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5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如其来浮荡的花雨惊动了饮酒谈笑的宾朋,他们看向入口,被风卷残云的花雨遮遮掩掩的水上回廊,不约而同 爆发出唏隨与惊呼视线中是风姿绰约的白裙女子,慵懒斜躺在屏风上,白纱白屏相榕胜雪,仿佛悬挂在天际的月 亮,更胜过月亮几分明艳。
  我似笑非笑拔断头上的珍珠钗,一头青丝随即垂下,铺陈在皎白如玉的裙衫,纯诤得令人室息。
  嫣红的朱唇微微开阖,灵巧纤细的舌头吐出一点点,在唇角舔了舔,远处人看不真切,近处两侧一清二楚,他们 禁不住吞咽口水,呼吸也急促起来。

  所有人都无声放下筷子,有些失神这样的美色。
  托举我的四名壮汉已经走入亭中,他们长相魁梧蛮橫,恰好万绿丛中一点红,衬托出我朦胧的娇艳与柔轮,美 女与野兽,总是最剌激情欲的画面。
  当我被放在地面的一刻,亭台内鸦雀无声,浅浅溢出的琴声和筝鼓也戛然而止,几个女子面面相觑,惊讶忽 然出现的我,又以为是酒楼的安排,叮着我的舞姿看了一会儿,弹奏了一首春江花月夜。
  那样熟悉的音符,音色,似回到多年前的晚上,我轻解罗衫,被容深抱上库,他间我怕他吗,他说所有人都 怕他,巴结他。
  我仰头媚笑说,“我不怕你”
  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你比我见过的男人都好看。
  他愣了一秒,大声笑出来,我被他压在身下,像失去了魂魄的女子,他剌入进来痛得我几乎晕厥,我难以想象 他怎么会那么硕大,他看到我揪在一起的脸,问我还是不怕吗。
  我咬着牙逞强,“不怕”
  我想他就该是那一夜,对我动了心。
  正如我爱他那一晚的骁勇,爱他那一晚的猖獗。
  春江花月夜,我和容深的情恨,就是这样一支舞。

  此后我再没有给任何人跳过,我想它该是为心爱的男子,为值得的人。
  我一生最美的模样,都尽付这一曲中。
  可惜他再也不会看到。
  我眼角有泪痕,像一粒朱砂,我在屏风上缓慢站起,左右扭摆,一点点起伏向上,柔轮无骨的孱弱,似一条 成了津的蛇,缠绕住古藤,是月色还是春光,刮过的风撩拨裙摆,露出洁白纤细的腿,极尽妩媚的哏波横扫过亭内的 每一处,回眸时顾盼神飞,媚态橫生。

  这里的每一个男人都为我倾倒,他们哏睛不眨凝望着,谁也不肯错过_秒钟的风情。
  我肆意变换着手指与臀部,乐曲逐渐激昂,我踏入花海,
  旋转抖动着婀娜的身姿,隐藏在亭边的舟微微轻颤,樱树摇晃间,落花四溢飞職,我甩出的袖绪禅住一杯白花 ,高高扬洒向不远处的常老,他端着酒杯,良久未动,目光定格在我身上。
  他此时并未认出我是谁,他也想象不到会是我,他津锐的哏眸像一支利剑,渴望穿透我的面纱,看清我的脸, 他察觉到跳舞的女子很像何笙,比唐尤拉还要神似几分,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饮酒的兴致,只恨不得立刻拥我入怀, 见我真容。
  没有谁发现樱花树被人为控制,绳线交缠在密密麻麻的枝桠里,距离又远,仿佛心甘情愿被吹落枝头,为这销魂 的仙境倾倒折服。

  花海如一道水帘,从我头顶簌簌飘下,将我笼罩其中,粉色白色沾满裙摆,长发,我翩翩起舞间仍不肯落地, 缠绕在我身上每一寸,没有浓烈的香味,可我身上很香,空气中能嗅到幽兰的芬芳,来自我发香,体香,这样的香 味胜似人间琼浆玉露,只有我拥有,也只有我可以用得这般祸乱众生。
  我似一只妖冶的白狐,似一个入凡尘的天女,无声无息飘向常老,在他以为我要入他怀中,我身体一闪,白纱 飘荡倒在另一张桌上,男人被我的香气迷得有些忘乎所以,我拿起酒杯喂进他的唇,他刚要喝,指尖触摸到了我的面 纱,他饥揭难耐要摘下,被我娇俏一声笑躲闪,琴声掩盖了我的笑,他们听不真切,像猫儿的呻吟,几乎全部沉醉
  我跳得时间不久,他们不曽尽兴,刚刚被我挑逗得食髓知味,在最丨彭辨的一刻,我便倏然停下。
  所有声音都静止,发丝与裙摆无声无息垂落,樱花也不再缠绕,在我脚底积了厚厚一层,仿佛冬季的霜雪,而 我遗世独立。
  常老右侧第一张桌上的男人率先鼓掌,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一边意犹未尽回味,一边为我暍彩,男人大笑 说,“想不到竹林名苑竟然还有这样压箱底的宝贝,之前光顾这么多次都没有拿出来,可真是美妙这一次耽搁了 广州的生意我也不觉得可惜了,若是为了赚点铜臭气的钱,错过了如此美色,才是最大的遗憾”
  他们哈哈大笑,“连欧阳先生都这么说,我们更是大开哏界了。”

  被我喂酒却没有喝到的男子拿起银筷敲打着瓷碗,若有所思说,“美丽的女人有很多,这样有滋味的却很少, 身段好,想必容貌也错不7 〇,,
  旁边的男子笑着搂住他肩膀,伸手指了指他,“哎呀呀,咱们蔡总难得夸奖一个女子,还不快点把面纱摘下来 ,给我们看一看。,,
  我不言不语,面纱摘落的霎那,常老整个人惊住,他指尖的瓷杯坠落在桌上,面色掀起惊涛骇浪,不只是他 ,这里所有男子都惊住,他们有的认出我,有的既和周容深没有往来也没有见过我,只是因我的脸孔太艳丽津致,妖 媚的哏波又练了许久,这些人都是好色之徒,当然不可能抵挡得住美色诱惑。
  常老在短暂的震撼后,迅速从桌后起身,亲自走到我面前,他站在台阶上低头看了我许久,仍觉得不可置信, “怎么是你”
  我故意装作疲累,声音轻细微喘,像库笫偷欢时的呻吟,笑说是我不好吗,难道是别人,常老才觉得喜欢。
  他无声沉默,目米哏不知在想什么,有些戒备和猜忌,我脸上笑容在众目睽暌下有些挂不住,咬了咬朱红色的唇 ,转身想走,他在这时一把握住我手腕,“我喜欢”
  我心里一颤,扭头看他,眼底柔情万千,“真的吗。”

  他将我一把拉上台阶,我险些扑入他怀里,用了全力才稳住,我怎会让他如此轻易抱住我,得到我。
  他眉眼慈祥温和,丝毫不见算计人性命时的歹毒与残暴,似乎这样的温柔只给我,“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 得几回闻,你说我喜欢吗。”
  他握着我手腕将我拉到桌后,把自己的椅子给了我,我问他坐什么,他笑得非常温柔,“我在旁边陪着你不是很 好。”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哏神,是常府里女人都想得到的,是珠海所有爱慕富贵的女人都想要的,唯独落在我心 里,只剩下无尽的仇恨与厌恶。
  我恨不得立刻手刃他,可我知道不能,我要活着,我要完好无恙的活着,我凭什么杀人偿命,为这样一个人偿 命我要搅得天翻地覆,再全身而退。
  常老站了一会儿,一旁的男士知道他在摆样子讨好我,见时机差不多,立刻吩咐旗袍女郎搬一把椅子在我身 边,常老坐下后,点了一壶樱花酒,酒很香甜,适合女人暍,他为我斟了一杯。
  我接过酒杯触景伤情,眼眶有些发红,泪水闪了闪,挂在哏角欲落未落,仿佛晶莹的珍珠,梨花带雨的模样将 他惹得无比心痒怜爱,他有些无措问我怎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