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244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信长噤若寒蝉的答应,然后马上把洞口给封住了,并没有起疑心。
  栖霞真人这么说不仅顾及了两位死去道长的名誉,还很好的保持了活死人墓的神秘,相信一切都会保持着原样。
  我们埋了两位道长的骸骨,栖霞真人和叶信长联合做了一场超度法事后,我们才告别了叶信长返回重阳宫。
  路上李水提出连夜告辞,栖霞真人颇为意外询问了原因,李水也并没有瞒栖霞真人,将宁丰子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下,栖霞真人很佩服我们做的事,表示愿意协助我们,但李水以栖霞真人身份特殊,肩负诛杀陈丘道和保护重阳宫为由给拒绝了。
  栖霞真人沉默了一会才说:“既然几位还有要事在身我就不挽留了,今天要不是有你们,我可能已经葬身在活死人墓了,更不可能学到师尊王重阳的武学,更别提还能将成道宫前任宫主以及爱徒的遗骨找到,活死人墓的恐怖阴霾也驱不散,你们为全真教做的一切我一定记在心里,有朝一日如果各位需要用到我的地方,我必定带领整个重阳宫的弟子,前往协助!”
  “真人客气了。”李水虽然回应的很平静,但我注意到他的嘴角已经荡漾开了难以察觉的笑容,我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如果能借助重阳宫的势力来对付袁氏集团那真是如虎添翼了。
  栖霞真人送我们下了终南山,月色下我们依依惜别,踏上了对付宁丰子的路。
  我们返回了山东见到了陈三水,刘旺才将陈淑梅的骨灰放在了茶几上,陈三水显得很意外,愣道:“这真是我幺妹陈淑梅的骨灰?”

  刘旺才不高兴道:“舅舅,这也是我娘,我为什么要骗你?不信你可以拿去鉴定啊。”
  陈三水尴尬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幺妹落水淹死这么长时间了,本来还以为要很长时间才能找到,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
  刘旺才哼道:“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找专业的捞尸队打捞的,你给我的钱都不够,我自己还垫付了不少,你是不是要给我补差价?”
  陈三水笑呵呵的说:“什么捞尸队二十万都不够?”
  言下之意陈三水肯定不会补什么差价了,刘旺才本想据理力争,但却被李水阻止了。
  李水起身道:“既然完成了陈先生的嘱托,我们也就不留了,什么差价不差价的,陈淑梅也是刘旺才的母亲,他这个做儿子本来就该捞自己母亲的遗体,钱都是小事,陈先生,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告辞了。”
  陈三水估计早想赶我们走了,生怕刘旺才留在这里开口找他要钱,马上像是如释重负了一般起身送我们。
  刘旺才只好无奈的跟着我们走了。
  出了陈家后我们头也不回的走了。刘旺才嘟囔道:“水哥,你也真是的,我们捞的那么辛苦……。”

  李水打断道:“拿你老娘的骨灰讹钱你也做的出来?”
  刘旺才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行了,这事不重要,既然陈三水跟宁丰子还有联系,现在咱们只要盯紧陈三水就行了。”李水说。
  刘旺才认真了起来,说:“按照我这舅舅的尿性,肯定会马上找宁丰子了。”

  李水点了下头,跟我和南楠示意了下。我们马上会意调头返回去,潜伏在陈家别墅观察着动静。
  夜渐渐深了,我们躲在草丛里昏昏欲睡,陈家别墅里的灯光都熄灭了。
  大概在午夜一点的时候陈三水果然偷摸出门了,这个时间还出门除了跟宁丰子接头不可能还有别的原因了。
  陈三水从车库里把车开了出来,李水说:“没车不好跟,旺才,这方面你是强项,有没有办法?”
  刘旺才打了个响指道:“当然,我早发现陈三水不止一辆车了。等我一会。”
  刘旺才跑了出去,溜到了车库前,在车库的卷闸门上折腾了一会,车库的门就开了,只见他进了车库没一会就开了一辆车出来。他这撬门压锁的功夫我们几个自叹不如,以前易大海还在的时候他都能把救护车搞来。
  我们坐上车后刘旺才就驾驶车子跟了出去,因为乡村公路路上车辆稀少,开着车灯很容易被陈三水察觉有人在跟踪,于是刘旺才将车灯关掉了,将车速降了下来,跟陈三水的车子保持这一定距离,我们只能跟着前车的尾灯。

  “才哥,跟踪你倒是很拿手啊,你不去当间谍真是可惜了。”南楠打趣道。
  刘旺才得意道:“那是,想当年我跟朋友们差点干过抢劫的勾当,跟踪大款是家常便饭……。”
  刘旺才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自己的威风史,他这些所谓的威风史全都是些下三滥的勾当,我们都很鄙夷。
  南楠不屑道:“才哥,你怎么没有一件事干得成的。我记得你好像也干过盗墓吧,结果没干成,抢劫也没干成,你还有什么没干成的?”
  刘旺才讪笑道:“妹子,我要是干成了现在还能在这?这或许就是易大海给我老爹点的那个穴在起作用吧,让我发不了财也干不成大事,只能保个平安,唉,有时候我宁愿干件轰轰烈烈的大事。”
  “咱们现在难道不是在干轰轰烈烈的大事吗?”李水反问道。
  我们一边跟踪陈三水一边聊,陈三水将车朝着更为偏远的地方开去了,路也从水泥路变成了尘土飞扬的土路,四处都是大山和荒芜的田地。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陈三水将车子停了下来,刘旺才赶紧把车开到一棵大树下停着,熄了火,这车是黑色的,加上大树的阴影倒是很好的隐藏了。

  我注意到路上出现了路障,陈三水下车后警觉的环视了下四周,好在他只是随意一看,并没有注意到我们,只见他下车搬开路障后重新上车开了进去。
  等陈三水将车开远了一些我们才跟过去。
  我们到达路障前,发现在路障的边上还竖着一块锈迹斑斑的牌子,牌子上是一个禁行标志,上面还有警示语:大湾森林公园工程施工,全线禁行。
  “看来前方就是陈家的祖坟所在地了,也就是太极晕所在地。”李水沉吟道。
  “这牌子都锈成这样了,看来这森林公园工程被荒废好久了。”我盯着那禁行牌子嘀咕道。
  李水主动下车搬开了路障,上车后说:“差不多了,跟上去,别丢了。”

  刘旺才发动车子跟了上去,又跟了一会前方开始出现植被了,一看就知道是人工种植的,很快我们便看到了一个超大的工地,一眼都望不到边际,工地里停放着几辆挖掘机,一个塔吊就立在那里,边上还搭建了一排的工棚,但有些工棚连房顶的铁皮都不见了,一看就知道荒废好久了。
  陈三水的车子就停在工地大门的一间门岗平房边,平房里亮灯光。我们注意到陈三水就在房里焦急的踱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