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5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锦舟还想再争取什么,被他冷脸制止,她见说不通,只能眼睁睁看来者不善的我,迷惑了她父亲的心智,她 气不过拿起放在桌上的包,“那好,爸爸,我先回去了,今晚也不住了,苍哥还不知道这事,我希望您不要为一 个女人将一世英名毀于一旦,这女人是真的不能留。”
  常老不理她,蹙眉闭上眼,也不挽留,常锦舟深深看了我一眼,我莞尔媚笑,朝她无辜眨眼,她冷笑一声,什 么都没说,也知道说了无济于事,从正厅扬长而去。
  二姨太荫阳怪气啧啧了两声,“哟,老爷说带回红颜知己,我还以为是哪家小门小户的少丨妇丨,或者鼎鼎大名的交 际花,原来是周太太”
  她脸色变得很难看,“这是克死了自己丈夫,又来祸害别人家了?”

  常老刚端起茶水,他听到这句诋毀的话,将茶杯重重砸在桌上,砰地一声,杯盖弹出半尺,掉落在地上,佣人 立刻弯腰去捡,他怒斥,“放肆!谁教你说话这么不荫不阳。何笙来常府小住,祸害什么
  二姨太没好气打量我,“小住?她不是来当六姨太伺候老爷吗。她之前几次来,我就看她不怀好意,那双眼睛 无时无刻不勾人,天生的…”
  她后半句还没有说出口,唐尤拉打断她,手绢往她身上一禅,二姨太意识到差点失言立刻住了口。
  “您不要觉得是个女人进府就是要成为我们这样的身份,何小姐是公丨安丨副部长的遗孀,堂堂正室,身份何其尊 贵,怎会与我们一样”
  二姨太拨弄着自己的耳环,目光很戒备落在我脸上,“可她现在不是了,女人为自己谋出路,看上了常府的势 力和财富,也不是不可能,你怎么就觉得她不会。你是她肚子里蛔虫呀? ”
  唐尤拉笑了笑,“我刚进府,您不也防贼似的防着我吗,可逢年过节老爷送珠宝绫罗,我哪一次不让着您? 就差一点不落都讨您欢心了。您怕的是谁抢了您的东西,只要不抢,您何必计较谁住进来。何小姐继承了亡夫那么 多遗产,怕是瞧不上您稀罕的这点”
  二姨太脸色一变,“我在意的可不是珠宝绫罗!而是老爷,老爷的宠爱,老爷的真心,老爷这个人。这才是我最 看重的,最不愿失去的。你不要偷换概念,过来泼脏我贪财。”
  “是吗?”唐尤拉掌心向上托了托自己的波浪卷,“既然二太太这样说,您下个月的开销就算在我头上,您不 要用了,我贪财”
  “你!”
  二姨太指着她鼻梁,咬牙切齿说不出话,常老不动声色抬眸扫了她一眼,脸上表情更难看。
  坐山观虎斗,唐尤拉还真不是省油的灯,乔苍眼力很准,在常府埋下这样一颗雷,也算他最后一张底牌了。
  唐尤拉起身对常老说,“老爷,我傍晚用了点心,不是很饿,先回房间了。”

  “五太太。”三姨太叫住她朝门外走的身影,她看了看唐尤拉的脸,又看了看我的,赞不绝口说,“我这才发现 ,五太太与何小姐未免太神似,穿上一样的旗袍,活脱脱是孪生姊妹,乔先生也真是有眼光,给老爷淘换到如此货 色,难怪五姨太被宠上了天,不知是不是借了何小姐的光。”
  女人最忌讳被说成是备胎替代品,三姨太踩在了唐尤拉的心尖上,想要激怒她当众出丑,二姨太刚才把火点得 那么旺,常老已经生气了,谁再跳进去谁就是自找烧死。
  听乔苍秘书说过,唐尤拉在常府很讨常老喜欢,她来之后近乎专房之宠,她手腕也强,在那么多模特里脱颖而 出,绝不是池中物。宅子里的女人在她身上受得气可不少,逮着机会自然狠狠的踩,我来之后她日子怕是不好过, 冷嘲热讽势必天天都有,她和我应该是一条战线,但我也得防着她会不会恼羞成怒反目为仇。
  唐尤拉很沉得住气,她侧身不急不恼对三姨太笑,“我好歹能借上何小姐的光,这世道谁还管真的假的,能混 上好日子就是好的。三太太没这份福气神似何小姐,只能看着别人更受宠。”
  三姨太杏目圆睁,目光往我这边不屑一顾瞥,她不愿让人听到,起身一边走过去一边说,“我需要像她一个克 死男人的天煞孤星吗?这也太晦气了,再说做别人影子有什么好,真正原版来了,看你还能囂张几日,你从进常府 的门,让我所受的气,我都要十倍百倍让你偿还回来。”
  唐尤拉泰然自若说那我等着三太太。
  她迈出门,朝庭院外的鱼池走,三姨太也惹了一肚子气,一样跟着走了,只不过走回别墅休息。

  偌大的正厅只剩下二姨太,她倒没想走,一副把自己择出去的悠闲模样,吵嚷着饿了,让佣人上菜,我不打算 留下和她斗智斗勇,找了个借口回绣楼,常老握住我的手柔声说,“她们不懂事,我会教训她们,你不要往心里去, 过几天就好了。我稍后去陪你。”
  我本不想让他来,可当着二姨太和佣人的面儿拒绝他又不好,我只能笑说那我等您。
  我回到绣楼吩咐阿琴为我打一盆洗澡水,她走后我正要关上门脱衣服,忽然走廊一道人影闪过,像从天而降的闪 电,连一秒钟都没有,便矫健挤入我面前门缝,将我推向了屋内。
  我踉跄跌倒在墙壁,听到门被反锁的声响,正想张口大叫,面前那张脸缓慢从黑暗处走出,映着微弱的灯火, 一瞬间使我体内的血液迅i速凝固,流千,抽离。
  我发出格外颤抖惊慌的声音,“你不是走了吗?”
  他不由分说,怒不可遏掐住我脖子,将我抵向冰冷的墙壁,我背后脊骨磕在上面,疼得脸色一白,我犹如一 片稃萍,在汪洋之内任由他起落。
  他看了我许久,我以为他会看到天荒地老,看到海枯石烂,他良久从牙齿里挤出一句话,“为什么不等我,为 什么不能等等我”
  他手都在抖,我知道他在克制,克制自己的怒意,克制恨,克制力气,换做除我之外的任何人,他一定会在这 一晚结束,他何其骄傲,何其自负,何其自信拥有着一切,掌控着一切,而我不断挣脱,不断叛离。
  “这世上多少人算计我,他们不是永久消失,就是代价惨痛,唯独你不管你怎样,即使把刀子对准我心脏, 我也不忍心伤你一分一毫。你所有的歹毒,我都当作了风月里的计谋,当作你撒娇,你顽皮,我已经纵容你到这一步 。你还要我怎样,何笙,我这辈子没有这样对过一个女人,你还要我怎样。”
  他掌心更加用力按压我喉咙,指尖几乎埋入我皮肉,强烈的室息感吞没了我,有些模糊的视线里是他冷冽发白的 脸孔,“我恨不得杀了你,弄残你,让你走不了,你才能安安分分在我身边,才不会做出超出我掌控的事。”
  日期:2017-10-13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