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2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玲给了我一巴掌,生气的说:“说什么胡话。。。”
  我苦笑了一下,说:“小子,阿爸给你另外一条路走,你愿意吗?”
  “嗯。。。”阿坤认真的点头说。
  我摸着阿坤的头,我说:“我看你挺喜欢弹钢琴的,你的这双手很漂亮,所以,去学音乐吧,你阿妈一辈子在矿区挣扎,我知道她希望你称为一个有学问有品位的人,所以,我给你这条路走。”
  “谢谢阿爸。”阿坤说。
  我笑了一下,站起来,对着外面的人说:“帮我聘请一位钢琴老师,在买一架最好的钢琴。”
  外面的保镖点了点头,就很快的去做事了。
  陈玲走到我身边,说:“为什么要安排他走这条路?他的路,应该他自己选。”
  我苦笑了一下, 我说:“作为父母,我们应该给他们最好的道路,等他成年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他自己去改变什么,不过,你能接受他,我真的很感激,虽然他不是我亲生的孩子,但是他毕竟叫我一声阿爸,而且,他妈妈为我做过很多事。。。”
  “不用说,我懂。”陈玲说。
  我搂着陈玲,很开心,她有点奇怪的问我:“别人都叫你翡翠皇帝,你以此发家,但是,为什么你不把你最厉害的本事,交给他呢?这种学问,从小学习,一定会很有效的。”
  “这很危险,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你只看到了我光鲜亮丽的时候,但是却忘了我危机四伏的时候,赌石很恐怖,我不想我的孩子在走我的道路,一切的一切,都在我这里终止,这条路,是赌出来的,但凡有一点财力物力,我都不会让他们在赌了。”我说。
  陈玲深吸一口气,捂着肚子,说:“四个孩子了,阿默也快回来了,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成了四个孩子的妈妈了。”

  我苦笑了一下,没说什么,这个时候,我看到一辆车子开到了山庄内,我看着周瑶下车,他走了进来,跟我说:“这是他的丧帖,你要去吗?”
  我看着丧帖,就摇头,我说:“你代表我去吧,帮我送个花圈,这种事,我不想参加,而且,去了,也不会让人安静下来,反而会让他的家属更恨我,对了,在珠宝街,给他挂了永生牌吧,在协会重要人物,也给他标注上吧。”
  “人都死了,还做这些,有什么用呢?”周瑶问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中国人,死后为大。”

  听了我的话,周瑶无奈的笑了笑,随后点了点头,但是很快他就说:“香港那边有一个客户,跟我们定了一笔大单子,但是点名了要雍曲种的料子,现在,我们仓库里是有一批,但是,根据市场调研,雍曲种的料子现在又处于一个稀少的阶段,我觉得,咱们不要出为好。”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雍曲种?这种料子之前井喷了一段时间,是我搞的鬼,但是自从陈发死了之后,再也没有人问津这种料子了,曲雍种的料子,在世面上,也成了一种忌讳,没有人在问了,突然又有人要雍曲种的料子,是谁呢?
  我说:“你看着办吧。”
  听到我的话,周瑶就摇头,说:“对方指明了,要你放货,还有他告诉我,他要让我转话给你,他姓沈,而且,我听到他的语气很强硬,也很自信,所以,就来找你商量这件事。”

  我听到周瑶的话,就皱起了眉头,姓沈?香港的,这个姓沈的,立马让我想起了在珠海的那天晚上,沈老板。。。
  或许,跟他有关系,我欠他的,我说:“出吧,对方出多少钱,你就多少钱卖,商户手里有货的,价低了,商户补助。”
  周瑶听到我的话,有点奇怪问我:“这个姓沈的,到底什么来头?你居然妥协了?很难得。”
  “哼,一笔人情债,不用问了,去做吧。”我说。
  周瑶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立马就出去办事了,我舔着嘴唇,这个姓沈的,这时候来买雍曲种的料子?为什么?只是想赚钱?或许吧。
  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是张奇的电话,我就接了,我说:“喂?”
  “飞哥,缅甸这边的事情,几乎已经趋于平静了,我们跟缅甸的警方联手调查了一下,但是,没有找到阿丽的线索,她好像一夜蒸发了一样,自从那天教堂大火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那场大火,真的有点诡异,烧死了很多人,不知道,她在不在里面。”张奇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知道了。。。”
  头疼,我捏着鼻梁,张奇突然说:“飞哥,我小子满月,你要来吗?我在泰国等你一起喝酒。”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一定去,跟你嫂子一起去。”
  我听到张奇咯咯的笑声,就挂了电话,看着阿坤,他就安静的坐在那里,文文静静的,非常好,我摸着他的头,我不会让他孤孤单单的,只要我在一天,我都会像是对待亲儿子一样对他。
  平静,纷争终于平静下来了,这种平静是我期待已久的,也是我渴望的,在瑞丽,我已经成为了翡翠皇帝,是盈江赌石协会的会长,珠宝街玉石协会的会长,拥有两家上市公司,两家珠宝行,还有一艘游轮,虽然,这艘游轮到手,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觉得可以坐着这艘游轮去泰国参加张奇孩子的满月酒了。
  在家里,听着那一声声音符,很美妙,虽然有点稚嫩,但是我没有听到瑕疵,阿坤弹钢琴弹的很好,很认真,很专注。
  我们都安静的听着,一首小夜曲,似乎能把人催眠了一样,啊召坐在沙发上,很安静的听着,而阿默呢,也难得的被这小夜曲给催眠了一般,没有任何动作。
  阿默回来了,在医院里检查过之后,就回来了,现代的人,现实的很,没有资金帮阿默缴纳精神病院管理费以及药物费用之后,他们就让我们把阿默领走。
  所以,她又回来了,事实证明,阿默有精神病,但是,她绝对不会伤害啊召,而且,还会用生命去保护啊召,这是我很欣慰的。
  一曲结束之后,阿坤给我们鞠躬,我不停的拍手,觉得很好,陈玲也很开心的夸奖他,毫不吝啬的把自己的爱意都给阿坤。
  只是,阿坤不爱笑,我家里这三个孩子,没有一个爱笑的,都是随我,一副死人脸,其实,我内心还是活泼的,只是被许多事情折磨的,没有办法活泼而已,我希望自己活的轻松一点。
  “师父,该走了。”李吉说。
  我点了点头,亲吻了一下陈玲的额头,就跟李吉一起出去,我们坐车,朝着瑞丽开,公司的事情,我是不管的,都交给李吉跟周瑶,我告诉他们,如果做不好,我就换人,让有能力的人做,这种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加倍的努力,因为他们知道,我说道做到。

  车子到了瑞丽,停在了马帮文化餐厅前,这家餐厅,是五爷的餐厅,但是现在已经改名字了,我下了车,看到马帮的兄弟站在门口招呼客人,见了我,都跟我打招呼,我挥挥手,很快就进了餐厅。
  日期:2017-09-20 18: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