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3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搞什么啊?有没有一点新的菜色啊?天天吃虫子,腻歪死我了。。。”
  “凑活吧,很补的。。。”
  我听着四叔跟五叔在争吵,我就说:“吃不惯就去世纪大酒店,吃的起。”
  听到我的话,四叔就叫板了,说:“哎,我还是喜欢我们民俗餐厅的食物,大酒店的,我还真吃不惯。”
  五叔摇头,说:“命贱,真的是命贱啊。”
  我没有理会他们两个的争吵,他们老了,不吵吵都没意思,反而吵吵,日子才有盼头,我上了楼,看着田光在喝茶,阿宝在边上站在,看到我之后,就说:“飞哥。”
  我看着精神的阿宝,就点点头,他现在不叫我师父了,而是叫我飞哥了,没什么不好。
  我坐下来,看着陆拾鱼挑剔的夹着包子不想吃,我说:“干嘛,里面有黄金啊?挑来挑去的。”
  我说着就拿着包子塞进她嘴里,她很生气,瞪着我,我说:“你在瞪我,我让你吃一千个,你信不信?”
  陆拾鱼生气的把包子给拿下来,使劲的咬了两口,不情愿的吃了起来,田光冷冰冰的说:“你们女人就是贱,我求着你吃,你不吃,一定要来点暴力的,你才愿意吃。”
  陆拾鱼说:“我们这算什么?你每天这样绑着我,有意思吗?我都那么主动了,我陪你睡一觉,我求求你放过我好吧?”
  田光说:“我需要的是一个恋人。。。”

  “拜托?恋人?你是黑色会啊,我是明星啊,我们怎么可能成为恋人?人家会信吗?”陆拾鱼不开心的说。
  田光说:“你信就行了,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那我陪你睡,你又不愿意?你是不是有病啊?”陆拾鱼生气的说。
  我听着朝着她的后脑勺就打了一巴掌,我说:“你再说一遍?”

  陆拾鱼狠狠的看着我,没有说话,虽然不服气,但是还是低下头,我说:“态度好一点,就算你是演戏,也要演的真一点,敬业一点好不好?”
  陆拾鱼没说话,田光说:“他最近,想要演一部电视剧,但是,女一号,被人给抢走了,你看,有什么办法能搞定?”
  我听着,就说:“拿钱吧,要么拿人,阿吉,你过去跟陆小姐谈一下,具体的事情,你去负责。”
  听到我的话,立即就说:“请,陆小姐。”
  陆拾鱼幽怨的看了田光一眼,田光立马点头,一副他懂的意思,陆拾鱼这才离开,田光看着她走了,就摇头,说:“女人,真的很难懂,尤其是他们的内心,我实在搞不懂,他为什么突然又要睡我。”
  我端起来的茶,又放下来,我说:“大哥,都什么年代了,人的内心都是很开放的。”
  “可是,我只是想跟她谈个恋爱,至于其他的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我也不在乎,也不渴求。”田光说。
  我翻白眼,看着柱子,他也翻白眼,我说:“光哥,通往女人内心的道路只有一条,下面那条,你都不跟他睡,他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全身心的爱她,心意是有了,身体也要意思意思嘛。”

  田光摇头,说:“我还是觉得女人有点恐怖。”
  我苦笑了起来,这个时候,我看到梁英被人推着进来了,我就站起来,亲自走过去,推着梁英,到座位上,让给他倒茶,对于梁英,我是百分百尊敬,他是知识分子,为我做了很多事,帮我解决了很多麻烦,所以,我乐意恭维他。
  “谢谢邵先生。”梁英说。
  我笑了一下,坐下来,我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游轮下个星期就可以交付,停泊在海南港口,路线使用权,我们也拿到了。”梁英说。
  我点了点头,梁英拿出来一份资料,说:“佛海山庄度假村呢,他的主人是四联的其中一位叫仇云,我调查了一下,他拿到的过程没有问题,正常的拍卖流程,所以,我们想要拿下,也只有走正规途径了。”
  我听着就不爽,我说:“十五亿的庄园,五千万就买下来了,这生意真划算啊,这个仇云到底什么来头?”

  “来往于澳门,香港,做的是海岸生意,手黑,近两年才做原石生意,有多少身家,我查不到,因为,银行里只有他正规资金的流动,但是黑势力,都有地下钱庄的,这个人并不是很嚣张,可以说,很低调,并不像是邵先生给我提供的资料上说的那样,而且他做事,也不是绝对的出头,反而处处留一手。”梁英说。
  我听着就觉得奇怪,我问:“什么意思?”
  “救拿这次他们四个人收购四联的股份来说,仇云本来可以拿头股,完全控股四联,但是他没有,只是入股百分之十,而且,还是他倡议,让李瑜的四大家族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所以此处足以见得这个仇云的智慧,他知道借助四大家族的名声与信誉收买人心,才让四联度过了难关。”梁英说。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或许是因为他想追求李瑜吧,虽然鲁莽,但是至少会给李瑜一些好感吧,这不能说明什么。”
  梁英点了头,说:“可能吧,但是,我去了广东实地调查了一次,四联的股东虽然打上了四大家族的家门,但是,丨警丨察并没有拘留这个仇云,我到警局调查了一下,发现他是去调停的,这说明,他在这中间,说起着调解作用的,而且,这个人在收购了佛海山庄之后,并没有立即整改,而是做了封闭整顿,两年,做生意的人都知道,两年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什么概念,不盈利,光是维护费,就需要多少钱?”

  我听着,皱起了眉头,我说:“所以呢?这有什么关系?跟我收购山庄,收购四联有什么关系吗?”
  “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我只是觉得邵先生给我提供的消息有误,而且,我也觉得,收购很难,因为,处处表明,这个仇云,是不打算出手手里的业务的。”梁英说。
  我听着就皱起眉头,我说:“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我都要买,下个月,我会去泰国,然后直接去广东,我要拿下广东所有属于我的东西,四联,山庄,祠堂,陈发的老宅子,还有玉石协会的会长,我都要拿回来。”
  梁英皱起了眉头,说:“知道了邵先生,我会把所有的资料,还有最好的方案都拿出来的。”
  我点了点头,梁英就走了,田光说:“这个律师,很厉害。”
  我笑了一下,我说:“没有他,我们现在都还在牢里呢,只是可惜,这双腿被我害的。。。”
  “拿钱办事,要承担风险,你不必总是觉得所有的错都是你的,那样会很累,对了,广东那个妞,我觉得有点问题,之前你跟我说,他被人迫害,就是那个叫仇云的,但是根据梁英说的,不像啊,所以这个女人在骗你,你要小心。”田光说。
  我皱起了眉头,李瑜能骗我什么呢?一切都是她应得的,田光不了解情况,所以才会这么说,但是我深深的理解李瑜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切都会解决的!
  跟田光吃吃茶,聊聊天,很轻松,我们两个已经没有之前的剑拔弩张了,活着,也没有那么多潜在的危险与野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