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1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道,“从彤别吃醋了,顾秋不是那种人。”
  顾秋说,“行了你,就知道乱说话。去拿酒吧。我们三个好久没聚了,喝点什么酒?”
  陈燕说随便吧!
  从彤道,“我去拿,上次王为杰送给你的红酒还没喝呢!”
  顾秋道,“他什么时候送酒来了?”
  “那次你不在,偏要送过来,我就扔贮藏室了。”
  顾秋说,“那我去拿。”
  在拿酒的时候,顾秋问,“他结婚的事,你知道吗?算了吧,你要去上海,我去得了。”
  “他不是已经结婚了么?怎么又结婚?”
  从彤嘀咕着。

  陈燕说,“八成是离婚了二婚。”
  顾秋拿了酒出来,一箱红酒,六瓶。
  这酒可不便宜,听说是法国货,一瓶也得一千多块。
  陈燕说,“你搬这么多出来干嘛?”
  顾秋说喝啊,你们两个的酒量,一瓶二瓶哪够。
  从彤踢了顾秋一脚,“你是不是趁我们喝醉了,打陈燕姐的主意。”

  噗——陈燕在那边喷了!
  顾秋嘿嘿地笑,“等下你就知道了!看谁打谁的主意。”
  开了酒,桌上摆着六个菜。其中有四个是陈燕炒的,有二个是从彤炒的。
  从彤说,“我给个机会,猜哪个菜是我做的,猜对了,奖你一杯酒。”

  顾秋摇头,“不行,不行。猜对的话,你喝一杯,猜错的话,我罚一杯。”
  “行!”
  陈燕怕顾秋露出马脚,就接过话题,“你老婆的手艺你还不知道?她可是特意为你做了二个菜。”
  言下之意,告诉顾秋,从彤炒了二个菜,叫顾秋不要弄错了。
  顾秋夹了一块煎鸡蛋,“这个不用尝也知道,肯定不是你做的。你煎的鸡蛋没有这么松,有点紧!”
  从彤说这个太简单了,你先找到哪二个菜是我做的再说。
  顾秋笑了起来,舀了瓢鸡汤喝了口,“这个是你做的。”
  鸡汤,的确是从彤炖的,陈燕在切菜,她就在那里炖汤。炖汤用电饭煲,容易,所以这道菜由从彤来做。
  从彤白了他一眼,“什么依据?”
  顾秋说,“你先把酒喝了,我再说依据。”

  陈燕笑了,“愿赌服输吧,从彤。”从彤没折了,只得喝了这杯酒。
  顾秋说道:“其实这个很简单,你们从安平过来,肯定是在陈燕姐家里带了只鸡。按常规呢,应该是陈燕姐把鸡剁好了,洗干净了,她在忙其他的,你把鸡放进高压锅里,加水加盐。”
  陈燕不得不佩服顾秋的分析能力,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陈燕刚才进洗手间,除了上厕所,还有就是洗身上的气味。
  。
  再说,顾秋和从彤在一起生活这么久,她会做什么菜,能做什么菜,这还用得着猜吗?
  所以顾秋也不用尝,看着那个空心菜,“这肯定是你炒的,老婆。”

  最后一道空心菜,就是陈燕在上厕所的时候,她完成的杰作。顾秋猜对了,从彤撇撇嘴,“你就不能猜错一次,自罚一杯吗?一点都不怜惜我。好吧,我喝!”
  顾秋抢过杯子,“算了吧,还是我喝,我替你喝!”
  “这还差不多!”
  从彤笑了起来。

  两人闹完了,顾秋道,“我们一起来吧,陈燕姐,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今天晚上就放开了喝,家里有床有房间。”
  陈燕笑笑着端起杯子,心里却道,还好久没有一起聚了,刚下飞机,就被你这大坏蛋给折腾了几次。
  想到这里,她不由夹紧了双腿。
  三人碰了一杯,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听陈燕讲在上海那边的故事。

  不知不觉,喝完了二瓶红酒。
  顾秋说,“再来一瓶吧!”
  陈燕说不来了,不来了!
  从彤也说不来了,二瓶够啦!
  顾秋又开了一瓶,“三个人分一下,也没多少。”
  他看着从彤的脸,喝了酒后,红嘟嘟的,看上去蛮有味。陈燕呢,毕竟大一些,那种很成熟的风味,虽然脸上带着红晕,却不似从彤那里看起来还有一丝可爱。
  陈燕脸上,更多的是妩媚。
  顾秋感觉到,桌下有一双桌在自己脚上,也不知道是从彤还是陈燕,他不敢往桌子下看。
  这瓶酒,他们两个喝得有点勉强。
  顾秋这酒店,喝这酒自然没问题。
  不过三瓶酒算下来,顾秋也是喝了一瓶多。
  撤了饭席之后,从彤说,“我不想洗碗了。扔那里明天洗吧!”

  陈燕说。“我来洗,我来洗,你休息下。”
  顾秋站起来,“你们都别动,我来!”
  “你行吗?”
  陈燕有些奇怪,顾秋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
  从彤拉着陈燕的手,“别管他,他难得这么勤快一次。”
  等顾秋洗了碗出来,她们两个就在沙发上聊天。
  因为喝了酒,两人脸上那种醉意很明显。
  从彤和陈燕都穿着短裙,从彤的是横格子的,配肉色的丝袜。陈燕则是黑色的短裙,配黑色的丝袜。
  两个人,四条腿,倦在沙发上,难免让人想入菲菲。
  顾秋在沙发上坐了会,“我去睡了。你们聊!”
  从彤说你先睡吧,我等下跟陈燕姐睡就是。
  顾秋看了她一眼,发现从彤在那里露出一脸狡黠的笑。

  其实顾秋是睡不着的,他还掂记着这两个女人呢。
  他躺在床上,等从彤上床。
  客厅里不时传来两个女人格格的笑,只听到陈燕说,“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去睡了。”
  从彤指着另一个卧室,“那你睡这里吧!”
  陈燕走路都有点跄,摇晃着,朝那房间去了。
  从彤等陈燕睡了,她才进来,发现顾秋还在那里等,她心里就明白这家伙在等什么,于是暧昧地一笑,“怎么还不睡?”
  顾秋说,“你自己明白。”

  从彤道:“我来换衣服,去陈燕姐那里睡。有本事你过来啊!”
  “啊——”话还没说完,就被顾秋抱住,按倒在床上。
  客房里有股酒味,好大,从彤打开窗户透气。
  顾秋说。“你们睡吧,我睡沙发上。”
  陈燕有些不好意思,“还是你们睡床上,我睡沙发上就行了。”
  顾秋把她推进卧室,“今天晚上把老婆让给你。”
  果真,他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本来他是想搞点事,可看到陈燕都吐成这样,自然不好意思再那个了。
  陈燕和从彤睡在主卧室里,陈燕还在说,“还是让他进来睡吧,我睡沙发,这样我多不好意思。”
  从彤说没事,不要管他。
  躺在床上,陈燕心里总是有些不好意思。
  从彤说,“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就让他进来睡。”
  陈燕哈哈地笑,“那更不好意思了!”
  从彤道,以前我们三个就一起睡过,你还记得不?

  陈燕叹了口气,“说起这事,不知不觉,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突然觉得,有种苍老的感觉。”
  “是啊,人这一辈子,过得太快了。有时真想时间能停下来。现在回头看看过去的岁月,心里挺感慨的。”
  从彤道:“尤其是我们女人,这辈子要是找了个好男人,还凑合。要是没找到呢,青春就这样担搁了。”
  说到这话,陈燕不说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