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0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所有的铜片都搬到了马车上之后,小任叁还向归不归询问了如何处置文长水的尸体。不过对这个当年在齐王驾前一起为臣的旧同僚归不归明显没有什么兴趣,反正他也是被埋在了深山当中,就算重新挖出来深埋,也不会深埋到这种地步吧。当下。就当这座山是文长水的坟头,归不归对着高山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和吴勉一起,带着妖物向着泗水号在南海郡的码头席上进发。

  本来归不归想要把这些铜片都运到自己的洞府隐藏起来的,无奈五行遁法是在是晕不了这么多的东西,最后老家伙和吴勉商量了一下之后,将这满满一大车的铜片运到就在附近的狼山当年百里熙居住点的附近。在山上挖了一个深坑之后,将这些铜片统统掩埋了起来。等到日后有时间再慢慢的将这些铜片挖掘出来。慢慢研究尤纹氏的术法,想起来那位能看懂夏时骨文的文长水。归不归这才觉得有些可惜起来。

  收藏好了铜片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人妖也顾不上乘坐马车了。他们直接施展了五行遁法前往到了泗水号位于南海郡的码头,不过他们到了这里之后。眼前的惊醒比起来他们几个月之后看到的已经变得谁都认不出来了。
  原本熙熙攘攘遍布买卖人的码头这个时候已经被一把火烧成了废墟,里里外外看不到一个人。码头上停靠的大船也不知所踪,这些日子他们不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既然这里找不到人,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便去了就近最近的泗水号商铺后和货站,不过让他们想象不到的事,一连去了几家商铺都是大门紧闭,看不到有人的样子……
  泗水号出事非同小可,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找出去三十多里路却没有见到一家商铺、货站开门。往常时不时便能遇到的商队,这个时侯也好像是彻底消失了一声。总之一句话,泗水号彻底的从这世上消失了……
  “老家伙,这事儿不对……”找了半晌都没有找到有关泗水号的线索,百无求便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这世上还有动得了刘喜、孙小川哥俩的人吗?他们哥俩比有油都滑。之前在他们手底下吃亏的人还少吗?这里的皇帝,波斯的国王都忘了疼?再加上我们老妖王保着,就算是妖物也不敢轻易动他们俩。”
  “这次没有那么简单。”归不归站在一座大门紧闭的商铺之前,看着大门上挂着的锁头。嘴里继续说道:“也学那些人冲着的不一定是他们两位东家……”
  隔了一天之后,南海郡之下平南县城之内。一匹挂着加急的驿马从城门当中飞驰而过。马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军官,一路奔驰着到了县衙的大门口。停住了马屁之后。马上的军官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块铜制的令牌在大门前的差役面前晃了一下,说道:“本官是朝廷左军都督府都尉,有要事要见你们家县令打人,马上进去通传。耽误了本官的敕令,你们家打人也保不了尔等的性命——还不快去通禀……”

  这位左军都督府的都尉和本地的县令同为七品官职,不过这位都尉是带着敕令来的。便比本地县令高了一头。门前的差役们不敢怠慢,带头的差役马上跑到了后堂向县令打人禀告。
  片刻之后,县衙大门大开。县令、县丞以及同官衙剩下的几位官吏一起迎接了出来,双方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将这位都尉打人迎进了官衙当中。进了正堂之后,都尉这才从话里面拿出来一个小小的扁长铜盒。抽出来铜盒的盒盖之后,从里面拿出来一封盖着尚书省火漆的信函,小心翼翼的递给了此地的县令
  信函里面是现今尚书副令韩重亲笔所写的敕令,县令只是看了一眼,便回头请其他的几位官吏离开。看到自己的手下们统统离开了正堂之后,县令这才再次将信函打开,仔仔细细的看了一边之后将信函收好。这才陪着笑脸对着送信的都尉说道:“请大人回去之后转告尚书副令大人。本地泗水号的大小头目及伙计若干人已经都被抓住关在了大牢当中。正在等候上官的敕令才可以处置。”
  都尉点了点头之后,回答道:“本官除了督送尚书副令大人的敕令之外。尚书副令大人还让本官统计被关押泗水号管事、伙计当中有无近期亡故、病患,事关稍后泗水号转为官办。不可不仔细排查。”
  “是,下官明白。”县令欠了欠身子之后,继续说道:“本地泗水号商铺、火山一百零七人,当初因拘捕亡故七人,除了其中一个叫做离墨的人尚在昏迷当中未醒之外,其余人等并无大碍。”

  送信的都尉点了点头之后。对着县令再次说道:“大人所说,本官回去之后一定如实禀告尚书副令大人。如果大人在没有什么交代的,那么本官这就告辞回去复命了。”
  自从县衙的大牢里面关押了泗水号的人之后,隔三差五便会有上官前来询问。县令早已经习惯了,没有发现这为都尉身上丝毫的破绽。按着平级官员之礼将这位都尉送走之后,县令老爷便召集起来县丞等人,开始忙乎起来县里的政令起来。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位都尉大人骑马穿过了街道,就在转弯的位置突然连人带马一起消失。这个位置没有什么人。没有人注意到街道的拐角凭空消失了一个人。
  片刻之后,在县里大牢一件昏暗的地牢当中。那位没有特令从来不离两位东家左右的离墨紧闭着双眼。倒在一堆已经发霉散发着恶臭的枯草当中。因为他本人的地位特殊,被关在了一间单人牢房当中。不过看他现在昏迷不醒的样子,基本不需要麻烦看守了。
  昏迷当中的离墨突然嗅到了一股冰凉的气息,这股气息直冲他的脑仁。只是一瞬间离墨便睁开了眼睛清醒过来。一睁眼他便看到了面前站着两个人。正是他陪着两位东家左等右等始终没有回来的吴勉、归不归两个人。只不过离墨的头部之前被人重击导致的昏迷,虽然苏醒过来,不过依然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待在这座监牢里面。
  “睡醒了吗?”看到了离墨睁眼之后,归不归笑嘻嘻的递过去一个胡人专用的饮水袋,递给了还有些分不清状况的离墨,随后继续说道:“想起来出了什么事情了吗?能制住了你。掳走了刘喜和孙小川二人的,一定不会是简单的人物。想起来是什么人干的了吗?”
  “两位东家被人抓走了……”给归不归一句话提醒,自己被打晕之前的一幕一幕离墨瞬间都回忆了起来。当下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你们快去救两位东家!他们俩现在就在码头当中。晚了就来不及了。”

  “码头?除了我们一直常来常往的码头之外,你们还有第二个码头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只有那一座码头的话,那么可能真的有些晚了。那座码头已经被大火烧光了,一个人都没有留下来……”
  “码头被烧了……”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离墨的身体开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日期:2017-10-1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