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1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悄悄地,打开了她们家的门。一个看不清楚面目的男子走进来,在房间里四处看了又看。
  先是到客厅里,厨房,卫生间。然后又到了卧室。
  她在梦里见到,那人走过来了。
  从彤有些紧张,想喊,却喊不出来,想跑,又跑不动。
  只是很奇怪,那人走到她身边,又离开,去了客厅。
  梦中的从彤,紧张极了,忙着打电话报警,叫110过来抓贼。可不知为什么,电话总是打不通。
  正当她准备大喊呼救的时候,那人已经发现她了,朝他走过来。从彤吓傻了,拼命跑。
  一边跑一边喊,救命救命。
  可奇怪的是,在梦里,不论你怎么使劲,总是迈不开脚步。对方追上来,抓住了她。
  从彤猛地一蹬,“啊——”
  醒了!
  从彤一下坐了起来,顾秋吓了一跳,“你怎么啦?”

  看到顾秋,从彤惊魂未定,喘着粗气,“你怎么回来了?”
  顾秋道,“你做梦了?”
  从彤裹着浴巾的胸部,一起一伏。
  “我做了个梦,梦见有小偷进我家了,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然后又走进卧室,看了眼出去了。过了一会,他又进来,想抓住我。”
  顾秋郁闷死了,“那是我,我看你睡了,没有惊动你,去洗了个澡才回来。”
  扯了纸巾给从彤擦汗,“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从彤说,“我明明看到有小偷进门,还到卧室里来了。没想到这个小偷居然是你!吓死人了!”
  “我哪有吓你,看到睡了,不准备吵醒你才去那边洗澡的。”
  从彤想到自己在梦中,那个小偷扑过来,想要抓住自己,到现在还冒出一身冷汗。
  顾秋说,“没事了,睡吧!”

  从彤哪里还睡得着,坐起来道:“你不是说不回来吗?”
  “骗你的。”
  从彤道:“下次你要是说不回来,我就把门反锁了。害我白担心,吓死人了。”
  把门反锁,顾秋就没折了,必须叫她起来开门。
  顾秋道,“没这个必要吧,这里是政府大院,小偷哪敢随便来!”
  “不行,万一有人把你老婆偷走了怎么办?”
  顾秋伸手过去捏着她的脸,“有人敢过来行窃,我废了他的双手。偷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偷我的宝贝。”
  从彤白了他一眼,“既然是宝贝,怎么不好好爱护,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担惊受怕。”

  顾秋笑笑着,搂过从彤。
  从彤道:“陈燕姐回来了?”
  “对,我见到她了。”
  从彤撇撇嘴,“你和她的关系,比我和她要好。”
  顾秋在心里一凛,“没有吧!这怎么可能?”

  从彤说。“我能感觉到出来,她很关心你,虽然我们是朋友,闺蜜,但是她真的很关心你。”
  “那可能是我曾经救过她,要不是我,她估计已经遭谢毕升毒手了。”
  从彤勾直脖子,“那你有没有对她下过毒手?”
  顾秋伸手扯了从彤的浴巾,“你啊,能不能纯洁点?要是陈燕姐知道了,还不跟你生气才怪。”
  从彤被他压下去了,当顾秋进入的时候,从彤道:“跟你说个事吧!”
  “你说!”顾秋一边动一边回答。
  从彤道:“我看你跟陈燕姐关系也不错,你要是有时*,在外在找女人,倒不如把陈燕姐给收了!至少跟她安全一点。”
  ing……
  听到这句话,本来雄纠纠,气昂昂的顾秋,不知为什么,下面突然就软了。浑身打了个哆嗦,象漏气的气球那样,软搭搭的吊在那里。
  从彤自然感受到这种奇怪的变化,睁着眼睛问顾秋,“你怎么啦?”
  顾秋气死了,狠狠的拍了一把从彤的屁股,“下次不要开这种玩笑!”
  从彤的确是跟他开玩笑的,看到顾秋焉成这样,忍不住娇笑了起来,“不会吧,你——”
  。

  提到陈燕,居然软成那样,从彤想不笑都难。
  两夫妻在一起,难免会开玩笑,从彤已经不是第一次开这种玩笑了,搞得顾秋很尴尬。
  顾秋说,“下次不许开这种玩笑了。”
  从彤则盯着他,“你思想有问题,心里还不知道,多少次打过她的主意了呢,否则一提到她,你反应就这么激励。”
  顾秋不说话了,从彤半真半假的说,“你们男人在外面,难保不假戏真做,谁知道你有没有乱来?”

  顾秋道:“左安邦天天盯着我,我能乱来?就是,越来越象你妈妈了。”
  从彤也知道,做为一个女人,疑神疑鬼很不好。
  但她和老妈有本质上的区别,提到老妈,从彤道:“我就是怕你控制不住,在外面乱来。”
  顾秋站起来,“没这事,这点定力我还是有的。”说完,他去了浴室。
  从彤也爬起来,去浴室洗身子。
  “明天我也回去一趟,看看老爸和妈妈怎么样了?”
  “行,你去吧!”顾秋擦干净了身子,穿上睡衣。
  从彤则光着身子出来,在衣柜里找了套睡衣换上。
  两人聊到深夜,顾秋不知不觉睡了。
  从彤看到他睡得很香,也不作声,安静的躺下来。
  第二天,从彤回安平去看父母。
  顾秋则在办公室上班,快中午的时候,叶世林进来汇报,说有一个自称小赵的年轻人找他。
  顾秋觉得很奇怪,仔细想了下,才记起昨天晚上的事。
  果然来了,顾秋道,让他进来吧!
  小赵来了。
  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留着分头,长得也是有模有样。西装革领,看上去很精神。
  “顾市长,您好,您好!”

  小赵进来,忙跟顾秋握手。
  顾秋说,“你怎么来宁德了?”
  小赵说,“我是过来送标书的。”听他这么一说,顾秋哪能还不明白?人家昨天晚上,敢情就是做铺垫,找到了姜厅长,这其中的含义,不用说也明白了。
  顾秋故意装傻,也不提这事,因为他根本就不了解小赵的身份。只是叫叶世林,“叶秘书,给客人倒茶。”
  小赵道,“不用,不用,马上就到饭点了,要不这样吧,一起吃个饭?我刚好有事想跟您说说。”
  顾秋看看表,“哎呀,还真不巧,今天我约人了。要不下次吧!”
  “没关系,没关系,晚上也行,我等您。”
  顾秋摇头,“这样吧,你有事现在就说,这几天我真没空。不要是说吃饭,上厕所都掐着时间算。”
  小赵这才说了,“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参与这个竞标,想拿下奇宁高速在竹昌境内这一段。今天我是特意过来送标书的。”
  顾秋很奇怪,“你们是什么公司?”
  “腾达建设有限公司。”
  顾秋哦了一声,说实在的,这家公司,他还真没听说过。小赵道,“您可能没有听说过,我们公司是新兴的建设公司,以前一直在外地承包建设项目,转到南阳并不是太久。”
  顾秋也没有接着问,小赵道,“姜厅知道我们的实力,否则他也不会把您叫过去。就是因为他觉得我们的实力,能担当此重任,放心吧,顾市长,我们不会给您拖后腿。”
  顾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样吧,你的事情我知道了,反正你们已经决定参加竞标,说明你相信我们宁德市的办事态度,绝对公平公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