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3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当初做了思想准备,可他们这些人,享受惯了,谁愿意受这个罪?
  后来的几次常委会议上,大家似乎意识到,现在的宁德市,不再是左安邦一家独大的时候,顾秋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
  而且顾秋的份量,将越来越重。
  他们知道,照这样下去,左安邦迟早要被调走。
  宁雪虹在奇州,当然也关注着这边的一切。
  听说左安邦在这次较量中,损失巨大,说实在的,宁雪虹并不怜惜他。她觉得左安邦这人,肚量太小,容不下人,所以他成不了大事。
  离开宁德之后,宁雪虹也不想跟左安邦再斗来斗去,她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很多人都知道,宁雪虹是一个不愿服输的人,而且是个工作狂。

  奇州的经济,在她的努力下,再次腾飞。
  宁雪虹很注重细节,事无大小,只要她知道了,她肯定要处理好。而且她也喜欢深入群众,了解最直接,最真实的一面。
  所以下面的人,根本就骗不到她。
  相当一段时间内,有人意识到,宁雪虹在和宁德较劲。她要和宁德一较高下似的。
  其实不然,她这是在和顾秋赛跑,看看谁能够真正带领地方,实现更长远的目标。
  而顾秋提出的,打造特色城市,五个市县,五种特色,这个方案得到阳书记的认同之后,省委对他们的扶持力度,是相当不错的。
  有了省委的支持,下面工作起来,自然就更得力。因此,不到一年时间,宁德地方特色渐渐有了起色。
  但是阳书记也说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持续发展,要持之以恒。
  在五个城市之中,顾秋最满意的,还是达州。
  达州是他一手打造起来的,当初在城市规划和设计的时候,他心里就有谱。后来葛书铭接他的班,按他的路线走。
  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政府对土地和自然环境的控制与保护,做得很到位。
  因此,达州几年之后,成了一个青山绿水之地。
  很多地产商到达州投资,兴建的都是高档住宅小区和别墅群。整个地区,达州的自然绿化,在全省乃是赫赫有名的。
  左安邦沉默之后,顾秋就象一只挣脱了束缚的雄鹰,翱翔在空中。
  左安邦发现,最近自己的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
  晚上睡不好,精神状态差,虽然他一直用药在抑制,但是身体却不见好,反而更差了。
  前段时间,在省里开会的时候,上面点名表扬了宁德班子在城市建设和打造地方特色中,取得非常不错的成绩。
  尽管这样,左安邦并没有高兴多少。

  因为在最近一年以来,他对地方的经济建设,并没有付出多少努力。这一点,他心里非常清楚。
  而且顾秋提出的打造地方特色经济,自己是持反对态度的,所以,这个表扬,并不是给他的。
  左安邦心里明白,这中间,大部分是他顾秋的功劳。而且经过一年之后,竹昌高速,已经完成了四分之三的工程,估计还有不到三个月时间,就能峻工。
  至于与奇宁接轨的部分,也正在兴建,工程进度非常不错。
  省领导的表扬,并没有特别指出,这是顾秋的功劳,但是左安邦总是觉得,这一切,与自己没多大关系。
  为人如果太较真,就容易对号入座。
  左安邦就是这样的人。
  在一定的程度上,他的思想比一般人可能不太一样。因此,会议开完,他有些闷闷不乐。
  前任秘书小谭出事之后,他换了一个新的秘书。
  把司机和秘书支开之后,他一个人背着手,走在大街上。此刻已经是秋天,落叶满天飞。
  大街上,种着太多的法国梧桐。
  一排排的,看上去十分整齐。
  庞大的树冠,让整个大街,笼罩在这种树荫下。
  夏日的季节里,倒是十分凉爽。可到秋天,却变得异常的萧条。走在这样一条大街上,有人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有人心中,无端生出一些悲凉。
  左安邦其实也是一个感情腻的人,可却不知为何,看到这般秋景,心里凉凉的。

  宽敞的大道,行人很少。
  又是傍晚时分,暮色沉沉。
  左安邦穿着一身深色的西服,白色衬衣,鲜艳的领带,让他看起来,依然那么年轻。
  虽然马上快四十岁了,这并不影响他的气质。如果不是最近,他极度低弥,他看起来还在更有魅力一些。
  就目前这社会,左安邦这种状态的男人,应该属于成功男士的一种。
  年不过四十,长相英俊,身材高大,又是堂堂地方领导。象他这个年纪,这种成就的人并不多见。
  所以,有人说,他们这种男人,属于少女杀手级别的人物。可左安邦在感情这方面,看得比较淡薄。
  或许是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爱好也不一样。
  左安邦从小,立志于做一个优秀的男人,他要证明自己比别人强。而且,他又是那种十分执着的人。
  这一点,左晓静心里清楚。

  在左家这种大环境下熏陶下,左安邦的成长,自然与左系有很大的关系。
  按理说,今天应该是一个很高兴的日子,可左安邦却开心不起来。他沿着大街,漫无目的地行走。
  前面有一家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小店。
  饭店里,没几个人。
  左安邦停顿了下,走过去。

  一位四十出头的男子马上迎上来,“您好,请问几个人?”
  随手递上一支烟,左安邦摆摆手,“一个人,有包厢吗?”
  老板心里觉得奇怪,却马上回味过来,“有,有!”
  一个大男人吃饭,还要包厢,呵呵……
  他打量着左安邦,料定他不是普通的客人。于是将他引到二楼一个干净的包厢里。
  “您坐,需要喝点什么酒?”
  左安邦道,“菜你看着点,四五样就够了。”
  老板说,“好的,我们这里有糖醋鱼,清蒸……”左安邦不耐烦地一挥手,“拿手的上。”
  “好的,酒呢?”
  左安邦看着他,“有茅台吗?五粮液也行。”
  额!
  这种小店,哪来的五粮液,茅台?老板道:“有,有!您稍等。马上就来。”
  说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那里,迟疑的问,“这位老板,需要人陪酒吗?我可以帮您叫一个年轻点的女孩子过来。”
  左安邦很不客气,“不要,不要,你快点。”
  饭店老板走出来,嘀咕着,“奇怪了,一个人要个包厢,点这么多菜,还喝茅台,居然不要小姐?”
  这时,老板娘看他在那里发愣,就问了一句,“你这是在干嘛?”
  老板缓过神来,“刚才那人好奇怪的。又是好菜又是茅台,我问他要不要小姐,他居然生气把我赶出来。”
  “你笨死了,人家可能是约了人。别犯傻了,快安排厨房吧!”
  “哎,那个酒!”
  “隔壁不是有吗,你拿一瓶不就行了。”

  “可那是A货!”
  老板娘瞪了一眼,“叫你去就去,那么笨。”
  左安邦在包厢里,一个人自顾自暇喝着酒。
  说实在的,他喝出这酒,有点不太对劲,但是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瓶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