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1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赵笑了,“那我先走了,等您哪天有空,我再来找您。”
  顾秋目送他离开,“叶秘书,你帮我查一下这家公司的资料。下午给我。”
  中午吃了饭,叶世林就借这个机会,把对方公司的资料拿到了。他跟顾秋说,“我调查了一下,这哪是什么建设公司啊,没错,他们的确拿到了一些项目,但是他们都是转包出去的,自己公司从来都不干。”
  顾秋在看资料,叶世林说,“我再打听一下,看看这家公司法人代表是谁,背后是什么人?”
  顾秋看过他们的资料,公司成立很晚的,时间还不到四年。以前在南阳西北角那边,经常揽一些政府项目,现在突然转战省城以东,以南,究竟是什么原因?这个,暂不去管它了。
  顾秋想知道这家公司的背景,能找姜厅过来打招呼的,应该不是太简单。想必没有过硬的关系,姜厅也不会冒然把他介绍给自己。
  四点多,左安邦的秘书小谭过来喊,要顾秋过去一趟。
  顾秋赶到左安邦那边,左安邦问,“奇宁高速怎么样了?上面催得紧,招标的事情要赶快落实。这些事情,你只要吩咐下去就行为,为什么他们行动这么慢?”
  顾秋道:“招标是个极为重要的环节,疏忽不得,再说,这个项目关系重大,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左安邦道:“那也要注意效率,做事情,最好不要拖拖拉拉,没有一点活力。”

  过了会,他又问,“你见过晓静了?”
  “见过,她不是过来看你吗?”
  左安邦没说什么,端起杯子喝了口茶,“今天就这样吧,催紧一点。工程要紧。”
  晚上,顾秋就收到了资料,叶世林说,“这个小赵,是腾达建设公司的董事长,但他们公司里的几个股东,据说很神秘。一般工程都由小赵出面,而他们也只拿政府项目,拿到之后,大都转手承包。关键是他们的背景,好象有二三个都是省里那些公子哥。具体的,我打听不到了。”

  顾秋听了后,挥挥手,“你回去吧。”他就给杜小马打个电话,“小马,那个腾达建设公司,你知道不?”
  杜小马正在吃饭,“怎么啦?他们找到你了?”
  顾秋也没说他们找过自己,只是道:“我就打听一下。”
  杜小马说,“你千万不要答应,他们这公司,烂得很。完全就是提篮子的,不务实。”
  顾秋心里一凛,姜厅怎么介绍这么一个人给自己?他就问杜小马,“都什么背景?”

  “能有什么背景,一个是前省长的侄子,他不是退休了嘛,一个是新秘书长的亲戚,都是这些人。这个公司的董事长姓赵,挺年轻的小伙子,三十来岁。”
  “他什么背景?”
  “不太清楚。这个人应该没太大的背景,但是能耐不小。”
  顾秋嗯了一声,杜小马道:“他是不是找你要工程?这人还真是无孔不入。什么缝都钻得进来,我告诉你,千万不要给他,否则你就麻烦了。”
  顾秋说,“你先吃饭吧!我还有点事。”
  挂了电话,他就在心里琢磨着,前省长的侄子?还有一个是秘书长的亲戚,怎么都是些这个人啊?

  行了,既然没有资格,就不管他了。
  顾秋来到餐厅里,随便吃了点饭。就给从彤打电话,电话里,听到从彤和陈燕两个开心的笑声。
  顾秋问,“你们在干嘛?”
  从彤说,“没事,没事,女人的事,你不要问。”
  顾秋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从彤嗯了声,“再说吧,可能明天,也可能过几天。”

  顾秋说那随你吧,我没事,就是问问。
  刚挂了电话,有人按门铃,顾秋去看,又是小赵。
  小赵手里提着东西,顾秋不露声色,“小赵,你这是干嘛?让厅长知道了,该怎么说我?”
  小赵嘿嘿地笑,“没事,我就过来看看。顺道。”

  顾秋看着这东西,“等下你带走,现在我们搞廉政建设,你可不能让我带这个不好的头。”
  小赵说:“放心吧,怎么会呢?姜厅可是经常说起您,你是一个很正直的干部,你看,我这也没啥东西。”
  顾秋道:“有事吗?”
  小赵说,“没事,没事,我这不请您吃饭,你没空嘛,所以晚上抽空过来拜访一下。”
  顾秋看看表,“还真不巧,我等下要去左书记那里商量事情,这样吧,我们下次聊?”
  小赵也不生气,“行,下次聊!”
  “东西,东西带回去。”
  顾秋把东西给他提上,小赵的脸色就有点不自然了。人家不收他东西,那是拒绝他的意思,他当然不高兴了。

  看到小赵离开,顾秋嘀咕了句,什么人啊?随随便便就到人家家里来了。
  看来姜厅长这个人情,不好还啊。
  顾秋也有些头大,还他的人情,说不定就要坏事。不还他的人情,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姜厅可是帮过自己忙的,顾秋坐在沙发上,觉得这事有些棘手。八成这个时候,姜厅正在骂自己呢!

  左安邦那边,左定国来了。
  左安邦在问,“你怎么还没回去?留在这里干嘛呢?”
  左定国笑笑,“我这不在帮你嘛。”
  “帮,你怎么帮?越帮越忙。”
  左定国也不生气,“我请了二个月假,在南阳玩一下有什么不好?”

  左安邦说道,“醉翁之意不在酒。”
  左定国嘿嘿地笑,也不作声。
  他上次看到齐雨后,就动了心思,觉得这个女孩子真的不错。可人家齐雨,那是宁雪虹的秘书,宁雪虹和左家誓不两立,你这不是缘木求鱼嘛。根本不可能的事,可左定国呢,一点都不气馁,坚持不懈。
  宁雪虹的秘书怎么啦,宁雪虹的秘书就不嫁人了?要是把她的秘书搞定,宁雪虹可就难看了。
  左定国这人,有时死脑筋。

  看到兄长不说话,左定国笑笑,“哥,这次我真帮了你一个忙。”
  左安邦看着他,“你又在搞什么?”
  左定国神秘兮兮道,“我给顾秋这小子设了个局,看他怎么化解。哼!”
  左安邦才不信,只凭武力服人的弟弟,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他就盯着左定国,“你?给他设局?”
  “怎么?你不信?”
  信才怪了。
  左定国道,“好吧,到时你就相信了。我啊,这次来南阳也没有白来,认识了几个朋友。”
  左安邦只是看着他,并不插嘴。

  左定国得意地说,“前省长的侄子,你说这人怎么样?”
  左安邦摇头,“他有什么能耐,前省长的儿子都没用,就更不要说他的侄子了。”
  左定国说,“那还有一个,现任秘书长的亲戚,他们两个和另一个人合伙开了一家建设公司。我跟你说,在南阳,还是有很多人卖他们面子的。”
  左安邦问,“关他们什么事?”
  左定国道,“交通厅的姜厅,是前任省长一手提拨起来的。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现在前省长的侄子找他办点事,他能不给面子?”

  这个倒是有可能,毕竟有前省长这面子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