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12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是富家子弟,从小就在尔虞我诈中长大,一听赵师兄这话,姜大卫就已经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了,这厮无非就是想谋取张老师的秘方而已,因为杜小花是《辨证论治》的代笔人,只要把杜小花骗上了床,再拍些照片什么的,就等于拿到了张老师的秘方。
  心念百转间,姜大卫干笑道:“赵师兄是龙一般的人物,难道会看上杜小花那种土鸡?”
  这话看似在捧对方,实际上却是堵对方的嘴。
  赵师兄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嘴里却霪笑道:“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尝尝土鸡的味道也是一种享受嘛,难道姜师弟连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愿满足为兄吗?”
  姜大卫打着哈哈道:“赵师兄此言差矣,不是小弟不想满足你啊,而是杜小花并不是我的女人,不是我想让就能让的。再说了,杜小花现在可是张老师的入室弟子,又是《辨证论治》的代笔人,连我都没资格追求她了,又何谈相让呢?”
  “这不是问题!”赵师兄信心十足道,“杜小花就是个土鸡而已,赏点鸡食给她,还怕她不投怀送抱吗?”
  姜大卫道:“那师兄应该找她谈啊,和我说又有什么用?”
  “关键是需要个中间人吧?”赵师兄带着利诱的口气道,“姜师弟,只要你肯做这个中间人,事成之后,我保证少不了你的好处!”

  姜大卫的眼珠转动着,试探道:“那你准备了什么鸡食呢,又准备给我什么好处?”
  赵师兄伸出五根手指,漫不经意道:“像杜小花那种土鸡,给她50万都撑死她了,但我赵沟渠是个大方的人,50万上再加一个零!”
  “500万?”姜大卫惊叹道,“赵师兄真是大手笔呀,连我都有些心动了,只可惜我不好男风。”
  赵师兄赵沟渠差点呕吐出来,强忍恼怒道:“我知道姜师弟不缺钱,所以,我给你的好处是一份长期合作协议。”
  说着,他拿出一份协议放在姜大卫手上,姜大卫定睛一看,也忍不住心跳加速了,不过,他也不是傻子,这协议看似很吸引人,但赵沟渠一旦得到了张老师的秘方,那这协议就等于是一张废纸。
  于是,姜大卫依然不动声色道:“行,我可以试试吧,但我不敢保证能成功。”
  赵沟渠拍了拍姜大卫的肩膀,保证道:“只要这事办成了,这协议立马就签字生效。姜师弟,人生难得一会搏啊,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姜大卫认真的点了下头,可一下车,眼中却闪过一丝冷笑。
  张大雕急忙收回千里眼顺风耳,一边享受吴茱萸的小动作,一边给石径斜发信息,问他江阳集团是个什么背景。
  石径斜很快就发来江阳集团的资料,大抵是说,江阳集团属于知名企业,在全国都是很有地位的,总部在江阳市,但分公司和下属企业却遍布全国各大城市,几乎和各大医院都有生意来往,虽然没有什么高&官背身,但人脉极广,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最后,石径斜还问张大雕,是不是和江阳集团有什么过节。
  张大雕不怕事,但也不想惹事,想了想,还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道:“也没什么,就是赵沟渠想秘方的主意,把手都伸到我学生这儿来了。其实我只是想说,我不想依仗你们解决麻烦,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张扬,如果他真不识趣,我不介意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
  张大雕的确不喜欢张扬,换了其他的人,发现赵沟渠想打自己的主意,只怕立马就要给他眼色看了,但张大雕却要先警告对方一下,如果对方不知好歹,这才会雷霆一击。

  还有就是,自己拥有的东西不不让人觊觎那是不可能的,总不能一有人觊觎就一棍子打死吧,那要打死多少人才是个头,这又让国家怎么看自己?
  事实上,这也是一种稳重的表现,而一个稳重的人才能走得更远,要不然就是小人得势君子危,结局只会和李林甫一样,身死家灭!
  说老实话,石径斜到现在都还不了解张大雕到底拥有什么惊人的能力,他也只是听三姑猜测过,说张大雕很可能拥有特能能力,什么是“特意能力”?说白了就是特异功能,而特意功能的定义十分广泛,几乎无所不包,这类人神秘而可怕。
  所以,当石径斜看了张大雕的短信后,震惊的同时,又对张大雕的稳重与低调暗暗赞赏。不是吗,一个拥有特意能力的人,不但没有小人得志,甚至还想着怎么低调解决麻烦,这样的人,无论他拥有多么可怕的能力,都不会给国家带来威胁。
  当下,石径斜急忙把赵沟渠的事情向上级做了汇报,上级一听,脸色立马一沉,火速给江阳集团的董事长打了个电话,以极其严厉的口吻训斥道:“赵月明,你父子二人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是不是觉得自己人脉广,有大人物撑腰,就什么主意都敢打,什么人都敢惹!”
  赵月明大惊失色,平时,这个上级都是老赵老赵的称呼自己,现在直呼赵月明,而且劈头盖脸一阵训斥,心里立马就警惕起来,小心翼翼道:“领导,我们做错什么事了吗?”

  上级怒哼道:“问你儿子去吧!”
  说罢,上级直接挂了电话,赵月明急忙拨通了赵沟渠的电话,怒不可遏道:“你个畜生,到底给我惹什么大祸了,说!”
  赵沟渠一脸懵逼:“我……我没做什么啊,爸,你也知道,我一向谨慎,从不在外张扬的,怎么会惹大祸呢?”
  赵月明气急败坏道:“你特么还狡辩,连省委都打电话来了,劈头盖脸把老子一顿训斥,说你小子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难道他们会冤枉你吗?”

  赵沟渠打了个寒颤,心说,什么人那么大的能量,居然把我的事捅到省委去了,不对呀,自己现在就做了两件事,一是组队去狗宝村赌狗,而是谋夺张医生的秘方,前者不存在惹祸,唯有后者才会有不确定的祸端。可这也不对呀,自己刚刚才和姜大卫谈这事呢,他再迅速,也不可能把事情捅到省委去?
  “你还不说实话?”赵月明怒吼道,“难道真要等家破人亡了才肯老实交代吗?”
  赵沟渠嗫嚅了半天,最后只得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张医生?”赵月明忙叫人查了下张大雕,虽然得到的资料都是表面上的,但以他的明锐嗅觉,立马就心生警惕了,给赵沟渠回话道,“你个混账,真是瞎了你的狗眼,这个张医生能买到999颗上品狗宝,还能把精龙药业连根拔除,这样的人是我们惹得起的吗,你特么做事之前难道没有调查过人家的背景?”
  “什么,把精龙药业连根拔起的人是张医生?”赵沟渠也大吃一惊,这精龙药业虽然只是一家制药厂,但也不是谁都动得了的。
  “这还不是可怕之处!”赵月明凝重道,“你好好想想,姜大卫才刚离开你的车门,事情就捅到省委去了,这是什么能量,这样的人又如何是我们父子惹得起的?”
  赵沟渠惊颤道:“难道……有人在姜大卫身上安装了窃听设备,为什么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