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4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上午去宁德,看那个投资上亿的自然保护区。

  当地县委书记查德忠陪同在例,他介绍说,这个项目投资上亿,为了打造这么一个自然保护区,我们花巨资拆迁了周边所有住宅。为的就是彻底保护水源,保护环境。
  说到这事,左安邦咳了一声。
  查德忠马上意识到自己说多了,立刻换了一个话题,“这是我们的水库,为整个县城供应生活用水。”
  阳书记走在前面,刚好今天的太阳不错,暖洋洋的。他心情大好。
  顾秋看看表,旁边的秘书叶世林马上会意过来,走到一边悄悄打了个电话。
  阳书记一行走到前面的山坡下,顾秋说,“到坡上看看,可以看到大半个水库的模样。”
  左安邦说,“上面就算了吧,太远,难得爬。书记也累了,不过早点回去休息!”
  阳书记道,“哎,不急,今天天气不错,爬爬山更好。”
  左安邦的脸色有些变了,书记要上山,不行,得阻止他,不能让他看到那拆迁了的寺庙。
  可就在这时,一群穿着袈裟的和尚,越过人群,从林子里出来了。“还我寺庙,拒绝拆迁!”
  他们喊着口号,拉着横幅,“还我寺庙,拒绝拆迁!”
  “还我寺庙,拒绝拆迁!”
  “这是为什么?”
  阳书记脸色一寒,旁边的秘书长马上跑过去,叫所有记者把照相机,摄相机都关了。
  方丈带着十几名和尚过来,,“还我寺庙,拒绝拆迁!”
  “查德忠,这是什么意思?”
  顾秋喊了一句,查德忠当时就急得满头大汗,这些家伙从哪里钻出来的?
  左安邦看到这群人,脸色铁青,“快去,把他们拉出去。保护书记!”
  顾秋故意喊,“查德忠,究竟是怎么回事?”
  查德忠暗暗叫苦,可还没等他说话,阳书记喊了一句,“等等!让他过来!”
  旁边的人面面相觑,左安邦急了,“阳书记,小心这些人,千万不能让他们靠近!”
  阳书记冷着脸,“为什么?”
  左安邦解释道,“我怕他们是危险人物!”
  阳书记骂了句,“无稽之谈!”

  看到工作人员把方丈带过来,左安邦的表情很难看。
  方丈走过来,书记秘书道,“这位是省委阳书记,你说吧,这是什么情况?”
  方丈听说是省委一把手到了,同时也看到左安邦在,他把心一横,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当然,他不会提及左安邦进庙问神一事,而是说拆迁的事。

  “寺庙存在一百多年了,怎么说也是个古迹,他们说拆就拆了,也不给个机会。现在寺庙里所有的东西毁于一旦,拆迁款也不下来,叫我们何处安身?”
  后面的一些和尚,抱着几个菩萨。
  “有些菩萨已经被损坏了,这是我们抢救出来的几件仅存之物。阳书记,您一定要多多支持一下我们的寺庙,让政府早点把拆迁款拨下来,不管是重建也好,原地恢复也好,寺庙不能拆啊!”
  顾秋打量着这方丈,目光投向查德忠,查德忠说,“放心吧,这事我一直放在心上呢。拆迁款下来,也要有个时间,工程迫在眉睫,不能拖。你们这事,我会尽快解决。”

  阳书记见他表了态,就对方丈说,“以后这事,你就直接找他。他解决不了,你就找我。”
  方丈扑通一声跪下来,“感谢阳书记对宗教事务的关心,谢谢,谢谢!”
  阳书记扶起他,“快起来吧。”他对秘书说,“这事你关注一下。”
  秘书拿着本子做笔记。
  顾秋说,“阳书记发话了,你就放心吧!这事拖不了你。”
  方丈千感谢,万感谢,这才带着人离去。

  一路上,左安邦的脸色有些难看。
  方丈竟然带着人来这里堵截阳书记,太可恶了。
  看到顾秋跟方丈这么说,他就有些怀疑,这个和尚和顾秋是不是一伙的。
  回去的时候,阳书记强调,“你们搞这个项目,省委是支持的,但是拆迁工作一定要做好。务必做到先补偿,后拆迁。钱不到位,就不要动工。切记不能好大喜功,好高骛远。”
  顾秋他们连连点头。
  回到宁德市,阳书记问顾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寺庙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顾秋说,“宁德县做这个方案的时候,寺庙的人前来找过我。我当时觉得,如果是为了自然保护区,让他们动动也无妨。可他们说这是百年古刹,有文物价值和历史意义。我正准备派专家去考察,做评估,没想到一夜之间,他们就把寺庙给拆了。”
  阳书记问,“这是谁下的命令。”
  顾秋道,“当初规划二公里之内这个区域,是安邦同志定的。拆迁方案也是他亲手批的。”
  牵系到宗教问题,怎么就不注意点?
  阳书记有些生气,我国早有规定,对于宗教问题,不可草率从事。他搞不懂,左安邦为什么如此不成熟?
  看似是小问题,如果问题扯大了,这就麻烦了。
  所以在阳书记离开之前,他对宁德班子道,“通过二天以来的检查,你们在相当部分工作上,是非常成功的。但是有一点,我要批评你们,关于处理宗教事务这点,你们过于草率。我不管你们是谁下的命令,为什么要拆迁人家的寺庙,这个问题你们自己去解决。”
  阳书记走后,左安邦二话不说,直接上车打道回府。

  宁德县查德忠过来请示,“左书记,这事怎么处理?”他知道自己没有决定权,如果处理不好,对他影响很大。
  左安邦看了他一眼,觉得这家伙也太没的担当了。
  “他们是什么意思?”
  查德忠说,“他们的意思,是要原地重建,不允许拆迁。”
  左安邦哼了一声,“想得倒是挺好的。你回去告诉他们,原地重建不可能!当政府的文件是放屁吗?”
  查德忠道,“那就挪地方吧,给他们挪一个地方得了。”

  看到左安邦很不高兴,他只得退出来。
  回到宁德,查德忠第一次接见了方丈,跟方丈表了态,“在赤松岭这块山头上,你们自己挑个地方吧!限一亩地。”
  方丈一听,“以前可是三亩多地啊!”
  查德忠很不高兴,“能批一亩下来,已经是万幸了,你还要怎么样?”他在心里暗道,谁叫你得罪左书记,你就不知道说一些好话?

  他看着方丈,“你当初究竟跟书记说了什么?”
  方丈犹犹豫豫着说了,查德忠气死了,拍着桌子骂人,“亏你还是方丈,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上次我就批评过你,没想到第二次你还犯同样的错误。”
  方丈道,“卦象上就是这样说的。”
  卦象?
  你跟我提卦象!
  查德忠要气死了,你就不能拐个弯?太笨了!这和尚。
  看来,这是一个很死板,不懂得灵活多变的和尚,查德忠的本意是,想让左安邦去寺庙,开导一下心情,没想到去了之后,反而变本加厉,这就事得其反了。
  寺庙换了新的地方,面积变小了,还没有路。这深山老林的,让人家在山里重建,怎么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