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3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本来想阻一下,不过他想了想,这事已经没任何意义了。寺庙已经拆了,花了这么多钱砸在这个项目上,难道要半途而废?
  再说,如果左安邦要整人家,他阻也没用,随便找个理由,就能让人家搞不下去。
  当然,顾秋并不知道,方丈跟他说了什么,让左安邦这么生气。
  宁德县的这个项目,到底还是搞起来了。
  从环保的角度来说,这样也挺好的。
  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游客,在水库里游泳,撒尿,乱扔垃圾,这里的卫生工作就容易多了。
  还有那些周边的住户,把生活用水和屎尿都往水库里排。虽然说,水库里沉淀过后,会清澈些,但毕竟也是一些污染物。
  如果没有这些因素,相信几年以后,水库里的水会变得很清澈,完全没有任何污染。

  顾秋是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这才没有过份干预寺庙的事。
  开完了会回家,从彤给他泡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参茶,她是听顾秋说的,以前沈如燕每天给左书记泡参茶。
  这茶喝了,精神好,固本培元。
  从彤在上海玩了一个多月,可以说是爽歪了。

  回到家里,顾秋发生的那些事,也没有跟她说起过。从彤在厨房里做饭,顾秋走过去帮忙。“我来帮你!”
  从彤笑了,“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顾秋从背后抱着她的腰,“还能有什么企图,你不是一样羡慕葛书铭他们夫妻吗?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他们的乐趣。”
  顾秋双手摸着从彤的腰,一个多月没有跟她做了,顾秋那里又迅速膨胀起来。
  从彤道,“那你别闹,先帮我洗菜。”
  顾秋的手伸进去,摸了一把从彤那丰满的胸,恋恋不舍松开了。
  他在洗菜的时候,从彤问,“左安邦这人怎么这样?也太小心眼了吧?”
  顾秋问,“你又听到什么了?”
  “还要听说吗?宁德县那寺庙,怎么说拆就拆了?”从彤切着菜,“我听说那里香火挺旺的,挺有名的寺庙。”
  顾秋只得解释,“主要原因是,上次有一辆面包车在那里翻车了,出了车祸。后来呢,又因为规划的问题,寺庙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影响了水库的水质。”
  从彤就笑看着他,“你好象转变了观念,不跟左安邦较劲了?”
  顾秋道,“我是对事不对人,不管人家怎么说,事实如此。从原则出发。”
  从彤道,“你和左安邦两个要是和解了,那才是一大怪事。”
  “也未必,左安邦还不至于是个十恶不赦的人,只不过他心眼有点小。容不下别人,如果不是遇上我和宁雪虹,他应该还能做点实事。”

  从彤道,“他就是那种典型的,因小失大,被家族仇恨蒙蔽了眼睛的人。不顾大局,小家子气。”
  顾秋没说什么了,把菜洗好。
  从彤在炒菜的时候道,“不过我也因此而骄傲。”
  “骄傲什么?”
  “因为你啊,我老公这么大度,有容人之量,我能不骄傲吗?”
  顾秋笑了起来,“你还真说对了,我这个人很大度,也很博爱。”
  从彤瞪了他一眼,“大度个屁,博爱还差不多。你要是大度,那我偷个人给你看看,看你还大度不?”
  晕死!
  顾秋湿着手,走过去抓住从彤的腰,“想死了你!才出去一个月,就变得这么放荡了?”
  从彤格格地笑,“别闹,手上有刀。”
  “我还心中有刀呢!”
  顾秋看到她手里有刀,也不敢动作太大,万一不小心搞到身上就不爽了。
  从彤看到这模样,忍住笑容,“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开两句玩笑紧张成什么样了?可你们自己呢,鬼知道你们有没有在外面乱来?”
  顾秋说,“你看我象乱来的人么?”
  “行了吧你,上次陈燕姐在我们家里,你没少揩油。就差点没有把眼珠子塞进她衣服里了。”
  顾秋说,“那不能怨我啊,她穿成这样。再说,她身体不好,我又不是存心的。”
  从彤道,“行了,别解释。我又没怪你。”
  说到这里,她又叹气,“唉,陈燕姐这人还真挺好的,只是她命运坎坷。”
  顾秋道:“那你就多关心一下她。”
  从彤歪着头,“你是不是想让我成全你?”
  顾秋装傻,“成全我什么?”
  从彤说,“这样吧,如果你不嫌她大,我倒是愿意让出一半来。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
  顾秋的脸居然红了,“这个……菜快要糊了。炒菜吧!”

  从彤看到他这表情,不以为然哼了句。
  一直以为,顾秋总是有些怀疑,从彤可能知道些什么,只是没有证据,她就一直在试探自己。
  可从彤究竟怎么想呢?她和陈燕感情那么好。如果她知道两人的事,会不会跟自己闹翻?
  吃了饭后,从彤就象个小情人一样,依偎在顾秋身边。两人说着悄悄话。
  顾秋明天要去教育局检查工作,不能担搁太晚,于是他拉着老婆洗了澡,两人早早上床睡觉。
  第二天,顾秋去教育局检查工作,听取了教育局同志们的工作汇报。
  等他们做完汇报,顾秋说,今年一定要实现一个目标,就是要彻查所有人口,要杜绝失学儿童。
  这项工作,必须由教育局来抓。顾秋说,“我会不定期的抽查你们的工作,发现一个失学儿童,罚你们一万。情节严重的话,将直接问责主要负责同志。”
  顾秋的话说完,下面就议论纷纷了。

  顾秋说,“你们不要质疑,这是你们的本职工作。我们抓工作,就应该扎扎实实,不浮夸,要真正落到实处。现在已经实行了九年义务教育,你们必须把这项工作抓好。我们要让每个儿童都能上得起学。让他们开开心心,按受九年义务教育。”
  这是关于失学儿童一事,顾秋说,“关于有人举报学校乱收费的问题,我将在这里再次重申一遍。再有这种现象,学校领导直接开除。这个问题,任何人都不要来求情,没有情面可讲。”
  本来实行九年免费义务教育之后,学校就不应该再收取其他费用。但是有些学校,偏偏巧立名目,利用各种手段向学生征收费用。
  有的借校服之名。
  有的借组织活动之名。

  等等,名目繁多,五花八门。
  一直以来,顾秋很关注教育事业。他对教育事业上的投资,比其他方面都大。当然,在这个经济决定一切的社会,经济发展也至关重要。
  没有经济做支撑,所有的理想都是空谈。
  从长宁到清平,再到达州,宁德,顾秋在哪里都关注教育事业。顾秋说,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这句话不是空谈,也不应该成为空谈。
  接下来,顾秋检查了几所中小学,也和学生,学生家长做了交流。听了家长们的意见。
  有些家长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他们说,其他地方没有宁德这么重视教育,他们的孩子在这里读书,感觉真的好。

  还有就是,宁德地区的老师品德也非常不错,不象有些地方,老师只知道要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