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7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愿意告就去告,大家不用担心什么。”这时,周沛芹又开口道,“我男人只是说不用乡亲们交税,承诺一针多少钱,就是一针多少钱,至于该向官府缴纳的一切费用,都由他来承担。”
  “好!”梁婆婆重重撴了一下拐杖,笑着道,“这才是真心为咱们好的人能说出的话!沛芹呐,等你男人回来了,跟他说,婆婆家的要跟他重新签合同,咱也签三年的,就一针五毛,一分钱都不用涨。”
  “我也跟萧老师重新签!”大山媳妇儿多有眼力见儿啊,立刻就出声附和道。
  “我也签!”
  “我也……”
  人都有从众心理,一旦有人带头,大家立刻纷纷跟随,眨眼的功夫,原本都还站在梁大伟那一派的村民,就有近五分之四的人都开口表了态,剩下的那些还都是刚刚从外地赶回来、跟萧晋并没怎么打过交道的人。
  梁大伟傻了。张经理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他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乡亲们会放着一针一块钱不要,偏偏去要一针五毛钱呢?
  这时,梁庆有忽然咳嗽了一声,待院子里安静下来,就对儿媳妇儿说:“秀兰,把东西拿出来吧!”
  梁秀兰答应一声,转身回屋,没多久便抱了一个布包裹回来。

  “打开。”梁老头儿命令道。
  包裹被打开了,里面的东西一亮出来,院子里的村民们便齐齐倒吸一口凉气,梁大伟的一双眼睛更是立刻就直了。
  布包里装的是钱,一沓一沓的摞在一起,捆得整整齐齐,粗略数数,起码有小三十万。
  “这些,就是‘黑了心’的萧老师从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穷酸身上吸走的血!”
  “这些,就是‘黑了心’的萧老师从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穷酸身上吸走的血!”
  老族长的声音很冰冷,里面还透着一股子浓得化不开的悲哀,“可能是年龄大了,老子想不明白,以前咱们囚龙村的人出去,谁不竖个大拇哥夸咱们心善仗义?怎么老子当了族长之后,你们一个个都变成了白眼狼呢?”
  在儿子的搀扶下,他艰难的站起身,围着那些钱转了一圈,用拐杖捣捣,然后像看屎一样看着自己的族人,接着说:“你们只知道萧老师给你们的价钱没有别人给的多,就骂他黑心,就说他喝你们的血。
  那老子倒要问问你们了,最一开始的时候,人家凭什么要上赶着费劲给你们弄钱?你们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到城里狗都不稀罕咬的玩意儿,人家堂堂大学生,欠你们的?
  萧老师是来教娃娃读书的,从一开始,我就劝他,只需要好好教书就好,其他的什么都别管。为啥?还不是因为老子知道你们这帮白眼狼根本没有良心的?”
  说到这里,因为情绪激动,梁庆有剧烈的咳嗽起来,吓得他儿媳妇儿慌忙给他捋后背顺气。好一会儿,他才微微喘息着继续说道:“萧老师就是心太好,他什么都不说,才惯出了你们的臭毛病。
  都以为他教你们的娃娃读书是天经地义,给你找活干是天经地义,高价收你们采来的蘑菇是天经地义,想办法给村子修路也是天经地义,就没有一个人能好好的想想,这些事情都不需要钱的吗?
  难不成,你们觉得人家不但得费劲给你们挣钱,还得自己倒贴钱的供着你们?”
  一番话下来,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除了周沛芹、梁玉香、郑云苓、赵彩云和梁翠翠,她们的下巴都高高的昂着,脸上写满了自豪和骄傲。
  那个人是她们最亲近的人,温柔、强大、问心无愧、无所畏惧!
  发了一通火,梁老头儿也累了,重新坐回躺椅上,说:“你们做的绣活,跟采的蘑菇一样,萧老师一分钱都没有拿你们的,除了必要的花费之外,其余的都在我这里。
  原本这些钱是用来给村子修路的,但因为大山受了伤,萧老师说不安全,怕再出什么意外,剩下的钱就算村里的公账,回头村里不管有什么活儿,都可以从这里出,不需要再让你们凑钱了。
  不过,看你们现在这不要脸的样子,说不定哪天再有个城里回来的王八蛋一忽悠,就又会觉得老子黑了心贪你们的钱,沛芹那儿有你们干了多少活的账本,待会儿就根据各自的针数把钱分了吧!
  老子都快死了,可不想什么时候被人给刨了坟!”
  这话一出来,梁大柱立刻就瞪起铜铃般的牛眼,大声道:“我看谁他妈敢!”
  “滚一边去!”梁庆有骂了一句,视线又落在梁大伟的身上,口气平淡道:“以前看样板戏,有句戏词儿叫‘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当时老子就觉得这是放屁,富人的钱都是从咱们穷人的身上榨出来的,哪有什么良心?

  现在,老子才明白,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是个傻子!老话儿不也讲‘穷山恶水出刁民’么?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
  萧老师是大城市里的人,从小就不愁吃穿,锦衣玉食,但人家却不在乎,而是千里迢迢的跑到咱们这穷山沟里来教书,见你们的生活实在太苦,就又想方设法的去龙朔给你们找活干。
  去过龙朔的都知道,从镇子上到那里有将近五百公里,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千里之遥啊!人家跟你们非亲非故的,一趟一趟的来回跑,却从没有过怨言。
  这是什么?这就是人家的良心!
  再看看咱们村里的,上次梁喜春那两口子是这样,这次又冒出个梁大伟还是这样,老子就纳了闷儿了,咋人家土生土长的城里人是个好人,你们进城一两年就变成了坏蛋呢?难不成真是穷生奸计,富长良心?”
  被几十双眼睛同时或愤怒或鄙夷盯着的感觉很难受,梁大伟此时已经是脸色苍白、大汗淋漓,他那个胆小的媳妇儿更是早早的就低下了头,看样子,要是地上有个坑,早就钻进去了。
  “还有你们!”梁庆有的拐杖头点点面前的村民,又道,“被梁喜春那两口子差点拐走卖掉的事情才过去几天啊,这就忘了?咋的,这几个王八蛋只要姓梁,哪怕该遭雷劈,你们都认,人家萧老师是外来的,为你们累死累活都没资格当你们的亲人,是吗?
  不管是穷还是富,这做人都得讲天良,如果让你们有钱的代价是丢掉良心,那大家就继续穷着吧!今后谁想靠绣活赚钱,就自己去外面找,但凡再有一个在村子里干这个的,老子就把他家先人放在祠堂里的牌牌全都砸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傻了。囚龙村闭塞,宗族观念很重,先人的灵位被砸,对他们而言绝对是比被人刨了祖坟更严重的事情,因为那代表着祖先再也享受不到全体梁氏后代们的供养血食,自然也就无法继续保佑他们代代安康。
  日期:2017-09-21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