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5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眼底有霎气,脸上却是强忍的笑容,我不肯哭,我不允许自己哭出来,我只能笑,笑得浓烈令人恍惚,令人 堕落,他的偾怒和铁青,与这样故作美好的我,在这栋空荡无人的绣楼,就像我们的身份,我们此后的路,一样 被阻隔在了两个世界。
  他晚了三个小时,如果再早一点,他一定会阻止我踏入湖心亭,走过那条长长的回廊,在常秉尧面前献舞,他 会将我带回去,将我永远囚在牢笼里,不允许我再脱离他的掌控。
  我的人生只有他,还有春花秋月。
  我好想过那样的生活啊,如果没有容深,没有乔慈,他们从来不曽出现过我的岁月,自始至终救我脱离苦海, 护我安稳的只有乔苍,我真的很想。
  即使无名无份,即使见不得光。

  他最终还是下不去手。
  当他看到我楚楚可伶的眼泪,看到我如他最初所见,如他记忆封存,那固执的倔强,他手松了松,离开我喉 咙,僵硬垂下,猩红的眼睛里闪过冷意,狠毒。
  绣楼外髙挂着灯笼,他的脸笼罩在渗透进来的一丝烛火里,斑驳而冷峻,溢彩流光。
  可那锻色的昏暗的迷离的光之下,他是偾怒的,比我此前见过他的每一面都愤怒,更胜过乔慈夭折,他在书房 梓打了桌子的模样。
  我没有忍住,在他面前,我的脆弱,我的真实,我的疯狂,如我的放荡那样忍不住。
  我死死抓住他衣领,将额头抵在他怀里,我压抑着,呜咽着,在他剧烈起伏的心口哽咽说,“我等不了,我等 不到你了 ”

  我不知自己在他怀中哭了多久,像一个悲伤的说书的人,哀戚着自己的结局,自己的悲欢。
  被我额头抵住的胸口起伏逐渐平息,窗台上两根修长的红蜡,熔了满满一盘的液浆,烛火燃尽,那一缕暗红色 的光束熄灭,房间中只剩下昏黄的灯,从库头隐隐渗出,将我和乔苍纠缠的身影拉得欣长又悲凉。
  我揪着他领口的手迟迟没有松开,他不曽推拒我,也没有回拥我,悠长的呼吸声止息,他在我头顶说,“何笙 ,这两年除了逃离,即使一刻,甚至一秒钟,长久留在我身边,这个念头你有没有想过。”
  仿佛喝了辣喉的烈酒,酒气上涌,薄薄的白霎般的呼吸,在我和他之间肆意缭绕,原本一点也不冷,这座城市 哪有寒冷的时候,可就是冷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好像睁开就会被冻僵。

  我流泪说有,但多么热烈美好的情爱,也拯救不了我血海深仇。
  我将眼泪蹭在他衣领上,从他怀中抬起头,“没有人知道我这一年有多煎熬,而这些煎熬,在乔慈死去的那一 夜,变成了一把火,烧起了我心底所有恨意。你有权势,有那么多顾虑,而我没有,我什么都可以抛下”
  他垂眸凝视我,眼底仿佛一片深不见底的海域,席卷着波涛与漩涡,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这世上原本就有一些人,他仅仅是过客,经历惨淡疯狂的风雨,经历轰轰烈烈的爱恨,唯独不会通往那一条黄昏 之路不会到老,不会厮守。
  我脸上没有了泪水,只有逐漸升温的笑容,在这样的良辰美景里,那般媚态风流。
  我畏惧这样的对峙,畏惧他看我凉薄的眼神,我故意风*去触碰他的唇,用自己的唇,鼻尖和手指,他不躲闪 ,不回应,像一樽完美的雕塑,只静静凝望我。
  在我吻到自己都没有了希望时,他唇角才缓慢溢出一丝冷笑,“你凭什么以为,我还会要你”
  我身体一僵,他将我从他怀中推开,我没有任何防备,踉跄倒在地上,他禅了掸我刚才觖摸过的地方,不论是 唇还是衣领,将崩开的三粒纽扣重新系好,“何笙,你把我的宠爱扔掉,它就不会再被捡起。”
  他留下这句话,转身不迟疑离去,我呆滞看着那扇门,门扉在夜风里揺揺晃晃,湮没了他的身影,走廊每一处 ,每一块砖石,每一寸石板,都流淌着清冷无声的月色,将盛开的花海笼罩得无比温柔。

  他大约恨毒了我。
  就像一年前的灵堂上,我恨透了他。
  险些发疯,险些动过同归于尽的念头。
  可终究在激烈澎湃的恨里,生出了纠缠不清的情爱。
  他所有的怒气不过源于我不能日夜属于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属于他,我勾着他的魂魄,诱着他的心智,他不会 从此舍掉我,他不忍,也不甘。他的肉体会近乎疯魔的想念我,他早已是我库上的俘虏。
  我的叛离也许能激发乔苍对常老更深度的仇恨,我一人的力量终究微弱,如果他肯对常老暗中下手,才能让常 氏颠覆得更快。
  美人不就是引发英雄杀戮的一粒朱砂吗。
  乔慈的筹码不够,我就再添一块,直到它够。
  我低低笑出来,侧过脸看窗子上镂空的一格格红木,仿佛是岁月的命格,到底是悲是喜,是长是短,都在于人 怎样写,怎样填满。
  我失神间门又一次被人推开,我以为是阿琴,然而几秒钟的沉默后开口却是男音。
  “你怎么坐在地上,梓倒了吗。”

  我心口发凉,落在窗上的瞳仁一缩,我怎么把他忘了,他刚把我搞到府里,怎能割舍得下,自然着急来看我
  在他走近我的同时我已经迅i速反应过来,从容不迫抹掉脸上最后那点涕泪,仰起笑容明媚的脸孔,“刚才犯迷 糊了,连门都找不到,自己绊了一跤正愣神呢,想我怎么跑到地上了,您就来了,我这点丑态藏都藏不住。”
  常老哈哈大笑,为我此时小女人的灵动和娇憨,他朝我伸出手,我立刻握住,他宽大粗糙布满横纹的手掌上, 是我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那样惹人怜爱,他爱不释手,将我拉起也没有松开,“在常府还习惯吗。”
  我说上上下下都待我很好,而且也热闹,我最喜欢凑热闹。

  我说着话不动声色将自己的手抽出,搀扶他落座,他看到我脸上晃动的细碎的发丝,温柔拨弄开,“喜欢就好 。有什么不满意告诉我,我希望你在这里可以过得快乐,快乐到都不想再回去。”
  我娇滴滴说,“我如果真不回去,时日长久了常老不烦我吗。”
  他说求之不得,烦谁也不会烦你。
  他目光灼灼,烧得屋子里温度也滚烫起来,令我有些不自在,我找了个说辞避开他的注视,“您口渴了吗,我 斟杯茶水来。”
  我原本走到桌前拿起茶杯,壶里的水也温热,刚好入口,可我忽然想起有一件事,非常适合这个时刻搬出来,虽 然我未必能得到什么,不过能为我以后铺路,当一个女人在男人心里留下被欺凌楚楚可伶的形象后,不管她做出多 么恶毒的事,男人都揣着最初那点印象,不愿相信是她。
  我不着痕迹笑了笑,朝门外喊,“阿琴,拿一壶热水来”
  阿琴住在我隔壁房间,她听到立刻答应了声,很快拎了一只热水壶,我故意把她袖口卷起,露出手臂长年累月 挑捅留下的深入骨头的红痕,我吩咐她斟茶,走到常老旁边等候,她递过来时我稍微用了一个小动作,便让常老留 意到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