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3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曹慧离婚之后,左安邦家里倒是有一个保姆,但是家里,看起来冷冷清清的,根本就没有一个家的感觉。
  左安邦度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带上司机,撇下新来的秘书,两人去了宁德县。
  司机一直都不知道他要去宁德县干嘛,做为一个司机,他从不多言,再说,他非常了解左安邦的为人,左安邦有性格,有点喜怒无常。
  到了宁德县后,司机不得不问,“进城吗?书记。”
  左安邦说,“去水库。”
  提到水库,司机就在心里多想了几圈。
  上次他陪老板出来钓鱼,当时还有宁德县县委书记查德忠,前任秘书小谭。后来陪着他一起去了枫林禅寺。

  他就暗自道,老板该不会要去寺庙吧!
  上次他没有跟过去,留在下面车上。
  回来的时候,老板脸色不好,看起来很生气。
  而这次他不叫秘书,只让自己陪他,司机就在心里暗道,八成要去寺庙。
  果然,到了水库之后,左安邦说,“你把车停下。”
  还是以前的老地方,只不过那时是夏天,现在是秋天。转眼间,又是一年了。
  左安邦不紧不慢地走着,象不经意间,来到了山脚下。枫林禅寺就在头顶。
  左安邦不急不徐,慢慢朝山上走去。司机远远跟着,不敢太落后。
  到了寺庙前,左安邦道,“你在这里等我。”

  看着左安邦走进去,司机在外面的石头上坐下,点了支烟慢慢抽。
  左安邦戴着一付墨镜,衣领竖起来,给人一种电视里特工的模样。到了大雄宝殿,左安邦从身上掏出钱包,抽出几张票子,塞进功德箱里。
  这一切,看起来做得很随意。
  左安邦走近一名小和尚,“方丈大师在吗?”
  小和尚早就看到他刚才的举动,能出手好几百的,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见对方要找方丈,他马上去汇报。

  不一会儿,小和尚又来了。
  “这位施主,方丈有请。”
  左安邦跟着他进了方丈室,方丈坐在那里,吩咐小和尚倒茶。抬头看着左安邦,方丈并没有过度谄媚,却一眼认出了左安邦。这位就是上次,抚袖而去的人。
  左安邦坐在那里,取了墨镜,“方丈大师,我又来了。”

  方丈道,“来了好,喝茶吧!”
  左安邦说,“我想知道你上次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方丈道,“难道你一直没有领悟出来?”
  左安邦摇头,如果领悟到了,自己又怎么可能再次过来?这一年时间里,他经常想起这句话。
  为什么自己的仕途,会遇水而衰,遇火而竭?
  以前他不相信什么迷信,现在,他突然很想知道,什么叫做遇水而衰,与火而竭?
  关系到自己的仕途,他不得不重视。
  毕竟这些年以来,他真的走得很不顺。原本不被他重视的这句话,再次让他动了念头。
  方丈看着他的目光,就跟他说起了金木水火土五行之间的相生相克。
  其实五行是这么回事……

  方丈说,“遇水而竭,可能是你会遇上属水属火的人。他(她)能影响你的仕途,能改变你的气数。原本十分旺盛的你,可能因此而渐渐衰竭。”
  左安邦问,“要怎么才知道,对方属什么?”
  方丈说,“这就要看对方的生辰八字了。可不是三方两语解释得通的。比喻说,人有五行缺水,他就会取个名字补水,或水字旁,三点水旁边,如,江,海,河,洋等等这些都可以。不过,凡是取这种名字的人,都是缺水而才补水。”
  方丈告诉他,“你多留意下,看看身边哪些人是这两种属性,他们会对你产生影响。”
  左安邦沉默了半晌,遇水而衰,遇火而竭,怎么会这样?他看着方丈,“借纸笔用一下。”
  小和尚马上拿来纸笔,左安邦接过来,用毛笔写下二个字。“你帮我看看?”
  方丈问,有没有生辰八字?
  没有,你就从字面上推算一下。
  方丈点点头,掐指一算。嘴里念念有词。
  第1029章醉翁之意方丈室里很安静,左安邦很严肃,小和尚早就退出去。

  方丈掐指一算,半晌之后,猛地睁开眼睛。
  左安邦看到他的目光,从眸子里暴射出来。一种慑人的气势,让这个房间里,多了一丝严肃。
  可方丈却并不急于说话,拇指掐着中指。左安邦可有些急了,“究竟怎么样了?”
  方丈看着他,“不好!”
  此人五行俱全,属火,再取名字补火,无疑是更旺了。这对你是大大不利。
  左安邦心里一沉。属火的人,再补火?这是什么理论?左安邦对这些并不了解,他只是觉得方丈这么说,对自己似乎很不利。
  “那你再看看这个?”
  接着,他又写下了另一个人的名字,三个字。

  方丈的目光落在纸上,暗道,此人的功底倒是不错,奈何有些急躁。咋看之下,没什么不妥,可仔细分晰起来,还是有欠缺的。
  方丈又算了一阵,依然是摇头。
  “施主,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人比刚才那位,有之甚而无不及。凝水成霜,成冰,化雪,都对你极为不利。你若与此类人长期同事,恐怕不妥。”
  左安邦问,“有没有化解之法?”
  方丈道,“没有!”
  没有?
  左安邦看着他时,心里恼火了。
  你不是号称大师吗?居然连个化解之法都没有?没有化解之法的大师还叫大师?

  顾秋看着方丈,方丈道,“没有即有,有即没有。”
  左安邦最恨装B的人,日,有你就快说啊,跟我玩什么禅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最近很不顺利,他是不会过来问禅的。
  方丈喝了口茶,“还记得我上次说的那句话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
  退,忍!
  左安邦把杯子重重地放下,又是退,又是忍!左家的历史上,何曾有过如此屈辱?
  要是自己能退,能忍的话,何至于此?
  左安邦觉得,这个老和尚说的,尽是一些废话,这哪是什么禅机?
  方丈说,“施主,送你一句话吧,你可曾记得,弥勒佛前面的对联?”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天下可笑之人。
  方丈说,“也许你并不相信,但是你仔细想想,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缩,这并不是什么耻辱。韩信当年,能忍*之辱,施主您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
  左安邦站起来,“我走了!”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

  方丈看着他,晃着脑袋,这人太固执了。
  小和尚恭送他离开,看到方丈在那里发愣。他就问,“方丈大师,他是谁?”
  方丈看了小和尚一眼,“不该问的少问!”
  小和尚吐吐舌头,望着左安邦渐渐远去的背影。
  从山上下来,左安邦对司机说,“你不要管我,我自己走走。”
  看他一个人走在水库边上,也不知道心里想什么。
  司机只能开着车子,不紧不慢地跟着。
  左安邦想到这些事,心里总是有些气愤。他有些怀疑,这个方丈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遇水而衰,遇火而竭?
  乱七八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