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317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23 11:00:00
  进了宫,刘劭兵分几路,一路直奔御前侍卫们的值班室;一路奔后宫;最后一路冲向刘义隆平时办公的西殿。
  几路人马只在御前侍卫们那儿碰到点儿轻微的抵抗,当天值班的广威将军卜天与带着有限的几个侍卫顶了一下,最后寡不敌众,力战殉职。
  那两路则非常顺利,奔后宫而去的,翻腾了半天,没在这儿找到刘义隆,却把刘浚他妈潘淑妃抓住了,刘劭下令,挖心!而负责弑君的一路来到刘义隆的西殿,这会儿刘义隆刚倒下;头天晚上他又跟徐湛之聊了一宿,正迷迷糊糊呢,就听见外面人声嘈杂,还没等刘义隆反应过来出什么事儿了,叛军冲将进来,乱刃之下,刘义隆死于非命。
  杀了刘义隆,刘劭意犹未尽,传令下去,给我把徐湛之和江湛找出来。
  很快,叛军就把这二位的脑袋拎到了刘劭面前;刘劭还不解恨,又让人把徐、江二人的子嗣杀光,这才作罢。
  宫内搞定,接下来该搞宫外了—
  此时天已经放亮,一面派人飞马招刘浚入宫,一面挨家挨户的通知大臣们上朝。
  刘浚得着信儿屁颠儿屁颠儿的就来了,哥俩儿四目相对,暗道侥幸;差一点儿就被老爹干了。

  但是,要说一句的是,这会儿他俩谁都没想到,就在2个月之后,他们以及他们全家一如江湛、徐湛之一样,被人杀个精光。当然,这是后话,咱回头再说。
  再说大臣们这头儿,刘劭派人通知众臣上朝,结果稀稀拉拉的就来了几十位;其他人搞不清状况,不敢往这趟浑水里趟。
  几十个就几十个吧,这会儿刘劭也顾不得计较了,就在他爹的血泊中,这货宣布继位,改元太初;随后,向全国发出诏书,称徐湛之、江湛二人谋反,弑杀了俺爹;现在元凶伏诛,皇帝轮着坐,现在到我了。
  这都是虚的,刘劭心里也清楚;想让人捧场,除了这些花头,硬货肯定必不可少。于是走了过场之后,刘劭开始给京城的宗室重臣、文武百官加官进爵;有的不光给官儿,还给钱;据记载,为了笼络军队,刘劭一次便赐钱20万;也算是下了血本。
  然而,如《金刚经》所言,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别看刘劭玩儿了命的掩盖真相,笼络人心,毕竟难掩其弑君杀父的原罪;因此京城里虽然很多人看在真金白银外加刀把子的份儿上对其俯首称臣,但是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就难猜了。更别说远在外地,手握重兵的那些宗室大臣们了。
  比如,之前被刘义隆排除出接班梯队的老三刘骏。
  刘义隆为啥看刘骏不顺眼,史料上没查到;不过有个小事儿或许能从侧面反应出点儿意思,刘骏他妈名叫路惠男,刚进宫的时候,年轻貌美,有一次就被刘义隆撞见了;哟,镁铝啊!刘义隆是皇帝,当然免了俗人勾勾搭搭那一套,直接提枪上马,就‘幸’了一下。完事儿,刘义隆提起裤子就把这茬儿忘了,直到路惠男生下刘骏,刘义隆一拍脑袋才想起来,嗨,还有这么档子事儿呢;然后封路惠男为淑媛(后宫一个不大的嫔妃品级)。再之后,等刘骏长大了,再跟宫里呆着不合适了,刘义隆下诏册封刘骏王位的时候,顺道添了一笔,你把你妈也带走吧。就这么着,路惠男就被自己个儿的老公赶出宫了。这事儿有意思在哪儿呢,您可以看看刘浚他妈潘淑妃,刘义隆碰见烦心事儿,直接跑到潘淑妃那儿咆哮一番,足可见其受宠程度。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日期:2018-02-23 14:06:04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刘义隆是看刘骏不顺眼,因此刘骏也一直是在外地当官儿。
  不过也应了那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刘骏一直在外地,反倒给他攒下了一批人气儿;尤其是在之前拓跋焘南下打徐州未果那次,刘骏由于坚决主张据守,并且成功击退了鲜卑骑兵,给他加分不少。
  等那次事了,南北双方议和;刘义隆便把刘骏从徐州调往荆州,专司负责进剿荆襄一带跟官府叫板的山蛮;等京师巨变的时候,刘骏正驻军五洲,跟划归他麾下的柳元景、沈庆之等人规划进山扫荡的方案呢。
  这面儿正开会,门房儿进来禀报,京中有使者到。

  使者进来把刘劭的诏书一亮,按事先编好的词儿,把刘劭杀父说成江、徐弑君,来龙去脉一说;刘骏听完很是震惊,心里点儿有点儿嘀咕,江、徐跟老爹那关系怎么会弑君呢?这里边儿怕是有事儿吧;不过面儿上还是说,没问题,坚决拥护太子成为我们新的核心,哦,不,是皇上!您家走吧。
  送走使者,刘骏犯着嘀咕接茬儿开会去了。
  但是,转过天儿,剧情断崖式的逆转了。
  肿么呢?

  原来,刘骏手下一个官员从京城回到五洲,把京中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跟刘骏学了一遍。
  这名官员名叫董元嗣,在刘骏帐下负责收发快递(典签)。
  年初的时候,刘骏打发董元嗣回京,一方面代他给自己老爹请安,另一方面汇报工作。这会儿,这位董快递回来了。
  刘骏听完,惊的呆若木鸡;能不惊嘛,这消息太爆炸了。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啊?刘骏一时也不知道是该继续工作,还是该回去找刘劭玩儿命。

  在重大的情感刺激面前,很多人脑袋都会先懵一会儿;这会儿刘骏脑袋就是懵逼状态。回到住处,刘骏对外宣称自己病了,一连几天,谁也不见。
  他这面儿没想好接下来的出路,有人可替他想好了。
  谁啊?
  远在京城的刘劭。
  自打派出使者,刘劭琢磨琢磨,不行,老三手里可是有兵;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万一他不信怎么办?!
  想来想去,刘劭走了一招儿挺臭的棋:他给刘骏手下的大将沈庆之写了封密信,内容很简单,概括起来就四个字:杀掉刘骏!
  其实这会儿,刘劭弑父的消息已经在军中传开了;沈庆之也知道京城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这事儿他还跟他手下几个亲信说过这样的话—
  刘劭这不是胡闹嘛,他倚重的萧斌,懦弱无能,就是个娘们儿;其余能拿的出手的还有谁?我看死心塌地给他效命的不过2、30人;剩下的要么是被胁迫的,要么是跟着起哄打酱油的。这会儿谁要是起义兵讨伐,肯定能一战成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