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4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成德道:“实际上,国家现在已经在做这方面的技术储备和精准规划了,只是你不关心时事政治,所以一无所知罢了。”
  李牧野谦虚的挠头,偷眼看着他。这个险些进入国家级智囊团的人物,看上去貌不惊人,甚至是有些寒碜,但这颗脑袋瓜子里装的东西却比小野哥多太多了。
  “经济危机不是世界末日,一旦经济危机爆发,真正受到冲击并不是最底层的老百姓,因为无论是否爆发经济危机,这部分人都已经生活在最底部了,物价虚高的时候他们没钱,经济断崖式下行的时候他们照样没钱,到了那时候,只有那些资本市场虚假繁荣时期一头扎进去的小的投机者才会纷纷破产,这部分人只是少数,他们进入赤贫状态会造成很大舆论影响,但不会对整个经济社会构成致命性影响。”

  李牧野道:“这个我知道,就好比陈伯那个整天以股神自居的傻逼儿子。”
  “就是这个意思。”袁成德道:“我刚才跟你说的这些其实并算不得什么高深的学问,接下来要说的才是重点,经济危机引发萧条,失业率激增,进而催生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对老百姓来说就是坐在家里骂娘,但对任何一个国家的执政当局而言,都是一个巨大危机,为了不让局势蔓延恶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们都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在短时间内挽住颓势,增加就业,刺激消费带动经济回暖。”

  李牧野若有所悟道:“所以就要搞基础建设,这行业是劳动力密集度最高的,带动相关行业也多,并且还是改善民生环境,彰显执政能力的好事。”
  袁成德给了一个孺子可教的微笑,点头道:“这样一来,红叶集团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
  李牧野道:“是啊,听你这么一分析,我赌这口气强留下红叶集团还真做对了。”
  袁成德道:“虚假繁荣时期,各行各业开足马力生产,直接后果就是导致产能过剩,一旦泡沫破灭,大清洗过后,老百姓还是老百姓,坐庄的人依然坐庄,物价会落下来,那些被资本运作冲昏头的企业会倒闭,而这个时候那些始终专注于实体经济的企业就有了机会。”
  李牧野眼睛一亮:“那些因为资不抵债而倒闭的企业会留下大量的廉价库存!”
  袁成德道:“一旦经济回暖,这些库存的价值就会再凸显出来,而红叶集团要做的就是在现阶段内专注于实体经济建设项目,多积累工程经验和产业资本,当机会到来的时候才可以展示出强大的爆发力来。”

  “这就是广积粮,深挖洞,缓称王嘛。”
  李牧野兴奋的:“老袁,你他吗太有才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李牧野的萧何子房!”
  从何宅回来后,李牧野便打算致电给陈炳辉询问工程项目的事情,正琢磨措辞呢,却意外的先接到陈炳辉打来的电话,说有个事想请他帮忙。自然是慨然应允。
  阿辉哥倒没什么特别为难的事情需要李牧野相助,就是他那里的一个老兵退伍以后去上海投奔儿女,结果因为经济上的原因没能如愿留下来,如今落到流落街头的地步。这老兵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复原拿到的钱全部分给了一双儿女,自己却宁肯流落街头也不想拖累孩子,求助的电话打到了陈炳辉那里,意思是希望能找个工作。
  李牧野一听这事儿就想到了远在雅库特的那个丢下一双儿女的混账男人。两相比较,简直天地之差。果断满口应承下来,随即又问起工程项目的事情。得到满意的答复后便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鲁少芬刚好从外面回来,李牧野立即带上她一起按照陈炳辉提供的地址去找那个老兵。
  在一座立交桥下,李牧野和鲁少芬见到了阿辉哥说起的那位老兵。
  他当时正对着桥墩子在撒尿,白发萧萧,佝偻着腰杆,穿一身没军衔的绿军装,据陈炳辉说在部队服役的时候他是一位搞技术的老兵。也只有这个兵种才会有人干到他这个年岁。
  肮脏,猥琐,老眼昏花,酒气熏天。
  完全跟小野哥隐约期待的超级老兵王形象不是一回事。

  看来是老子想多了。
  李牧野暗自思忖着,走上去说道:“我是陈炳辉的朋友,您就是曹班长吧?”
  “我是曹林,曹操的曹,林冲的林。”老头子睁着浑浊的醉眼看着李牧野,声如滚雷自我介绍道。接着不悦的口气:“怎么这么久才来?”
  这世界上永远不缺那种特别讨厌的人。
  不拿自己当外人的见过,特别拿自己当回事的也见过,但是第一次见面就拿帮助自己的人当孙子招呼的却是第一次见。

  鲁源用了二十二年时光把鲁少芬宠成了公主,这个叫曹林的老家伙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把公主变回了丫头。
  喝酒,抽烟,耳朵特别聋,说话声音像打雷,跟他说话也必须像放炮仗。眼睛还有点瞎,基本上处于生活不能自理的状态。所以一搬进来就赖上了长腿妹。
  最开始的时候,李牧野对他还抱有一点幻想,总觉着阿辉哥不会莫名其妙的派给自己这么个难伺候的糟老头子。武侠小说里总说,高人行事出人意表,或许人家就是故意装成这个讨厌样子的。做了几次试探后终于能确定,这老家伙真是又聋又瞎脾气还坏的厉害。
  一想到他把十几万复员费给了儿女,现在却跑到小野哥这里贼吃贼喝充大爷。李牧野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碍于阿辉哥的面子,真是一天都不想忍他。
  请神容易送神难,碍于情面,又不好跟陈炳辉说什么。强忍了几天后,还是决定把这位爷安排到了娜年滋味小饭馆去住。那地方有酒有肉,还有个聋的程度不逊于他的陈伯陪着对吼,也算对得起朋友了。
  李牧野瞧不上他,鲁少芬倒跟他相处的还不错。自从这老兵被安顿在饭馆,小芬儿便三天两头的往那边跑。捶腿按腰,端茶递水,没烟了给买烟,想喝酒就给拿酒,比亲闺女伺候的还周全。李牧野心存疑惑,问了她一次,鲁少芬说,我奶奶活着的时候就是个聋子,老曹都这样了,又是大哥最重要的朋友送来的,总得照顾好才行,就当是伺候鲁源了。

  善良是一种高尚的情怀,并且很容易被坏人利用,不是谁都有的。所以才会有好人难做的感慨。
  这老曹就是个典型的例子,鲁少芬把他当亲爹伺候那是客情,这老家伙却真不客气,真把小芬儿当成了亲闺女使唤。住进饭馆以后还闹起病来,送他去医院检查死活都不去,每日里就揪着小芬儿不放。这些还不是最可气的,最最可恶的是这老家伙还有间歇性狂躁症,发起火来竟然还对小芬儿动手!
  具体来说是动拐棍儿。
  他来了不到一个月的时候,鲁少芬连陪李大哥一起打熬身体的时间都没有了,有一天李牧野心血来潮想跟她去搏击俱乐部切磋切磋,结果却被告知,身上有伤打不了。李牧野自然要追问细节,怎么弄伤的?鲁少芬实话实说,是被老曹用拐棍儿打的。李牧野一下子就怒了,就想把老曹赶走。还是鲁少芬苦苦求情,又提起阿辉哥的面子,最后才作罢。
  日期:2018-02-23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