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3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朦朦胧胧中感觉到有人在解自己的衣服,他就伸手一抱,把人家抱在怀里。
  曹慧已经离婚了,万小华也不在身边,对于这个长期缺女人的男人来说,此刻更是一种机会。
  因此,陪酒女孩没怎么反抗,就被左安邦摸遍了全身。
  衣服,说不清是左安邦脱的,还是她自己脱的,反正两个人就在床上,光溜溜的,发生了一切。
  旭日东升,酒店的房间里,充满着一种暧昧的气息。
  左安邦醒来的时候,发现怀里的女子,当时心里震惊了一下。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和对方已经那样了。
  他在脑海里,迅速整理了一下思绪。
  昨天晚上喝酒的事,他当然记得。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有些糊涂。
  不过他依然有些印象,自己和人家这一切,注定已经发生了。
  当他想坐起来的时候,陪酒女孩醒了。
  看到左安邦那脸惊讶,她倒是没什么不习惯的。光着身子坐起来,“你昨天晚上喝醉了,是我把你送过来的。”

  左安邦没有说话,陪酒女孩道,“后来你吐了,吐得一塌糊涂。我看你醉成这样,就把你的衣服给脱了,可没想到你这么猛。”
  左安邦起了床,走进卫生间里。
  镜子里,自己浑身上下,全都是红印子。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么多印子,他突然有些生气。
  洗了澡出来,左安邦就开始穿衣服。
  陪酒女孩看到他不高兴,也不再说话了,只是扯着被子拦在胸前。左安邦穿好衣服,系上领带。
  转身就要走,陪酒女孩喊了一句,“喂——”
  “还有事吗?”
  “你就要走了?”
  陪酒女孩轻声说了一句,左安邦反应过来,从包里随手掏了几张红票子,往床上一扔。
  “我警告你,昨天晚上所说的话和所发生的事,半个字也不能跟人家说,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说完,扔了这些钱。

  左安邦就头也不回把门关上,离开了。
  陪酒女孩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你还是送他到附近的酒店吧,这样也不是办法。我看他这人,非富则贵,你就帮他一回,说不定还有奇遇呢!”
  奇遇?
  却***狗屎奇遇。
  陪酒女孩苦笑道。捡起床上的钱,数了数,九百块。够了,也不亏。加上自己拿的二百,有一千一了。
  想开点吧,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想着自己昨天晚上的天真,她就苦笑了。这就是所谓的奇遇?不过遇上这人,还真是奇了。
  也算是个奇葩吧!
  她来到浴室里,洗了个澡。
  要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昨天晚上干嘛这么卖力?
  当她洗了澡出来,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几个很粗的牙齿印,那么明显,那么突兀。
  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碰到的,最奇怪的人,也是最没有人情味的人,一般的男人都不会这样,唯独这个人心好狠,那阴沉的目光吓死人了。

  碰上这样的主,不要说奇遇,没有出问题已经很幸运了,女孩匆匆洗了澡,穿上衣服离开酒店。
  左安邦出了酒店,正准备打车,一辆黑色的奥迪开过来,“左书记,你怎么在这里?”
  坐这车的,正是市委秘书长。
  不知为什么,左安邦看到他,心里竟然有些不痛快。
  秘书长当然不知道原因,他只是路过,于是就停下来打招呼,并打开门,请左安邦上车。
  左安邦上了车,一句话也没说,秘书长呢,看他脸色不好,目光瞟过之下,猛然发现他衬衣下,隐隐可见的吻痕,心里就猛地一跳。
  原来他在这里私会情人!
  秘书长心里冒出这个念头,连自己都有些惊讶。

  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象左安邦目前的现状,有个把情人,这也正常。
  真要是说没有,才不正常呢。
  可他们毕竟是体制内的人,就算是真有,也不能说。秘书长突然发现,自己不应该停车,更不应该让左安邦上车。
  看到他,纯当没看见,这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可世上没有后悔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但愿左安邦不会那么斤斤计较。
  回到市里,秘书长问,“书记要去哪?”
  左安邦话也没说,到了市委就下车。
  秘书长回到家里,就有些后悔。
  感觉今天做了件不安心的事。就在他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接到顾秋的电话,顾秋说要他去市委办公室,有事情跟他谈谈,秘书长又往办公室赶。
  左安邦呢,在办公室里呆了一会,昨天晚上的事,总觉得有些荒唐。自己堂堂一个厅级干部,居然去那种小店里。

  想到这事,左安邦都觉得不可思议。
  可他却想起那个陪酒小姐的话,对方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说的话,的确有些道理。
  左安邦靠在椅子上,那些情景,一幕一幕的,出现在脑海里。
  对方的确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陪酒小姐,那种风月场所,随处可见。左安邦站起来,到卫生间里解开了衬衣上的扣子,看到脖子上那些印痕,他的脸就阴沉下来。

  在办公室里呆了一阵,左安邦觉得没什么意思,关了门,准备回家。
  不料刚下楼,就看到秘书长在跟顾秋打招呼。
  顾秋和秘书长碰了个面,谈了一会,准备离开。哪料到左安邦下楼来了。
  秘书长的目光看到左安邦的时候,发现左安邦的脸色,忽地变了。
  这时,秘书长心里一紧。
  一种不好的念头,在脑海里冒出来。

  顾秋也看到左安邦了,喊了句,“左书记。”
  左安邦一言不发,背着手下楼。
  哎,没有人招他惹他,他凭什么这付脸色?
  顾秋觉得有些奇怪,而秘书长呢,心里非常清楚。刚才与左安邦四目相对,他的眼神那么可怕,一定是怀疑自己跟顾市长说了什么?
  可这种事情,自己会随便说吗?
  有时,偏偏就这么巧。
  左安邦怎么能够不去怀疑?自己从酒店出来,被秘书长碰到。凭着官场中人这些人的头脑,自然能想到一些什么。
  更让他心里不爽的事,自己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来了。
  秘书长回到办公室,左右觉得这事情,需要跟左安邦解释一下。
  解释,也是一个令人很纠结的问题。
  就算是去解释,他心里会怎么想?
  秘书长坐在办公室里,完全有些乱了分寸。
  虽然他是常委之一,可他这个常委,跟其他常委是不同的。他跟左安邦的关系,更应该亲近一些。
  秘书长,一般都是班子一把手钦点。就象政府秘书长一样,必须由市长提名。
  顾秋当然不知道左安邦为什么又不高兴了,他下了班就回家。从彤为他熬鸡汤,又泡了参茶。
  顾秋的日子,过得挺充实,挺温馨的。

  所以有人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绝对有一个好的女人。而从彤,就是顾秋成功的保障。
  象左安邦,其实也可以做得很成功,无奈他后院不稳,老婆经常给他出难题。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曹慧的存在,也乱了左安邦的心思,使他没办法全心投入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