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2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省长道,“我特意过来汇报工作的。”
  阳书记笑了,政府那边的事,他也不怎么插手,有事,杜一文就跟他商量一下,两人通个气罢了。
  不过他想,杜一文今天应该不是为了工作而来。
  顾秋参加完了典礼,赶回宁德市。
  从彤还没有回来,她在上海那边,不知道跟陈燕在玩什么去了。不过看到两人的感情很好,顾秋就打心里高兴。
  有时静下来的时候,他还在想,要是哪一天,从彤知道了自己和陈燕的事,她能不能够接受?
  虽然不能指望,两女夜侍一夫,至少顾秋还是希望她能够接受陈燕的。有时从彤跟自己开玩笑,说起这事。
  但这仅仅只是玩笑,当不得真的。
  从竹昌回来之后,顾秋给左晓静打了电话。
  两人再次单独相处,顾秋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别扭,说真的,他对左晓静的感情并不浅,两人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如果两家关系不是敌对,或者说没有其他的因素,顾秋有可能娶了她。可话说回来,娶不娶她,这只是顾秋的决定。

  可人家那边,愿不愿意,又是另一回事。
  从始至终,左书记都没有答应过这门亲事。这一点,顾秋心里非常明白。
  两个人坐在西餐厅,刚开始都没有说话。
  安安静静的,顾秋打量着左晓静。
  先前的短发,大眼睛女孩,如今已经留起了长发,而且长发过肩。一根一根的,看起来很清爽。
  顾秋就这样,打量着她。
  说实在的,左晓静并不是那种,书上说什么国色天香,沉鱼落雁的极品女孩。

  但是她绝对是一个标准的美女,毕竟我国古代数千年,不也只出了四大美女?
  这并不是说,我国古代就只有这四个女孩称得上美女。
  左晓静的特色,在于她的天真,纯洁,率直,可爱。
  所以,很多人见到她的时候,总身不由己地被她这种性格所吸引。但是,人总是在成熟的。
  随时这些年的经历,她渐渐的长大了,成熟了,往日的那份天真不再。
  但这并不代表,她变丑了。
  多了一股稳重,成熟的气息,反而让她看起来,有了一种另类的美。
  女人,总是那么多变。
  她们总是在岁月中,不断改变自己。
  变美,变强,美完善……

  可顾秋,却分明从她的眉宇间,看到那份隐藏的倔强。
  顾秋就在心里猜测,这可能是她在国外这么多年,坚强的原因。看到左晓静目前的改变,还有披肩的秀发,顾秋突然无故地想起一句话,待我长发及腰,你娶我好吗?
  左晓静抬起头来,“你看什么?”
  顾秋说,“看你!”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行为,自己本来就在看她,回味她的过去。左晓静淡淡地道,“有什么变化吗?”
  顾秋说,“变化挺大的。”
  “是吗?”
  左晓静的声音很轻,手里拿着叉子,拿着刀,慢慢地切着牛排。

  她也曾在想,多年以后,两人再次见面,心中还有那份当初的驿动吗?
  也许还有,也许已经不在了。
  左晓静看上去是个十分单纯的女孩子,但是单纯,并不代表没有心思。有时,她们往往把自己的心思藏在心底,从不让人触及。
  你说我变了,你只看到我的外表。

  是的,你说得没错,我正努力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坚强,变得勇敢,变得敢去面对一切。包括失去……
  少女的心思,总是象个谜团一样,令人难解。
  当初左晓静的想法,顾秋是知道的。
  可现在两个坐在一起,再也找不到当初那种感觉。以前两个人的心从不设防,现在不一样了,带着那份小心翼翼。
  生怕触及了某些禁区。
  微变的心里变态,只能让两个人更加敏感。
  顾秋说,“你出去的时候,我依然记那你那大大的眼睛,还有短短的头发。带着一种令人非常喜欢的可爱与率直,看起来你就象一个小女生,有种瓷娃娃般的模样。现在你头发长了,看起来成熟了许多。”
  左晓静默默地把一块牛排放进嘴里,听着顾秋讲自己的变化。她在想,你看到的只是外表,看不到我的心思。
  是的,这些年,一个女孩子带着伤心离开,你知道这是什么滋味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感情更折磨人。
  有人放得下世间的所有一切,他放不下那份情。
  否则世间,怎么又会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历史上,那些凄美感人的事就不说了。
  左晓静的心,变得有些不再平静。
  她想,不应该再跟顾秋谈这个话题,否则自己伪装起来的淡定,就要被击穿了。
  她不想再让人看到,自己那痛哭流泪的样子。
  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这么傻!
  回到祖国已经好几个月,与顾秋见面也不是一二回,但是,都在她这种伪装起来的淡定下,两人匆匆擦肩而过,并没有过多的交谈。
  顾秋呢,他并不喜欢这种西餐。
  他觉得外国人的生活方式,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这种习惯并没什么不好,只是随每个人的爱好罢了。我不吃西餐,并不表示我就不性得上流社会的生活品质。
  真正上流社会的生活品质,并不是靠身上的洋装,桌上的西餐,还有你刻意装扮起来的潮流。
  生活品质,表现的是一种内心世界,你的观念,你的观点,是否达到了某个层次。
  左晓静喜欢西餐,这只是她在外国多年,必须适应那里的环境。所以,这并不难理解。

  看着左晓静在吃,顾秋真的没什么胃口。
  他今天过来,就是想跟左晓静谈谈,两个人好好交流一下。
  可左晓静发现他谈及到自己变化的时候,不经意中,悄悄拨动了她心底的弦。
  于是她抬起头,迎着顾秋的目光。
  “其实你变化也挺大的,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你还是个处级干部,转眼间都正厅了。看来,你蛮适合官场这个环境。”
  她把话题转到这上面,自然就是不希望顾秋再次触及自己的心底。
  顾秋说,“这只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虽然说,我不象别人那样,拼命抓住任何机会,不惜一切代价往上爬。但是,既然进入了这个圈子,我就不能放弃。因为我知道,权力越大,责任才能更大。如果我还在清平县,那我就只能为清平县的群众做点事。其他的,我管不着,也够不着。如果我有朝一日,达到左叔那样的高度,我就能为整个南阳的群众做更多的事。”
  左晓静笑了下,“看起来你的理由挺充足的。”
  顾秋说,“当然,其实你也应该知道,自打我进入这个圈子以来,我从来不做出格的事。工作态度端正,我的出发点都是为民牟利。不乱伸手,不媚上欺下。我的目标,就是为社会创造生活,让广大人民享受这种生活的乐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