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2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顾秋的意思,要简单一点,不要太奢华。要节俭,减少不必要的开支。
  因此,整个现场,并不象以前那些什么典礼一样,铺上了红地毯,还堆满了鲜花。
  顾秋讲了几句话,简单而简洁,一点都不哆嗦。
  这次的中标单位,玉成路桥建设公司的老总傅玉成,很高兴地说,“感谢各位领导的支持与关爱,我们玉成路桥集团,一定有信心,有能力,把奇宁高速竹昌段建设好。”
  中午,大家在竹昌市用餐。

  在用餐方面,玉成路桥集团本来想把饭餐搞得热闹一点,但是被顾秋制止了。他特意跟后勤的同志说了,比工作餐高一个档次,绝对不能超标。
  而且中午,每个人只许饮一杯酒。
  酒,必须是地方特色的米酒,或宁德大曲。
  桌子上的烟,不允许超过十块钱。

  规格定下来了,条条框框都定下来了。
  本来有人以为,这次至少要花掉上百万。可结果呢,区区十几万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顾秋说,把能免的都免了,你们要把钱花在点子上,绝不浮夸。要扎扎实实。
  电视上播放这新闻的时候,记者还特意拍了特写。说宁德市委班子掀起廉政风暴,把豪华的典礼,变得非常的简单,简洁。

  宁德市市长顾秋同志说,“要把钱花在点子上,要给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吃饭这个问题,一个菜也是吃,十个菜也是吃。但我们的肚子只有这么大,你搞得再奢华,那就是浪费。所以,廉政建设不能只在嘴上喊,要落实到行动上。今天我在这里定个调调,以后的会议也好,大型典礼也好。酒水一律用本地特产,这样一来,既解决了本地酒水的销量,降低了我们自己的费用,还能扶持一下本地企业。”

  “本地企业好了,就业问题就解决了。他们的业绩上来了,我们的税收也高了。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所以大家在以后的工作中,要结合多方面的角度考虑问题。”
  顾秋在竹昌发表的这番讲话,很快就传到了省里。杜省长在家里看到这新闻,倒是显得十分平静。
  他老伴道,“这个顾秋还是蛮不错的,能够事事从群众的角度出发。一文,他这性格跟你有几分相似。”
  杜省长道,“但愿他不是哗众取宠,能够真正从群众的角度出发。”
  杜小马道,“顾秋这人不会,我觉得他有时虽然不够成熟,但是他对群众还是非常重视的。不管他在清平也好,达州也好,我都觉得他这个人,真是个干实事的人。”

  杜省长没表态,杜小马说,“倒是那个左安邦,心胸狭窄,斤斤计较,处处为难他。我听说左安邦的秘书又出事了,收了人家好几十万。”
  杜省长看着儿子,“哪来的消息?”
  杜小马道,“这可不是小道消息,宁德市好多人都知道了。左安邦为了这事,气得吐血,到现在还在医院里。”
  杜省长皱下眉头,顾秋怎么又跟左安邦斗上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啊。杜省长也知道,左家与顾家之间的恩怨。
  但他们两个这样闹下去,不利于班子团结,也不利于地方发展。杜省长就在心里道,“得把他们两个分开。”
  当初安排班子的时候,谁这么考虑的?
  一套班子里,必须老少配嘛。搞的都是年轻人,怎么共事?年轻人太尖锐了,不知道进退,两个人硬碰硬,究竟没什么好果子吃。

  这时,杜省长开始琢磨着,对宁德班子的调整。
  不过他毕竟不能直接这样调查两人的工作,这事还得归阳书记管,他说了算。
  杜省长虽然现在是政府一把手,他心里倒是十分清楚,不要轻易触动人家的利益,不该自己管的事,不要去插手管。
  阳书记这人,看起来柔柔的,很温和,但人家毕竟是省委一把手。又是老同志,心里的道道可多着呢?
  上面的人,他当然不会去得罪,但是下面的人,他还是要管住的。班子里的其他人,想动他的一亩三分地,那可不行。

  因此,杜省长就在心里琢磨,如何跟阳书记提这事。
  至于左安邦的秘书,这样一个小人物,倒是不会引起上面的关注,他们关注的,也就是顾秋和左安邦。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秘书长耳朵里。
  曾秘书长听到这消息时,摇头道,“左安邦这个人也太无语了,自己的秘书都管不好,难怪要落下风。”
  曾秘书长听说了整个过程,事情的起因,是左安邦在会议上,大肆批评,含沙射影,这样引起了顾秋的不满,他就当众出了左安邦的丑。

  为了这事,曾秘书长来到省委阳书记办公室。
  对阳书记说,宁德又起磨擦了。
  当然,阳书记哪有时间天天关注这些新闻?他知道的事情,大都是身边的人传过来的。
  听到曾秘书长这么说,阳书记问,“怎么回事?”

  曾秘书长道,“我听说左安邦同志在主持常委会的时候,顾秋同志跟他起了冲突。具体的事情,我还不是太清楚。”
  他说的话,用意很明显的。是顾秋跟他起了冲突,而不是两个人起了冲突。这么一说,顾秋就成了主动冲突者。
  然后,他又不说太清楚,含糊其辞。其实他早就一清二楚了,故意说不太清楚,造成一种误解。
  阳书记果然皱起眉来,秘书长见状,趁机说了句,“顾秋同志还是气盛了点。年轻人嘛,唉!”

  阳书记说,“你去打听清楚再说,究竟是什么情况?”
  这时,秘书来报,杜省长过来了。
  秘书长一听,哎,这个杜省长肯定是向着顾秋的,谁都知道,顾秋曾经当过他的秘书。
  正想找个什么办法,不让杜省长把真相说得这么清楚,杜省长已经进来了。

  阳书记看着杜省长,“一文同志,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日期:2018-02-14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