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18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虽然只是一个字,但声音之大犹如打雷一般,而且,死字里夹杂的愤怒铺天盖地。
  全场猛一抬头,只见一个熟悉的青年一把撤掉头上的鸭舌帽和眼镜,并指如剑的摇指华西年,厉吼道:“敢打老子的女人,我张大雕要你死!”
  张大雕这名字一出,全场犹如炸锅一般,尤其是那句“我张大雕要你死”,连当头的烈日都压不住那股刺骨的寒意。
  全场震惊!
  黄蕾震惊!
  大人物震惊!
  吴茱萸震惊!

  高乔和学生们更震惊!
  尤其是赵沟渠,脑子里只觉得轰轰作响:“啥,他……他他他……张老师就是张大雕?”
  华西年则扑通一声跌坐在地,失声道:“你……张……张大雕?”
  “是我!”张大雕飞奔而下,怒发冲冠冲上拍卖台,一把扣住华西年的咽喉举了起来,眼神如刀道:“敢打老子的女人,你特么好大的狗胆!”
  “呃,不……”华西年惊恐的大叫,因为他看到了张大雕眼里的真实杀意!
  愤怒的张大雕在先天生命力的加持下,一巴掌抽在他的左腮帮子上!
  人们清清楚楚的看到,华西年的左脸直接破碎了,然后哇的出几颗牙齿。
  可这还只是开始,只见张大雕血红着眼睛,再度抡起巴掌,又重,又恨,又凶残的疯狂抽打,一边抽打还边怒吼:“我叫你骂,我叫你骂……骂呀,怎么不骂了,什么叽霸红二代,你特么就是个垃圾,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戏调良家妇女,你特么胆子长毛了是不是!”

  “我噗,我噗,我再噗……”
  华西年一吐再吐,直到吐无可吐后,整个左脸完全烂掉了,就像一块混合在血肉的破抹布,那种惨状,别说是华西年了,连观众们看着都痛。偏偏,他喊叫不出,又无法挣扎反抗,因为张大雕一直掐着他的颈动脉,那情景就像上吊的人一样,连抬手臂的气力都没有。
  一吐再吐中,完全被打懵的华西年彻头彻尾的变成为了“无齿之徒”,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你特么不是想多玩我女朋友几天吗,老子以后就让你玩过够!”暴怒不减的张大雕一抬膝盖,把华西年猛的顶得离地而起,然后死狗般摔落在地。

  这一顶,有人分明听到鸡蛋的破碎声,而华西年也的确是鸡飞蛋打了,虾米般张着“血盆大口”,在地上扭曲翻滚,直到这时候,他才有机会发出杀猪似的嚎叫声。听得全场的人背脊发冷,牙齿发酸——那得有多痛才能发出这种嚎叫啊?
  “舒服吧?”张大雕还不打算放过他,一脚踩在他的耳门上,迫使他的左脸紧紧地的贴在地上,然后一把拽住他的右手用力一板一拧,嘴里还咬牙切齿道,“打女人舒不舒服?”
  华西年哪还开得了口啊,这个时候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顽皮孩子手里的布娃娃,被张大雕肆意摔打折磨,偏偏自己又不是布娃娃,而是有血有肉有痛觉的大活人。
  可以说,张大雕今天对他的伤害已经从禸体转移在心灵上了,堂堂红二代,首都的天之骄子,家族的上进青年,狗宝村人眼中的大人物,居然被人像死狗般虐打,最后还要被践踏在脚下,这简直比杀了他更加难以接受。

  “舒不舒服!”张大雕雷霆般怒吼道。同时,随着怒吼声,华西年的右臂发出一连串的骨节破碎声,紧接着,众人就看见华西年的手臂变成了麻花!
  “啊——”
  华西年撕心裂肺的惨叫着,他真的想立刻休克过去,但可恶的张大雕一边折磨他,还一边用先天生命力护住他的心脉,使得他无法休克,并清清楚楚的享受那种非人的酷刑和人格的羞辱。
  可以说,这个时候的华西年,绝望和无助占据他的整个大脑,而现场更是死寂一片,胆小的女孩子甚至捂住嘴,闭上眼睛,不敢看,也不敢尖叫。
  那个大人物也傻了眼,他没想到这个眼光帅气的小伙脾气如此暴躁,性格如此凶残,而且好像还是个练家子,只有自己的近身保镖才有这等手段。
  事实上,张大雕的前世是洞玄子,洞玄子原本就是个与天地争寿的修道者,逆天杀人那是家常便饭,只是,张大雕刚苏醒前世的记忆不到一年,更多的是继承了修炼和医学上的记忆,凶残的一面依然藏得很深。
  可是,华西年当众抢他的女人也就罢了,毕竟,女人不是说抢就能抢的,可他不该打黄蕾,甚至当众说出“多年玩几天”的话,于是,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洞玄子的凶残记忆苏醒了!
  还好,张大雕没有失去理智,虽说之前他就说过要华西年死,但毕竟还是不敢杀人,一来,杀人是犯法的,二来,当众杀人的话,会让女孩子们做噩梦,当然,把人打残也是犯法的,但性质却天差地别。
  毕竟,谁都无法容忍女朋友被人当众辱骂戏调,做出点出格的事情也是值得理解的,还有就是,张大雕知道华西年过了今日就要完蛋了,对于一个将要完蛋的人,估计也没人会去维护他。
  “够……够了!”黄蕾壮着胆子喊了一句,说实话,现在的张大雕已经让她感到害怕了,不过,这种害怕却是幸福的,怎么说,张大雕也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变得这么凶残的,这是在乎自己的表现,能做这种男人的女人,以后肯定是很安全的。
  女人,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
  “呸,便宜你这垃圾了!”张大雕吐了死狗般的华西年一口,对远处的张二雕道,“给江小满打个电话,让她来处理一下这条死狗,可千万别让他死了,接下来还有好戏让他看呢!”
  “哦!”张二雕急忙给江小满打了个电话。
  见张大雕终于恢复了理智,众人都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尤其是赵沟渠,直到这时候,他才惊出了一身冷汗,心惊胆战的想:“我的妈呀,幸好老爸及时提醒了我,要不然,惹了这凶残的家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而黄蕾则小心翼翼的靠近张大雕,用袖子试着去擦张大雕脸上的血迹,还弱弱的说道:“你……你别生气嘛,不值得。”
  张大雕居然笑了笑,反而安慰她:“别怕,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打你的,我发誓!”
  黄蕾的泪水夺眶而出,一头扎进张大雕怀里哭了起来。
  栈道上,吴茱萸心肝抽痛,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肝被人挖走了,同时鼻子一酸,也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而在不远处,高乔也神色一黯,所有的憧憬与美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心里好失落,好伤感。
  不多时,江小满带着医护人员赶到了,她亲自检查了一下华西年的伤势,严厉的责备道:“张大雕,你下手也太狠了,我也只能用针灸护住他的心脉,能不能救活都还是个未知数呢”
  “他的死活与我有关系吗?”张大雕翻了个白眼,“我叫你来,只是让你稳住他的伤势,好让他看完这场戏,之后,估计以他犯下的罪行,也不用再救治了,直接就可以拉出去枪毙!”
  江小满吃了一惊:“什么罪行?”
  “开始吧!”张大雕一抬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