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2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程暮雪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顾秋才回到沙发上坐下。
  转眼又过了三天,左安邦出院了。
  关于小谭的问题,一直拖着迟迟未决。
  现在左安邦终于有时间管这事,顾秋想看看,他究竟要怎么处理?
  其实在这几天时间里,纪委那边的人,早已经在暗中调查了小谭,把具体的情况都及时向左安邦汇报。
  他出院之后,只是做个形式。
  而顾秋呢,因为左晓静一再跟他要求,不要跟左安邦较劲了,所以他没有落井下石。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左安邦至少知道,自己该不该回避。
  要是他不回避,反而插手这事,就太不地道了。

  而在他刚刚出院这天,省委领导找他谈话。
  左安邦走的时候,看起来身体还是有些虚弱。
  省委曾秘书长对左安邦说,“你这是怎么回事?也太大意了吧?自己的贴身秘书出事,这不是生生打你的脸嘛,现在你说,你说,怎么跟阳书记去求情?”
  左安邦道,“是不是姓顾的又在省委领导面前,搬弄是非?”

  曾秘书长这回说了公道话,“这倒是没有,他一直没有来过。但这事情,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完全用不着落井下石。因为你的处境已经很尴尬了。”
  左安邦没说话,曾秘书长说,“调查清楚了没有?小谭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左安邦叹了口气,“还不是一时犯傻,误入歧途。”
  曾秘书长道,“安邦啊,我是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就看你怎么跟阳书记解释。不过我看,你和顾秋,注定不能在一个班子里,也许分开更好。这样下去,对你对他都不利!”
  左安邦听到这话,心里就不痛快了,“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这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
  曾秘书长和左安邦谈话,随后,又是省委副书记。
  副书记这人,一向都很温和的。他的风格和阳书记差不多,没太多的脾气。
  有人说,这叫修养。
  以前副书记在下面当一把手的时候,有人指着他的鼻子骂人,他居然也是笑呵呵地对着人家。

  左安邦坐在那里等,很快就听到副书记的声音,副书记道,“安邦同志,你来啦?”
  左安邦马上站起来,“书记好!”
  副书记摆摆手,“你能来就好。身体怎么样了?你还年轻,可不能总是这样病殃殃的。没有好的身体,怎么抓工作啊?老革命都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左安邦也没说什么,副书记坐下来,“关于你那秘书的事,你们处理得怎么样了?”
  左安邦在心里恼,这事闹得天下人皆知,小谭这种人物,未免小题大作了吧?
  他怀疑,这是顾秋在故意放风,败坏他的名声。
  副书记道,“你是宁德市委一把手,以身作则,是最起码的原则。既然自己身边的人有问题,你应该毫不犹豫,马上做出正确的决定。”
  左安邦说,“这事我已经回避了,由市纪委在处理。”
  副书记说,“回避好,的确应该回避。虽然他犯的错误不是很严重,但也是犯了错,必须追究,否则以后谁都可以胡作非为了。”
  副书记拿了支烟点上,“听说你和顾秋同志两个不和?这是什么情况?”
  左安邦说:“书记,这个人太不象话了。不就是因为我上次批评了他,可我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只是为了纠正党纪党风,他犯得着这样做?太恶劣了,这种行为,要不得。”
  副书记道,“安邦同志,有句话我要劝你。”

  “你是一把手,他虽然与你平级,但是在我国,党领导一切的原则下,你是他的上级。上级与下级沟通不够,那是你的问题。就象我,如果下面的同志跟我沟通不好,那是我不对。我没有及时了解他们的想法。做为一个领导,是必须有责任感的。”
  看到左安邦一脸不服,副书记说,“当然,我说的并不是指你有错,而且工作方式和方法的问题。什么叫领导艺术?你能把下面的人管得服服贴贴,这就是领导艺术。”
  左安邦越听心里越不爽,这是在骂自己啊。
  上面估计已经统一了意见,这次谈话,看来针对自己的多一些。可他却没有想到,以前他说顾秋有经济问题,揪着傅玉成夜访顾秋的事不放,组织上找顾秋谈话的时候,顾秋是什么心情?
  所以,做人,将心比心很重要。
  如果他能想到今天,当初就不会这样针对顾秋,搞得大家都没面子。说实在的,省委对宁德班子最近的行为,感到很失望。

  几个重要领导甚至决定,把班子调整一下,这事,左安邦可能还不知道。
  换了别人的话,早就调开了。
  不动左安邦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前任左书记的人脉还在。
  当然,做为顾秋的老领导杜一文,他也不希望两家再生冲突。不过从长远的打算来看,两人在一起不利于地方发展和稳定。这是杜省长的想法。

  从省委回来,左安邦就变得闷闷不乐。
  纪委崔书记过来请示,“左书记,小谭的事怎么办?”
  左安邦挥了挥手,他不想管。
  这些人,一个个都不让自己省心。想到万先进,这个自己亲手打造的典型,居然是这样的人,太让自己失望了。
  左安邦心里一阵失望,现在呢,小谭也被他拉下水。其实他应该早就想到的,既然万先进出事,小谭哪能清白?
  当初没想这么多,现在丑出大了。
  自从小谭出事,左安邦就极少在电视上露面。
  虽然说不管小谭的事,他还是私下打了招呼。
  毕竟小谭和万先进,知道自己和万小华的事。如果这事捅出去,后果更严重。
  晚上,左定国来到他家里,看到哥哥这么消沉,他就有些气愤。“哥,你不至于吧,一个小小的顾秋,能让你如此丧气?”
  左安邦道,“你知道什么?走吧,不要留在这里,马上回京/”
  左定国说,“不,我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左安邦眼睛一瞪,“我说的话,你听不见吗?”
  看到他真的生气了,左定国才焉下去。
  经过多次较量,左安邦越发有些低沉,顾秋呢,感觉到压力少了许多。否则处处受制于人,不管做什么,左安邦都要压制。
  这段时间,顾秋大力整顿,致力于发展社会经济。竹昌方面,高速公路正在进行,邵氏集团的温泉度假中心,也在风风火火的建设。
  其他方面,也跟以前完全不同。
  顾秋没有对班子进行调整,却在竹昌狠抓了一把工作作风。彻底扭转万先进时期的懒散作风,让他们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顾秋在竹昌开会的时候说了,“你们不要以为竹昌是个穷市,但是我告诉你们,在南阳最贫困的,莫过于清平县。清平这地方,都有机会发展,竹昌跟清平相比,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
  顾秋还说了,“对于工作考核不达标的,我决定跟清平县沟通一下,让你们去清平学习一段时间。直到你们认识了自己为止。”
  这话说得挺吓人的,谁都不想去清平,谁都不愿去清平。那地方,真正的鸟不拉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