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19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着张大雕的手势,大屏幕上闪出一副画面。
  画面中是一张手术台,台上躺着一个小女孩,有人立马就惊叫起来:“这不是小蝌蚪吗?”
  这个时候的小蝌蚪好像迷失了神智,傻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继而,华西年和几个神秘人物出现在镜头前,其中一人好像懂摄魂术之类的邪术,他提着吊坠似的东西在小蝌蚪眼前晃来晃去,问道:“小蝌蚪,为什么你喂养的编号狗都能出巨形狗宝呢,有什么秘诀吗?”
  小蝌蚪茫然道:“我就是无意中给狗狗吃了猫衣胞而已。”
  那人急忙问道:“什么是猫衣胞?”
  小蝌蚪道:“就是猫下了崽子后遗留下来的东西,好恶心的。”
  “那不是胎盘吗?”华西年眼睛发亮道,“难道胎盘能提升狗宝的品质?”

  张大雕也恍然大悟,狗宝是因为先天之气才诞生的,胎儿也是因为先天之气孕育而生的,那胎盘中自然也含有微量的先天之气,而这种先天之气还可以消化吸收。
  画面中的众人点了点头,让那人继续询问小蝌蚪,可惜,小蝌蚪的秘密就是胎盘,对于培植狗宝的秘术却不得而知。
  直到问无可问了,才有人问华西年:“少主,小蝌蚪也就这点价值了,现在怎么办?”
  华西年想了想道:“这小萝莉倒是蛮有味道的,老子玩了那么多萝莉,还没玩过这种纯天然的萝莉呢,只可惜,未免打草惊蛇,还是放她回去吧,不过得拍一些羞人的果照,以后好控制。”
  “咳咳……”众人支支吾吾道,“那还是少主自己来吧,我们先出去了。”
  华西年邪恶的笑了笑,等众人出去后,就待脱小蝌蚪的衣裙,岂料,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江小满的声音:“华西年,你给我出来!”
  华西年吓得浑身一哆嗦,咒骂道:“次奥,这老稚女怎么来,难道她听到了什么风声?”
  听到老稚女三字,江小满眼角一抽。

  没过多久,华西年惊魂未定的回到手术室,来回踱步咒骂道:“特么的,总有一天,老子要次奥死你个老稚女,再把你被次奥的丑态拍成小电影,让全世界的男人都来看看你有多霪贱!”
  “我吼!”江小满终于暴走了,一脚踹在华西年的淡淡上。
  “嗷……”华西年的淡淡原本就被张大雕顶碎了,这一脚更是雪上加霜,若非有针灸和先天生命力护着心脉,这一脚估计就没命了。
  “简直死有余辜!”江小满怒不可遏道,“张大雕,像这样的畜生,接打死算了,干嘛还要留着?”
  张大雕耸了耸肩,越发欠扁道:“我连鸡都不敢杀,哪敢杀人啊?”

  “我噗!”江小满直接喷出一口老血,大爆出口,“你个龟二资!”
  她说的是普通话,还新学了句“龟儿子”,结果却变成了“龟二资”。
  之后,画面中的华西年也不敢给小蝌蚪拍照了,直接让手下人把小蝌蚪悄悄送回家。
  接着,画面一再转换,内容都是华西年的研究小组在化验鱼卵,然后试着配置秘方,可都失败了,直到最后一次,他们从小蝌蚪哪儿得到启发,从胎盘里提炼出一种神秘的物质,并给哈巴狗做了一次试验。
  结果,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胎盘中的神秘物质真有催生狗宝的作用,那条哈巴狗在一个月后养出了一颗5.67克的低品质狗宝,这下可把华西年乐坏了,认为自己已经破解了狗宝的秘密,利用家族的力量从海量的胎盘中提炼出大量的神秘物质,并用那种物质替换了张大雕提供的鱼卵。

  可惜,又一个月后,也就是前几天,有一条编号狗死亡了,但内脏里却没有狗宝,华西年慌了神,急忙宰杀了几条即将病死的老狗,看看是不是都没有狗宝,结果,结果的结果,其中只有一条编号狗有狗宝,但重量才3.7克,而且还是次品。
  华西年吓得面无血色,知道这次玩大了,原本,他还想封锁消息,然后再想补救措施,可每一条编号狗都是经过国家注册的,在这方面他也搞不了假,于是,消息很快被扩散了出去,黄蕾这才火烧眉毛的打电话给张大雕,让他赶紧回家一趟。
  更让众人愤怒的是,监控画面中,华西年还想把责任推到张大雕身上,阴谋策划说:“培植狗宝的种子是张大雕提供的,只要我们咬定种子出了问题,那责任就得由他张大雕来担,当然,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得收买一些意志不坚定,又对张大雕心生怨恨的人,让他们暗中支持我们,反正,这些乡巴佬没见过钱,给他们十万八万,别说出卖张大雕了,就算出卖他们的祖宗十八代他们都会毫不犹豫。”

  一听这话,狗宝村的父老乡亲们真的愤怒了,一时间齐声怒吼道:“杀了他,杀了他!”
  华西年吓得浑身哆嗦,他知道自己玩完了,彻底玩完了,到了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张大雕的监视之中,和张大雕玩心计,那真是找死啊!
  他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石径斜做的,也是石径斜答应张大雕的私人条件。
  赵沟渠也是冷汗淋漓,他终于相信张大雕的能量有多大了,并再次庆幸自己及时收了手,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只是,他心里好担心,自己和姜大卫的谈话张大雕肯定是知道的,他事后会不会报复自己呢?
  赵沟渠越想越怕,越想越如坐针毡,自己完蛋也就罢了,万一连累了老爸和累了江阳集团,那就是滔天大祸了——不行,得找个时间负荆请罪!
  看完监控画面后,张大雕不言不动,这个时候的他,给人的感觉是:哪怕有千万人簇拥着他也是孤独的,那是一种孤高的身影,也是一种被人伤害后的萧索身影。不由得,全场的人眼睛都红了,替张大雕深深的感到不值。

  不是吗,他为了造福一方,呕心沥血的研究出了狗宝的培植技术,眼看就要大丰收了,结果却被别人摘了桃子了。
  可是,为了大众的利益,也为了国家的利益,他依然无怨无悔的让出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利益,并任劳任怨的按月提供狗宝种子,结果呢……结果呢?
  现场寂静无声,全都痴痴的望着孤高的张大雕。
  “呵呵……”张大雕终于笑了,可看在众人眼中,那是一种心灰意冷的惨笑。
  之后,张大雕淡淡的说了句:“这一期的编号狗都不会有狗宝,大家都散了吧!”
  说完,他不顾众人有什么反应,牵着黄蕾落寞的离开了拍卖台。
  原本,这个时候大家该拦着他,给他安慰,或者问问他有没有什么补救措施,可没有人开得了口,哪怕是大人物,都羞愧的低垂眼帘,沉声道:“先留下宾客们,同时召开紧急电话会议,商讨补救措施!”
  “是!”随行的秘书急忙打了几个电话。
  “小张!”接到电话的石径斜急忙拦住张大雕,带着祈求的语气道,“想想你的初衷,想想你的心血,再想想你的学生们和你的远大理想,算我求你了!”
  张大雕沉默着继续往前走,只是终究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栈道上的同学们,尤其是吴茱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