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1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道,“顾秋同志,我们的谈话并没有结束。你就是这样蔑视组织?”
  顾秋说,“我去找阳书记。我就不信,你们能把白的,描成黑的。至少现在我还是宁德市市长,我有我的自由。”
  “行,那你去见阳书记吧!”
  顾秋站起来就走,对方看着顾秋离开,打了个电话,“秘书长,情况就是这样,他不是蛮配合我们的工作。对,我们有个想法,去宁德看看,找一下那个傅玉成。好的,那就这样了。”

  顾秋要见阳书记?
  他来到省委,阳书记不在。
  却见到了秘书长,秘书长看到顾秋,“顾秋同志,谈话顺利吗?”
  顾秋说,“秘书长,我想见见阳书记。希望这件事情就此为止,不要再无止无休折腾下去了,没有任何意义。”
  秘书长道,“顾秋同志,你也要考虑一下组织上的难处嘛。不管有没有问题,查查总是不会错的。有就改正,没有嘛就更好,不是吗?本来没有问题,你要是偏不合作,人家会怎么想?没问题,也成了有问题了。”

  看到顾秋不说话,秘书长说,“你不要有情绪,你现在可是一个市长,正厅级干部,知道轻重。我们做为一个党员,不应该怕查。我们要用坦荡的胸怀,面对一切,解决问题,不是吗?”
  顾秋说,“我知道了!既然这样,我也不能有一趟没一趟的往省里赶,你们派调查组下去吧,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接受组织上的调查。”
  秘书长道,“这事得请示阳书记,这样吧,你先回去。等上面决定下来,他们也许还会找你谈话,希望你合作些,这也是为了你好嘛。如果你没有问题,查出来一个好干部,对你,对组织都好。”
  顾秋见不到阳书记,只好离开。
  途中,他接到王为杰的电话,“他们究竟要搞什么?怎么可以如此乱来?太不象话了。”
  顾秋说,“这事你不要掺和进来,你也管不了。让他们查吧!”
  王为杰道,“我就是有点想不明白,这么点事,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波,真是服了这些人!”
  顾秋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怕什么!
  顾秋回到宁德,对交通局的同志讲,工作照常进行,不能停。谁停,就找谁负责。
  发生这件事后,左安邦一直在冷静旁观。
  他倒是想看看,面对这些焦头烂额的事,顾秋怎么应付。省调查组的人来了,自然第一时间,通知左安邦,跟左安邦打交道。
  对于这件事情,调查组的同志问,“安邦同志,对于这件事情,你个人怎么看?”
  左安邦道:“做为一个国家干部,政府部门的主要领导人,发生这种事情,首先,我感到很羞耻。以权谋私,是绝对禁止的。虽然现在下结论太早,但是我个人认为,这是某些同志,对自己管束不严。我完全支持省委的决定,有问题一定要查,不能草率从事。”
  调查组的同志道:“这么说,你也是认为,这里面有不合法的现象存在?”
  左安邦说,“还是让事实说话吧,我们在这里臆测,也是无济于事。不过我希望,我们宁德市是干净的。也希望省委,不要因为个别同志的不良作风,改变对我们的看法。我们班子的大部分同志都是好的。”
  调查组的同志道:“好吧,谢谢安邦同志的配合和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随后,调查组找到傅玉成。
  傅玉成是个地地道道的民营企业家,省委调查组找到他的时候,他当时就有点后悔。
  为了这么一件事,闹得满城风雨,这传播这个消息的人,也太缺德了。
  调查组的同志,对他进行盘问。
  “傅玉成同志,我们是省委调查组,现在就几个问题,希望你好好配合我们的调查。”
  傅玉成道:“好吧,你们想问什么就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不无尽。”
  “那好,我问你,就在招标会成功那天晚上,你去了哪?”
  “我去了顾市长家里。拜访他!因为——”
  “你去干嘛?为什么要去他家?而不是去其他领导家里?”
  傅玉成感觉到,对方步步相必,令他有些不太适应,“我去拜访他,至于为什么要去。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因为我们只是一家民营企业,很少与政府打交道,而这次奇宁高速竹昌段,我们中招了。这对于一家民营企业来说,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换在以前,这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但是这次,在宁德市政府主持下,在公平,公正的原则下,我们有幸获得认可,所以我想拜访一下这位公正廉明的顾市长,感谢他对我们玉成路桥集团的信任和支持!”

  “记下来!”
  “他凭什么信任你们,支持你们?给过你们哪些支持?说具体点?”
  傅玉成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逮到什么就是什么?这次招标,如此公平公正,这不正是体现了市委市政府对我们民营企业的信任和支持吗?难道你认为的支持,就是给我们好处?权钱交易?你们这些调查组的人,也不要太黑了吧?凡事都往坏处想。能不能光明一点,有正义感一点。”
  “你怎么说话的?”旁边的助理不高兴了,盯着傅玉成,“告诉你,就冲着你这种行为,我们就可以把你隔离起来。”
  调查组的组长道:“闭嘴!”
  助理这才把嘴闭上,依然一脸不爽。
  傅玉成说,“我只是说句正道话,又不违反原则,难道公道话也不许人说了?”
  组长道,“我们继续刚才的问题,你说你去顾市长家里,是怎么去的?走空手拜访?还是带有其它物品?”
  傅玉成道:“第一次去市长家里,换了你,你能空手去?我带了东西,两罐茶叶。加起来不到一千块钱吧。我就搞不明白了,就这么个东西,值得你们如此兴师动众?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来调查?为了区区不到一千块钱的茶叶,你们花费几千,甚至上万的资金来调查,这样未必不太好吧!”
  助理又恼了,“这不关你的事,这是我们的工作要求。”
  “闭嘴!”
  组长又骂了他一句,傅玉成道:“为什么不关我的事,我也是纳税人,我还是纳税大户,难道你们的钱,是你们创造出来的财富吗?这位领导,我不说其他的,就你们这位工作人员的态度和心里想法就要不得,什么叫不关我们的事?这话要是传出去,少不了要停职吧!”

  组长有些面子过不去,助理被人家逮住尾巴,说话不够谨慎,傅玉成说的话可不假,真要是这句话传出去,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借此做文章。
  组长道:“好吧,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有需要的话,我们还会找你谈话。”
  傅玉成道,“好的,我也希望你们早日还顾市长一个清白。为了这事,我一直很后悔,你说我去他家干嘛,惹来这么大麻烦。唉!”
  组长道:“你也不要太担心,如果你们之间不存在着内幕交易,我们还是会秉着原则,还他一个正道。所以,你也不必有压力。”
  看到他们离开,傅玉成在心里叹息。
  无风也起三尺浪!

  太不应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