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3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饭店里,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客人,老板招呼着他们。可这些客人,都不是来吃大餐的,没有人上二楼包厢。
  老板就在那里耐闷了,楼上大半天也不见有其他人过来,看来那位客人是过来喝闷酒的。
  于是他琢磨了一下,拿起座机打了个电话,“你过来一下,我这里有位客人需要陪酒。对!快点。”
  左安邦喝得正爽,外面有人敲门,他以为是送菜来的。可没想到,进来一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
  年约二十二三岁,满面桃花,看她纹着的眉毛和涂的口红,还有眼角飞舞的轻佻,肯定不是一位良家妇女。
  迎风摇柳般的腰肢,还有那夸张的大胸,给人一种很直观的刺激。

  换了以前,左安邦肯定要把人家赶出去。但今天,他却突然觉得有些寂寞。
  对方进来,笑眯眯地道,“怎么一个人喝闷酒?我来给你倒酒吧!”
  左安邦看了她一眼,那种很浓的香水味,让他感觉得有些不太真实。眼前这女子,虽然说不上绝色之姿,但这些浓妆艳抹下,只要五官不是太难看的女子,打扮起来都很漂亮的。
  看到左安邦用这种眼神打量着自己,女孩微微一笑,抓起瓶子给左安邦倒酒。
  同时娇嗔道,“干嘛这样看人家?”
  左安邦不说话,她就走过来,坐在左安邦身边,“你心情不好?”
  随手捏起杯子,凑到左安邦嘴边。
  左安邦看着她,伸手把杯子拿过来,一口就喝了。
  这名女子一直打量着左安邦,柔声道,“我陪你喝点吧?”

  左安邦没有说话,女子自做主张,走出来喊,“服务员,再来一套餐具。”
  餐具很快就送过来了,她坐在左安邦身边,“心情不好没有关系,我陪你喝酒,一醉解千愁。醉过之后,什么都忘了。”
  满上两杯酒,左安邦终于说话了,“你懂什么?醉了之后就真能忘记?怎么可能。”
  女孩道:“你不信?反正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我就喝酒,喝醉了睡一觉,第二天醒来,就什么都忘了。然后整理一下心情,重新出发。这有什么?人生本来就是如此,反反复复,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所以我们不能只停留在过去悲伤的阴影里。说实在的,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管发生再大的事,我认为,都可以重新再来。关键是,你的心态。”
  左安邦拧起眉头,看到这名女子。一个看着不怎么起眼的女子,居然能有这般见解?
  她重新打量着对方,“真有这么简单?”
  对方肯定地道,“当然,很简单的,这没什么啊?不过首先,你自己要懂得放下。心里不要装太多的东西。人心就那么大,装的东西多了,会活得很累!”
  左安邦惊讶了,定定地看着这名陪酒女子很久,“来!喝酒!”

  终于主动叫人家喝酒了,陪酒女孩笑了起来,“喝酒!”
  碰——看着左安邦把一大杯酒喝下去,陪酒女孩笑了起来,“瞧你这喝法,一瓶酒恐怕不够。”
  左安邦说,“不够再来,叫老板再来一瓶。”
  陪酒女孩知道,这里的酒虽然是A货,但钱不会少收你一毛。不过陪人喝酒,她能拿到部分提成。
  于是又跑出来,叫老板再来一瓶。
  两人在包厢里喝酒,左安邦跟她聊天,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畅。
  陪酒女孩道,“你好象有心事?”
  岂只是好象,本来就有。
  只不过,他的心思很重,不轻易跟人讲起这事。象左安邦这样的人物,跟熟人自然不会开这个口,今天这是碰到陌生人,或许这样没有压力吧!

  左安邦看着这个女孩,“你好象知道很多事?”
  陪酒女孩一付很老练的模样,“也不是说知道很多,只是见的人多了,碰到的事多了,看透了。”
  呵,看透了?
  说起来容易,其实很不易。一般人,岂能轻易看透?
  什么叫看透?左安邦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真若是看透了,你还在这里陪酒?

  不过他倒是觉得,这个女孩子虽然粉抹得多了点,但总的来说,还算是耐看。至少她笑的时候,地上没有多一层白色的粉末。
  陪酒女孩频频举杯,跟左安邦喝酒。
  左安邦每次都是一口一杯,而她呢,喝一点点。陪酒陪酒嘛,陪你喝酒,让你尽兴,让你高兴。然后你掏钱的时候,痛快点就行了。
  陪酒,是一种有偿服务。
  但这也是她赖以生存的一种方式。
  左安邦呢,今天本来就是出来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有人陪他喝酒,陪他说话,又不用担心什么,因此,今天喝得很痛快。
  二瓶酒,很快就要喝完了。
  陪酒女孩却有些担心,不行啊,万一他喝醉了,谁来买单?
  晚了,等她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左安邦已经醉了。
  两瓶白酒,陪酒女孩顶多喝了三四两的样子,瓶子里还剩不到三两。这样说,左安邦已经喝了一斤多。
  见他趴在那里,陪酒女孩站起来,挽着左安邦的手,“喂,你真喝醉啦?”

  左安邦没有任何反应,她急得跺脚,“不会陪你喝酒,还要我给你买单吧!”
  “喂,你醒醒,你醒醒!”
  左安邦根本就没有反应,她鼓着嘴,伸手解开了左安邦的西服,从他的口袋里掏出钱包。还好,钱是有的。足有一万左右。
  看到钱包里这么多现金,她一点都不担心了。
  为左安邦买了单,又拿了二百块钱。这是自己的小费,可不能白陪了他一回。
  店里的老板说,“你还是送他到附近的酒店吧,这样也不是办法。我看他这人,非富则贵,你就帮他一回,说不定还有奇遇呢!”

  陪酒女孩子想了想。“那你帮我叫个车!”
  老板叫来的士,帮她把左安邦扶到车上。反正左安邦有钱,她就叫司机把车开到省城,最有档次的大酒店。
  其实省城有名的酒店,有四五家,都是五星的。
  的士送两人到酒店,又叫保安帮忙,扶左安邦去大厅沙发上坐下,她就拿了钱包去开房。
  整个过程,左安邦都不知情。
  保安把他送到房间里,陪酒女孩坐在那里,打量着左安邦。
  店老板说的那句话,一直在她耳边响起。,“你还是送他到附近的酒店吧,这样也不是办法。我看他这人,非富则贵,你就帮他一回,说不定还有奇遇呢!”
  奇遇?
  她就笑了起来。
  在这个充满**的大都市,所谓的奇迹无处不在。
  有多少人一夜之间变成爆发户,也有多少人一夜之间,在**上输个精光。

  还有多少女孩子,迷失在这种灯红酒绿的场所。
  她们为了自己的梦想,在极力挣扎。
  或许有一天,她们真的会在这种场所里,遇到所谓的真命天子,从此改变她们的命运。
  这种际遇,无处不在。
  十点多的时候,左安邦突然发作了,身子一扑,趴在床边吐了起来。
  呕呕呕——一连吐了很多,垃圾都满了一半。
  陪酒女孩叫来了服务员,把房间里打扫一遍,打开窗户通风。
  等服务员走后,她就去脱左安邦的衣服。

  左安邦吐了一阵,心里舒服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