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2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先进的十万块,就象一块敲门砖,敲开了小谭受贿的**大门。以前他顶多是跟人吃吃喝喝,从不敢伸手要钱。
  可这十万砸下来,他突然觉得,这些钱来得太快了。
  看到这么多常委,都盯着自己,小谭心里发虚。
  左安邦这人你是知道的,为达目的往往不择手段。因此,小谭心里慌得很。

  左安邦厉声喝了一句,“怎么啦?哑巴了?”
  小谭扑通一声,一下跪在地上。“书记,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砰——左安邦拍着桌子站起来,气,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旁边的人看到他这脸色,都以为左安邦是因为小谭拿了钱的事在生气。可惜,他们都错了。

  左安邦气的是,这个小谭太无能,连辩护几句都不会,直接就摞了。丢人啊!
  怎么说,你也不要承认得这么痛快,否则自己怎么为你辩护?左安邦气得快要疯了。
  指着小谭,浑身打颤。“你是说,这上面一切都是真的?”
  检举信里,附着万先进当时记在本子上的清单。小谭此刻很紧张,乱得没有分寸。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左安邦的气势吓人,又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小谭哪里还敢有什么小心眼?当下就承认。
  万先进给他的几笔钱,前前后后,将近三十几万。
  看到小谭如此无能,根本就不抵抗,把所有的事全招了。左安邦气得脸色苍白,指着小谭,“你——你——你——”
  “啪——”
  一巴掌带风而来,重重地打在小谭脸上。

  小谭苍白的脸上,惊现五个清晰的指痕。旁边的人看得真切,那一巴掌打实了,小谭根本没有闪躲。
  很快,他的嘴角边上,溢出一丝鲜血。
  一滴,二滴……
  白色的衬衣上,很快就染红了。
  左安邦的脸,青一阵,紫一阵。
  有人看到他两腿发颤,身子晃了晃,“你——你——你——”
  噗——鲜血象喷泉一样,噗了出来,会议室里,冒出星星点点的血迹。
  “左书记,左书记!”
  纪委崔书记急得大喊,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左安邦。
  组织部颜学全,看了看顾秋,坐在那里没有动。宣传部方素芬,也把目光投向顾秋,在这个时候,两人心里基本上已经坚定,向着顾市长了。
  “来人啊,快来人!”

  市委秘书长冲着外面大喊,几名工作人员匆匆跑进来,“快,送医院,送医院!”
  呜呜呜呜——一辆救护车在警车开道下,直接闯进了急诊大楼门口,医务人员手忙脚乱,将左安邦抬进去。
  “快,让开,让开!快!”
  会议室里,大家都坐在那里,好多人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小谭看到老板气成这样,完全傻在那里,不知所措。
  顾秋看了他一眼,“先带下去吧!散会。”
  众人三三两两走出会议室,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古怪的味道。今天这会开得,唉,怎么说呢?
  好几个人看着对方的眼神,心照不宣,心照不宣。
  反正大家都明白,今天左安邦是彻底败了。改得无地自容。
  这好比,自己抽了自己一记耳光。
  这一耳光,打得好狠,没留半点余地。
  有人说,他这一巴掌,打的不是小谭,而是他自己。
  于是,有人猜测着,小谭的事,究竟是不是左安邦授意的?

  颜学全就在这样问,方素芬摇头,“应该不是吧,如果真是他授意的,为什么要气成这样?”
  颜学全说,“他是恨小谭不争气呗,都不知道反抗一下,进来就摞了,心理素质太差。”
  方素芬没有说话,心里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颜学全呢,在那里嘀咕,“这次两虎相争,果有一伤。只是不知道左书记还能不能撑下去。我倒是觉得他要再不走,估计迟早会被气死。”
  气死人不偿命的,左安邦的肚量也太小了,有人这样评价。可方素芬说,“他不气也不行,自己的秘书给他抹黑,这脸打得太狠了。”
  颜学全道,所以我有些怀疑,他这是做给别人看的。好借此证明,小谭的事跟他没丁点关系。
  方素芬说,“血都气出来了,你还不相信?”
  颜学全道,“这是苦肉计,不这样,怎么取信于人?”
  方素芬在心里嘀咕,真要是苦肉计,这也太痛苦了。
  犯得着吗?不管怎么样,人家要怀疑他们,还是同样会怀疑的。再说,小谭的事,查下去,左安邦多少有点责任。
  方素芬就在想,如果左安邦离开,顾市长能不能升上去?
  这个问题,很多人都在问。
  在他们看来,左安邦这样下去,就算他想再撑,上面估计也不同意。
  常委们一个个在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医院里,专家们正紧锣密鼓抢救左安邦。
  院长急疯了,在那里拼命喊,“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抢救过来。如果有什么差池,你们都不要干了!”
  为了抢救左安邦,院长亲自上阵,穿着白大褂在那里帮忙。
  “***,老子现在就去做了他!”
  左定国象一头愤怒的狮子,咆哮着要去找顾秋拼命。
  左晓静拦住他,“站住!”
  “晓静,你不要拦我,今天我不做了他,誓不为人!”
  左晓静盯着他,“你就只知道逞匹夫之勇,有用吗?”
  “难道就这样算了?我做不到!”
  左定国这段时间,一直就留在南阳,经常去奇州晃晃,总是说要追到齐雨。

  这几天他经常和一些朋友在鬼混,突然接到电话,说哥哥出事了。到了这边一打听,才知道是因为会议上跟顾秋起了争执,被顾秋气得吐血。
  听到这个消息,他哪里还沉得住气?
  就想去找顾秋算账,没想到左晓静也刚巧来了,碰上了这事情,她过来看看这位堂兄。
  左安邦与顾秋之间的事,她是心里清楚的,本来,她一直在想,如何化解两家恩怨。
  可看到顾秋与左安邦之争,自己的堂兄被人家气成这样,她心里也不高兴。再怎么说,你总得手下留点情吧!
  左晓晴看到左安邦这模样,心里自然怜惜。
  左定国呢,他不一样,他急了,就象个疯子一样。军队里出来的,天生就是个打架的料。

  看到他就要冲出去,左晓静拦下了他,“这事你不能去。如果你动了他,人家马上就可以抓你,落井下石,到时你吃了个哑巴亏。”
  左定国不服气,“你不要管,出了事,我一个人承担。”
  左晓静道,“你承担得了吗?”
  左定国原本走出去了,脚步嘎然而止。
  是的,两家的恩怨,根本不是你左定国一个人就能承担得了的。现在你动了顾秋的话,吃亏的终究还是左家。
  左痞子的教训,难道忘了吗?

  左晓静一提起,他就焉了。
  当初左痞子想染指宁雪虹,结果被宁家弄得这么被动。如果在这个时候再莽撞,后果很严重。
  左定国气得一拳头打在墙上,“姓顾的,你给我记住!”
  左晓静把他劝回来,两人来到病房。左安邦脸色不好,躺在床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左晓静问,“哥,你好点了没有?”

  左安邦点点头,“你们出去吧,让我静一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