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1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把目光投入顾秋,“顾秋同志,你能不能说一下,昨天晚上,玉成路桥集团的董事长,到你家去干嘛了?你不要告诉我们,他只是来坐坐,喝茶聊天。”
  好了,果然冲着自己来了。
  顾秋看了眼大家,“没错,傅玉成同志的确在昨天晚上,带着秘书来到我家里,我们只谈了十来分钟。”
  左安邦道,“都谈些什么?”
  顾秋道,“还能谈些什么,无非是说感激政府的关心与支持。”
  “就这些?”

  “那你们以为还有什么?”
  “那他有没有提东西上门?”
  顾秋道,“有,两罐茶叶。这样吧,我叫小叶去把它拿来。”
  左安邦笑了起来,“谁能证明只是两罐茶叶?你拿过来的,肯定是茶叶,他送过去的,这就难说了。”
  “那我就没办法解释了。”
  左安邦道,“这个问题,你自己跟纪委去说清楚吧!当时我就奇怪,为什么会选中这么一家民营企业,而不选那些有实力的国有企业,现在大家都明白了吧!”
  顾秋沉着气,“左书记,你要是这么认为,那我就无话可说了。好吧,关于昨天晚上,傅玉成来到我家里的事,我自己去跟组织上说清楚。但是这个问题,你认为,今天在这里说,合适吗?”

  左安邦冷笑了下。他的目的达到了。
  散了会,几个人就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而且这件事情,居然象长了腿一样,很快就传开了。
  曾少听到这个消息,哼了一声,原来是这样,我就说了,难怪他会这么做,把我们撇开,行,走着瞧!
  体制内,有时就是一个怪圈。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顾秋当时根本就没想到,傅玉成的到来,居然演变成一场风波。这事,越是这样小题大作,越令人反感。
  从彤已经去上海了,她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

  顾秋呢,面对这些风言风语,他是这样说的,“让他们去说吧!身正不怕影子斜。”
  这句话传到左安邦耳朵里,左安邦冷笑,“就怕你身不正,影子怎么也正不了。”
  这事,看起来很纠结。
  顾秋没想到,夏芳菲会打电话过来,听到她柔柔的声音,心里舒坦多了。
  夏芳菲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秋道,“别提了,小人就是小人,这件事我不会去解释的。我堂堂一个市长,没有必要为了人家两罐茶叶去伤脑筋。”
  夏芳菲道,“你也不要太冲动,冷静点,你越是冲动,越中了人家的诡计。想好办法吧,怎么应对。”

  顾秋说我没事,你不要太担心我,芳菲姐。
  夏芳菲嗯了声,“现在公司已经彻底上了正轨,光是济世医院的收入,每个都上亿,顾秋,你真不要太纠结。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哪天,你不当这官了,我们也有退路,是吧!”
  听到夏芳菲如此暖心的安慰,顾秋道,“我没事,真的。这只是小伎俩,不足为怪。”
  这事,还是被一些另有用心的人,捅到了省委。
  阳书记听到这事,并没有马上表态。
  秘书长道,“书记,这影响也太坏了,如此公开行贿受贿,有损我党威严啊!”
  阳书记道:“那你的意思是?”
  秘书长说,“关于宁德市高速公路招标的事,我个人认为,还是派人去核实一下。毕竟有情况,我们要澄清事实嘛。没有呢,那就更好。”
  阳书记抬起头,“有这个必要吗?”

  秘书长说,“现在下面有人在传,叫什么防民之口胜于防川,说什么的都有。如此公然行贿受贿,暗箱草作都不管的话,我们就要失信于人民了。”
  “叫顾秋同志过来谈谈话,让他解释一下不就得了?不要人云亦云,搞得满城风雨。”
  秘书长道,“那好吧!书记可真是个仁慈的好领导。”
  阳书记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

  顾秋正在办公室里,跟招标办的同志谈话,上面打电话来了,“顾秋同志,你马上到省委来一趟。”
  顾秋一听,对方的语气很不好,心里就明白,这事他们还真纠着没完没了了。
  结束了谈了,顾秋就匆匆下楼。
  一辆奔驰开过来,傅玉成下了车,“顾书记,顾书记,我糊涂啊,我糊涂,我对不起你啊!让你受累了!”
  顾秋一脸严肃,“傅玉成,这跟你没什么事,你们是中标单位,要全权负责这段路的完工。如果在工程上出现什么问题,我会唯你是问。至于其他的,你不要想太多。我就不信,白的还能说成黑的。天下自有正义!”
  顾秋上车了,奥迪车消失在傅玉成的眼里,助理说,“傅总,我们走吧!”
  傅玉成道,“对,我们走,我们回去工作,否则就对不起顾市长。”
  助理说,“他们也太黑了,这种事情都能拿出来说。不过我们相信顾市长应该是个好市长。”
  顾秋来到省委,组织上找他谈话。

  “顾秋同志,这次我代表组织上跟你谈话,首先,你要知道,这只是一次例行谈话,你不要有心里负担。我们不是怀疑谁,也不是想把谁怎么样,我们只是想核实一下情况。希望你能够很好的配合。”
  顾秋说,“你问吧!”
  对方笑笑,“看起来,你蛮有情绪嘛!顾秋同志,你也应该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干部,我想,象这样的谈话,每个同志多少都要经历的。今天能找你谈话,说明组织上对你还是非常信任,否则就不是这种方式了。”
  顾秋说,“我知道!开始吧!”

  对方点点头,“那你自己说说吧,奇宁高速竹昌路段招标中,有没有存在不光明的地方?”
  “没有!我以我的人格担保,这次招标工作,绝对公平公正。没有丝毫作弊,更没有所谓的暗箱*作。”
  “那中标单位的董事长,为什么会在中标当天晚上深夜造访?而且还有人看到对方提着东西上门,出来的时候两手空空,这个怎么解释?”
  顾秋说,“你们需要我怎么解释?”

  “不是我们需要你解释,而是你自己必须给组织一个交代。象这种现象,难道就不会让人想起,这里面存在着问题吗?我跟你说,现在很多地方,都流行这种方法,就是事先不给对方好处,事先之后给予回报。”
  顾秋说:“关于这事,我声明几点。第一,我和傅玉成,在此之前并不认识,毫无往来。第二,他并不是深夜来访,当时的时间,才九点到十点的样子。第三,他没有向我行贿,两罐茶叶,到目前还放在门边上。不信,你们可以去看。”
  “好!那我问你,既然你们之前没有往来,毫不相识,为什么独独在招标结束之后,他会亲自登门?”
  顾秋说,“至于这个,你要问傅玉成自己了。”
  对方说,“还有,他提过来的,究竟是不是两罐茶叶,这个,只是你片面之词。谁能保证罐子里没有别的?”
  顾秋冷笑了起来,“如果你要这么说,我无话可说了。对不起,我还有工作,我要走了。”
  说完,顾秋就站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