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5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默念一声不急,抬起手平静合上玻璃,坐在梳妆镜前,将自己脸上被泪水染化的痕迹擦掉,露出一张不施粉 黛的脸孔,既然美色是我唯一的筹码,我就利用它让天下男人为我臣服,为我心甘情愿输光全部。
  佣人在外面敲了两下门,我问有事吗,她推门进入,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和我年岁相仿,长相有些丑,但 眼神机灵,她低着头说她叫阿琴,侍奉我的起居。
  在这样深宅大院,处处都是荫谋诡计,迫害争宠,身边伺候的人是唯一可托付信任的人,她知道自己的一切, 忠诚与出卖都在于她一念之间,降服身边人才能走得长远不被背后捅刀。
  “多大了 ”
  她说二十四岁。
  “在常府做了多久”
  她说很多年,是童养工,不过一直在后面帮厨,倒泔水。
  我一愣,她话音未落,不久前送我上楼的管家婆忽然从楼口冲上来,不由分说狠狠扇她了一巴掌,“怎么这么多 废话!耽误了老爷的事,你想关在地牢里吗?”
  阿秦捂着脸一声不吭,啪嗒啪嗒掉泪,她小声说知错了,管家婆没好气推开她,看了一眼惊愕的我,“何小姐 ,老爷请您下绣楼,到主厅用餐,除了四姨太未归,其余主子都到了。”
  我沉默坐在椅子上,眯哏叮着面前的管家婆,她已经戴上了我刚刚送她的顶链,她被我看得发毛,讪笑间何小 姐这是怎么了。

  我扯了扯嘴角,不动声色起身,朝门口走去,我停在阿琴旁边,伸出手触了触她被打得通红的脸颊,她含着眼 泪不敢哭,已经有些麻木,似乎经常受到这样的凌辱。
  “谁让你来的”
  阿琴说大太太刚刚让身边的桂姨去厨房挑了我上绣楼伺候您。
  原来是始终不曽露面的神秘大太太给我下马烕。
  她是常锦舟生母,又是常老的原配,她久在深闺足不出户,不代表她没有势力和眼线,她太清楚我勾引男人的 手段,我才进来第一天就迫不及待打压我了。
  我仅仅是何小姐,没有六姨太的名分和地位,她不需要顾忌什么,直接用这一招告诫我别太放肆不懂事。
  把府上最没有地位的倒泔水的粗使佣人送到我这里伺候,这不是摆明了让所有人知道我是个野女人不要给我好 脸色看吗。
  我冷笑一声,侧过脸看管家婆,“常老对大太太如此美意,清楚吗?”
  管家婆说老爷不过间这些,姨太太们这点事,都是大太太做主,偶尔二太太C`ha 手。
  我皮笑肉不笑看了她半分钟,在她手足无措时开口,“回去告诉大太太,我这几日腾出空会亲自去谢谢她,粗 使的丫头手脚麻利还不娇气,我更喜欢。”
  管家婆挤出几声千笑,我目光从她脖颈上一扫而过,一言不发带阿琴下楼。
  管家婆在后面跟着不敢跟上来,我小声说,“受委屈了,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阿琴茫然看着我,我告诉她我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人。

  我抹掉她眼角的泪水,“人这辈子的苦难,都是有数的。以后好好跟着我,忠诚于我,你受的委屈,我一点点为 你讨回来。”
  我穿过一条洒了水的石子路,走上冗长狭笮的木头回廊,距离正厅还隔着一段距离,听见常锦舟兴髙釆烈描述 着法国的风情,三姨太笑着问她只是国家浪漫,就没有发生点浪漫的事吗,星空花海那么多,小夫妻蜜月里干柴烈 火,也不说出来给我长长见识。
  她声音顿时有些娇羞嘤咛,“三姨娘休想套我的话。”
  二姨太倚在贵紀椅上,摇着_把蒲扇,懒洋洋说,“老爷您几年前说女大不中留,我还劝您别多想,再留锦舟 几年,幸好您做主将她嫁过去了,谁知她这么迷她男人,否则可是要记恨死我了。”
  常锦舟臊得从花瓶里折下一朵花扔向二姨太身上,“二姨娘嘴巴真不饶人,都是父亲惯的!”
  我透过敞开的门将正厅里每一处角落都看得清清楚楚,唯独没有发现乔苍的身影,我间管家婆,“姑爷不在吗
  “姑爷将小姐送来就走了,有急事要办,都没进屋。”
  我听到他不在这里,稍稍松了口气,躲一时是一时,总比这么仓促见面要好,我甚至连该说什么,该用怎样的 表情都没有想好。

  我悄无声息迈过门槛儿,三姨太接过佣人递来的茶水,她喝了口忽然想起什么,“老爷不是说带回一个女子吗, 怎么还藏起来不给我们看?什么样的国色天香,您都宝贝到这个份儿上了。”
  他抬起头要回答,正好看见我进来,我走路的姿势万种风情,似乎下一刻就要倒在谁怀里,弱不经风般的婀娜 ,我娇滴滴喊了声常老,他脸上立刻稃现出一抹非常温柔陶醉的神情,甚至是沉迷。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梦里才有这样的景象,才有我如此千娇百媚靠近他的模样。
  当厅堂内的女眷看清进来的人是我,都有些诧异和震惊,鸦雀无声的几秒钟内,我已经走到常老身边,常锦舟呆 愣住,她目光停在我脸上,良久都没有移开,嘴唇阖动了几下,又一个字说不出,就像一只失去了魂魄和绳线的木 偶。

  常老没有理会她们,也不顾及身份,他忘乎所以凝视我看了一会儿,“怎么卸了妆。”
  我说自家人,就懒得装点门面了,常老可不要看了觉得我丑,一会儿吃不下饭。
  他哈哈大笑,手指隔着虚无的空气点了点我额头,“你啊,伶牙悧齿得别人招架不住,如果你丑,这世上恐怕 都没有真正的美人了。”
  我手搭在他肩膀,佯装懊恼捶了他一下,撒娇说您非要帮我把这一屋子的太太们得罪光了才痛快。

  他极其纵容,轻轻拍了拍我手背,郑重其事向所有人介绍我,对于我在常府的安排有些含糊其辞,不提是否 要纳我做妾侍,但语气暖昧,留了很大余地。
  在他介绍我时,唐尤拉带着一名佣人不言不语从门外进来,向说话的常老鞠了个躬,沉默坐在三姨太右边,她烫 了波浪卷,化着妖艳的浓妆,却又穿了 一件月牙白色的长裙,清冷中透着风情,很是养眼。
  她比我一年前见她添了许多女人味,也丰腴了不少,她坐稳后朝我微笑点头,我也回她一个笑。
  正对着二姨太的椅子空着,不出所料是大太太的位置,这个女人可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她什么都不闻不间,又 什么都尽在掌控,或许常府最厉害的角色不是色厉内荏的二姨太,而是这位原配。
  常锦舟从晴天霹雳中反应过来,她不可置信间常老,“爸爸,您怎么把何笙带回来了。”

  常老间她有什么不可以吗。
  “您分明知道她和苍…”她急得面红耳赤,咬了咬嘴唇及时止住,“您分明知道她是周部长的遗孀,因为丈夫的 缧故,她在整个公丨安丨都是有威望的,您的身份何必得罪公丨安丨那些人,我们过安生日子不好吗。”
  她走过去两步,伏在常老耳畔,她声音很轻,但我仍能听到一些,“她有势力,又很有城府,您不觉得她来投 奔您太蹊跷了吗,您做过什么心里清楚,这样的女人咱们常府不能留。”
  常老有些不满,他此时被我迷住,又没有吃到嘴里,怎能甘心不要我,他声音带些愤怒说,“我连让哪个女人 住进常府都做不了主了吗。还要被你们说三道四,有什么不满都滚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