻轻的扣了扣门,低声说道:“师尊,您老人家唤弟子而来,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进来说……”刚才的声音响了起来之后,黑衣人没有丝毫的犹豫,伸手推开了禅房大门闪身进到了里面。进了禅房之后,黑衣人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就见一个自己的师尊广孝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他的肩头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窟窿,伤口当中不停的有鲜血渗出来。
  看到了自己的师尊重伤之后。黑衣人脸上笼罩的黑气也瞬间消失,露出来一个年轻和尚的脸庞,他正是当年归不归在方士宗门的弟子灌无名,只不过这个时侯也跟着自己的师尊改投了佛教。
  灌无名飞快的扑倒广孝的身边,给他包扎伤口。好在他们师徒二人都是长生不死之身,这点伤患不至于害了广孝的性命。用不了多久这处伤口便会复原。看着广孝还在呼呼冒血的伤口,灌无名沉着脸说道:“是什么人将您老人家害成这个样子的?吴勉、归不归已经出海,难不成事广仁、火山他们做的吗?”

  日期:2017-10-14 08: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