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7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是是,您说的是,”梁大伟讪讪道,“我刚才一时着急,说了不该说的话,确实该打。”
  梁庆有吧嗒吧嗒嘴,又像尊佛爷似的眯缝起了眼。
  恶狠狠的瞪了梁玉香一眼,梁大伟又朗声道:“就算这个进项是那姓萧的给咱们找来的,前面那几个月他从咱们身上赚的钱可也有几十万了吧?!那么多钱,什么恩情都能还清了,凭啥还要继续让他喝血?
  难不成,就因为他让咱们的绣活有了出路,咱就要给他当牛做马一辈子?乡亲们给评评理,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嘛!”
  院子里不少人听了这话都连连点头,却没人出声附和。
  “确实没有这样的道理。”这时,和梁庆有一样坐在一张椅子上的梁婆婆张着已经没牙的嘴接口道,“但是,说一千到一万,这事儿都是萧老师千里迢迢一趟趟的做下的。
  而且,人家跟咱们梁氏非亲非故,好好的秀才不在城里享福,跑到这狗都不尿的破地方教娃娃书,人家是图的啥?咱们又有啥让人可图的?难道他在来之前就知道咱们手里的绣活能卖钱?
  人家就是心善,见不得咱们的娃娃跟咱一样一辈子只会在泥地里刨食,这可是大恩啊!别人家什么样,我老太婆不知道,但在我家,几十万可还不清这样的大恩大德!”
  这话一说完,院子里同样也有不少人点头,但依然还是没人出声附和。
  尽管梁婆婆家里也没男人,可她在村里的地位和权威向来都是仅次于梁庆有的,借给梁大伟十个胆子,也不敢当众硬怼,只能一边心里暗骂死老太婆,一边脸上堆着笑容道:“婆婆您说的对,不过,这报恩的事儿,也不一定非得用钱嘛!
  再说了,咱们这么穷,当务之急是要大家都尽快的富起来,到时候,等咱们手里都有闲钱了,不用再发愁吃饭了,再好好的报答姓萧……呃,萧老师也不迟啊!”
  “切!说得好听,”梁翠翠又出声讽刺道,“到那时候,估计你早带着老婆孩子去城里住了,你的儿子可没有让我干爹教,你会愿意出那份钱才怪!”
  被梁玉香骂、被梁庆有打、再被梁婆婆指桑骂槐,梁大伟的肚子都快气炸了,现在见一个小丫头都敢肆无忌惮的怼自己,登时大怒,直接就冲梁大山吼道:“梁大山!赶紧把你家丫头拉走,没大没小的,欠管教!”
  梁大山人老实,不会说话,他媳妇儿却不是省油的灯,直接往前一站,就瞪眼大骂:“放你妈的驴球屁!梁大伟,你说谁欠管教呢?萧老师是俺家翠翠的干爹,闺女帮爹说话,天经地义!”
  “你……”要论骂人,梁大伟可骂不过大山媳妇儿,转眼瞅瞅自家那个三巴掌都打不出个屁的懦弱老婆,他一肚子火憋的差点儿吐出血来。
  不过,他这会儿也算是明白过来了,那个姓萧的很会忽悠人,像周沛芹和梁玉香她们早就被灌了**汤,说什么都没用。与其跟她们吵,不如直接让老族长拍板签合同,反正自己已经说动了二十多个人,也不差那边的七八个。
  “我懒得跟你一个婆娘啰嗦!”胡乱摆摆手,他就转过身,弯腰对梁庆有道:“老族长,反正事儿就是那么个事儿,乡亲们心里都明白,也不用我多说。现在,五采坊的采购经理张经理已经来了,您看,是不是可以让乡亲们摁手印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角落坐着的一个胖胖的穿西装的人就站了起来,冲梁老头儿咧嘴笑笑。
  这位张经理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现在在远离都市的山沟沟里,手机连信号都没有,要是出点什么事儿,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以,即便是面对一帮没钱没势的穷酸,他也表现的非常客气,就怕惹了人家不高兴,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就亏大了。
  梁庆有又抬了抬眼皮,问:“合同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准备好了!”张经理赶紧走过来,打开手里的包,掏出一份文件来。
  “翠翠,”梁庆有没有接,而是喊了一声,说,“现在村里就属你文化水平最高,你给好好看看。”
  梁大伟脸色顿时一黑,为难道:“这……老族长,大山家的丫头是那姓萧的干闺女,让她看,没问题也会看出问题的呀!”
  “这个简单,”梁庆有无所谓道,“让她当众念出来不就行了?要是有什么问题,张经理应该听得出来吧?!”
  梁大伟扭头去看张经理,张经理连忙点头:“老族长说的是,我能听出来,没关系的。”
  “那好吧!”梁大伟转头看向梁翠翠,“你过来吧,给大家念念,看我到底有没有坑害大家。”
  梁翠翠撇撇嘴,刚要上前,肩膀上却多了一只手,扭过头,就见周沛芹对她慈爱的笑笑,然后便对梁庆有说:“老族长,当家的已经跟我说过了,合同什么的没必要看,因为咱们都没什么文化,那上面语句写的叽里拐弯儿的,不是专业的人,就算有问题,也根本看不懂。”
  “嗯,这么说也有道理。”梁庆有点点头,微笑望着自己属意的下任族长,问:“那你想怎么做?”

  周沛芹走上前来,对那位张经理点头示意,然后说:“我只需要这位张经理回答我几个问题就行,事后如果各位乡亲还是愿意签约,那就签吧!萧晋也是同意的,他说他当初给绣活找买家,为的就是让村民们赚钱,要是现在有能赚更多钱的方法,他举双手赞成。”
  “哈!他不赞成有别的办法吗?”梁大伟闻言讥讽道,“还说什么‘为的是让村民赚钱’,要真是这样,他中间昧下的那些钱算什么?”
  如今的周沛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寡妇了,床头柜子的最底下压着她是萧门周氏的明证,身份的改变,直接导致了她自我认知的巨大改变。
  以往的萧晋,对她而言只是一个避风港,能安稳的把孩子养大就好,从不奢望得到什么,更不敢给他惹麻烦;可现在不同了,萧晋是她的男人,真正的男人,他的一切她都有资格参与,夫妻之间更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可言。
  因此,现在她在面对任何人时,底气都非常的足,男人的强大,就是她的强大,她可以无惧任何风雨!
  当然,心性不同了,眼界自然也就不同,梁大伟这种进城当过民工就拽起来的垃圾,根本就没资格让她稍假辞色。
  看都不看梁大伟一眼,她对张经理微微一笑:“张经理,我姓周,萧晋是我男人,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
  五采坊只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公司,张经理虽然职位是经理,但不过是一个月薪不到五千块的中层员工而已,平日里声色之类的娱乐,也都是在应酬时去一下中档的夜总会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