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7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哥!”小二从窗外递进来一串钥匙,笑嘻嘻的说,“彩云姐说你今天回来,我还想着不能这么早,打算中午再过来等你的,幸亏刚才往路上看了一眼,要不然,回头彩云姐非把我的耳朵给揪掉不可。”
  萧晋听得莫名其妙,接过钥匙一看,发现那竟然就是赵彩云家的钥匙,不由越发茫然起来。“小二,彩云不在家?她去哪儿了?”
  “她进山了,说是送翠翠妹子回家,前天下午她们一起走的。”
  萧晋立马就傻了,迷迷糊糊的跟小二道了谢,把车开到赵彩云家门口,下车用钥匙打开大门,发现里面的门闩上贴了一张纸,上面写道:没错!小野狗,臭婆娘有些话想跟沛芹姐说,所以就擅自去囚龙村了。如果你不开心,见面后是打是骂我都认,但别不要我!

  看完,萧晋唯有哭笑不得。
  收好纸,把车开进院子,他将钥匙丢给沙夏,说:“你先自己进屋歇着吧!我去看看厨房有没有菜。”
  沙夏走下车,四下里看看整洁干净的小院,问:“这个叫彩云的,也是你的情人?”
  萧晋进了厨房打开冰箱,见里面有肉有蛋,想了想,就一边往外拿,一边回答道:“算是吧!”
  沙夏脸上浮现出一抹好奇,又问:“你有多少个情人?”
  萧晋打水洗了手,拿出案板开始切肉。“严格来说,我只有女人,没有情人。”
  “那你有多少个女人?”

  “目前是五个。”
  沙夏挑挑眉,很不客气的说:“那你真是一个肮脏无耻的垃圾。”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那现在垃圾要给你做饭了,有骨气就别吃。”
  沙夏疑惑问:“你是不是垃圾,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不吃?另外,骨气又是什么?”
  “看来,你的华语水平还有待提高。”
  说完这句,萧晋就不再理她,而是专心的切起肉来。
  十几分钟后,他端了两碗葱花鸡蛋面和一盘辣椒炒肉走进堂屋,说:“条件简陋,你先凑合着填一下肚子,等晚上到了我家,我再请你品尝无上的美味。”
  沙夏看着摆在跟前的那碗面,吸吸鼻子,说:“味道很香,起码闻起来比我在路边小店里吃的要让人更有食欲一些。”
  “饭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闻的。”
  递过去一双筷子,萧晋就埋头吸哩呼噜的吃了起来。
  沙夏似乎不太习惯别人吃饭发出这么大的声音,蹙了蹙眉,但什么都没说,拿起筷子,熟练的夹了几根面条放进嘴里,稍一咀嚼,眼睛就是一亮,再夹一块辣椒炒肉,眉毛就高高的挑了起来。
  “如果每天都能吃到这样的饭菜,为你工作一年似乎并不是多么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情。”她说。
  萧晋哈哈一笑,说:“这就满足了?那你等着吧!意志一定要足够坚定哦!因为我家里可不止一位美厨娘,厨艺个个都能甩我几十条街,堂堂国际杀手要是为了几顿好吃的就卖掉自己,那可就太丢人喽!”
  对此,沙夏只是不屑一笑,什么都没说,似乎是觉得他的说法简直荒唐弱智到了可笑的地步。然而,多年以后,当她开始回忆自己为什么会最终选择留在萧晋身边时,才不得不承认,那些好吃到让人恨不得吞下舌头的美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吃过饭,萧晋从衣柜里翻出一件自己的连帽风衣给沙夏穿上,稍稍遮住一点她那张辨识度很大的脸,这才带着她穿过青山镇,走进茫茫囚龙山。
  与此同时,一场重要的表决会议正在囚龙村村长、也就是老族长梁庆有家的院子里召开。
  村子里的人几乎都来了,把个本就不大的院子给填的满满当当,梁老头就坐在堂屋正当口的躺椅上,腿上盖着毯子,手里拿个装酒的小茶壶,时不时的嘬上一口,微微眯起的眼睛里精光闪烁,看上去就像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一样。
  院子里的空间虽然被占满了,但明眼人还是能看得出来,村民们的站位是隐隐分成了两派的,一派人数较多,占据了梁庆有右边和中间的大部分位置,而在他左边的角落,则是人数很少的另一派,周沛芹、梁玉香、郑云苓、梁翠翠、以及打酱油的赵彩云都在那里。
  “……老族长,”这时,梁大伟已经说了一大番话,最后得意的朝周沛芹她们看了一眼,对梁庆有说,“五采坊公司能给咱们一针一块钱的价格,这就代表咱们的绣活在城里至少能卖到一块钱之上,而那个萧晋却只给乡亲们五毛钱,中间赚了一倍还多,简直就是黑了心啊!”
  梁庆有冷冷的瞅他一眼,没有说话。
  梁大伟根本就没去看梁庆有的眼神,见他不吭声,以为就是默认了,于是便转过身,对周沛芹她们说道:“沛芹嫂子、玉香嫂子,大家都知道,萧老师能来到咱们这个穷地方教孩子读书,这是应该好好感激的事情,但是,感激归感激,咱也不能让他趴在乡亲们的身上喝血不是?”
  “天绣的活儿,可是我哥……干爹找来的!”梁翠翠看不惯梁大伟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站出来大声道,“要是没有我干爹,别说一针五毛了,连五厘都没人给你!”
  “那是因为没人去找,才让他得了这个便宜。”梁大伟反驳道,“你看我不就找到了城里的五采坊?”
  “切!”梁玉香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马后炮谁不会啊?要不是萧老师让大家靠绣活赚到了钱,你梁大伟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个工地上给人扛砖头呢!现在倒人五人六起来了,你转头问问乡亲,谁相信是你自己联系的城里公司?你梁大伟家的祖坟上长那根草了吗?”
  梁玉香在村子里向来以大胆泼辣著称,现在天天跟萧晋厮混在一起,已经收敛了很多,但尽管不怎么往外冒脏字儿了,话说的依旧很毒。

  梁大伟气的脸都红了。村里有男人的婆娘,他会心有顾忌,可像梁玉香和周沛芹这样家里没男人的,他才不当回事,所以直接就破口大骂:“梁玉香!你还是我们囚龙村梁氏的人吗?为什么这么帮着那姓萧的说话?
  看你一天到晚的往村后的那个院子跑,别是早就跟人家勾搭在一块儿了吧?!哼!怪不得我德富哥会休了你,干了那么丢祖宗脸的事儿,居然还敢抛头露面,你可真不要……哎呀!谁打我?”
  “老子打的!”梁庆有把拐杖重新放在躺椅边上,抬起眼皮问,“怎么,你有意见?”
  梁大伟的脖子顿时就缩了起来。他原本就不是什么有气性的人,哪里敢跟族长放肆?当下便干笑道:“老族长您说笑了,能被您打,是我的福气。”
  梁庆有哼了一声,撇嘴嘬了口酒,有气无力道:“说事儿归说事儿,嘴巴别跟吃了屎似的,咱囚龙村梁氏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族,可也不能出欺负婆娘的混帐!”
  日期:2017-09-20 06: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