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9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了帝崩之后,席应真的声音又想了起来。他先是笑了一声之后,又继续说道:“想不到老东西你这次开窍了,好,既然你开窍了,那么方士爷爷我也好说话。这样,尤纹氏留下里的这点家当你们可以看,但是不能带走。还有一件事情当时爷爷要交代,当初这里是下了禁制的。不管是谁只能待三天。三天之后便会被挤出去,你们算好了时间。”
  说到这里,席应真的声音便消失了起来。看样子老术士的心思已经转到了帝崩上,已经没有心思在应付他们这些人了。等了半天都没等到老术士提到自己,小任叁的小嘴撅了起来。看它眼泪汪汪的样子好像是随时都能哭出来一样……
  一边的百无求看不过眼,过来将小任叁抗在了自己的肩头。安慰着它说道:“不是就你干爹把你忘了吗?什么大不了的,别说干的了,亲爹又怎么样?你看看老家伙几次都把老子忘了。老子还说他什么了吗?当爹的都这样,有点好吃好喝好玩的,就把咱们做儿子的给忘了。回去之后老子陪你喝两杯。两杯酒下肚什么就都忘了。老子这次和你不吐不归……”
  “姓百的妖怪,你自己不学好别带坏爷爷我家的孩子。”没等小任叁回应,空气当中又响起来了席应真的声音:“任叁我的儿,爸爸我刚才有点事情要办,可不是把你忘了。别听姓百的妖怪胡说八道,当爹的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儿子忘了。归不归!你儿子有人管没人管?”
  说到最后的时侯,席应真把自己说的恼羞成怒,当下冲着正在陪着笑脸准备过来打圆场的归不归去了。老家伙只能将这委屈咽到了肚子里,腆着脸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空气当中的席应真说道:“不瞒应真先生说,无求这孩子惦记和我同归于尽不是一天两天了。别人家的孩子不听话,当老人的骂几声打几下都是天经地义,唯独我们家这孩子犯了脾气。说他的声音稍微高了一点,这孩子就想拉着他爸爸一起转世投胎去。哎,孩子大了不好管……”

  几句话惹得席应真哈哈大笑起来,老术士笑了一阵之后,再次对着任叁说道:“我的儿,你在老东西这里再待几天。什么时侯带你了,爸爸我我就把你接走。咱们爷俩到处转转,我可是知道几家不错的娼馆。等你长大了,爸爸带着你去开开荤……”
  “老头儿你自己保重,别看你能打人嘴巴,也要小心阴沟里面帆船。”听着席应真的话里有离开的意思,小任叁急忙说道:“你要是有什么难事就告诉我们人参,我们人参带着吴勉、老不死的帮你去。自己的儿子别不舍得用,养儿子干嘛用的?不就是等儿子长大了一起去干架的吗?”
  这一对父子俩有说了几句之后,席应真的声音才彻底的消失。这时候。归不归这才松了口气,回头冲着正在兽骨、龟甲当中翻找的文长水说道:“长水老兄,现在你知道我们和应真先生是什么关系了吗?不是吓唬你。当初在财神岛上那会,如果你真的吓到了我们这位任叁少爷,现在你也不用想办法去除驼背了。左右不过是应真先生一巴掌的时间。就能把你身上的驼背拍回去……”
  正在目不转睛查找这骨文的文长水听到之后,竟然抬起头来对着小任叁笑了一下,说道:“到底是应真先生家的少爷,看着就是不一样。任叁少爷你下次见到应真先生的时侯,千万记得替长水我给他老人家请安。就说他老人家有什么拆迁,火里火去水里水去……”
  最后几句话说的肉麻,站在后面的吴勉有些听不下去。看了面前这几个人一眼,慢悠悠的说道:“干脆你们在这里认个亲戚吧?现在拜了任叁做干爹。你们就是席应真的干孙子了,还来得及……”

  一句话让文长水的脸色绯红。不过眼看着可以化解自己驼背,驼背也不想再生事端。而且想起来和吴勉第一次见面那次,自己的驼背被贪狼蹭来蹭去的情景,文长水便一个劲直冒虚汗。当下他只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低着头继续在地上的兽骨、龟甲当中寻找自己要找的东西。
  看着这一地的兽骨、龟甲,老家伙看着眼红,也想去看看能不能在当中找到一些自己能用到的术法和秘籍。毕竟这是成就了席应真的东西,不过可惜上面都是夏时的骨文,归不归找了百十来块竟然一个字都认不出来。最后老家伙只能放弃手里这些兽骨、龟甲,去那些法器当中寻找自己要找的东西。
  相比较术法一道,这里的法器便有些不入流了。想来也是,夏时连铜器都没有大量的普及。只要一些石头碎块,不可能制造出来什么惊人的法器。尤其后来出现了一位不世出的炼器高手百里熙,用这个人炼制的法器做比较。尤纹氏留下来的法器便有些看不过眼了。
  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就在归不归考虑是不是将这些兽骨、龟甲上面的骨文拓下来带回去研究的时侯。突然看到原本坐在地上的文长水竟然跳了起来:“有了!就是它……”
  找了半天之后的文长水终于找到了记载了当年尤纹氏如何消除驼背的龟甲骨文。驼背大喊大叫了一通之后,想起来自己这些年遭受的苦难差点哭出来。当下小心意义的找了快石头,在地面上将骨文的译本写了出来。
  归不归绕到了文长水的身后,看到了译文对自己没有什么用处之后,老家伙皱了皱眉头。对着驼背的麻子脸男人说道:“长水老兄,你要的东西到手了,打算怎么谢谢我老人家?看在当年你我同在齐王架前称臣的份上,也不要你的术法、法器。这样,还有将近三天的时间,你在帮着我老人家把其他的骨文译本写点出来。就当是还了我老人家的人情……”
  听到归不归利用他去翻译其他的骨文,文长水边将头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说道:“没有应真先生的话,我可不敢去翻译其他的骨文。不归老兄请你谅解。我这么多年的夙愿眼看着就要完成,实在不敢冒险去做触怒应真先生的事情。”
  听到文长水没有胆子去翻译其他的骨文,归不归只好作罢。不过还有三天的时间。老家伙不死心当下叫过来百无求和小任叁,让它们俩帮着自己将这里兽骨、龟甲上面的文字都拓下来。

  归不归也是豁出去了,将上面广场当中能用的类似麻布、青铜器皿等都搬了下来,直接在麻布上面抄写那些骨文,同时使用控火之法将铜器融化,打造成一片一片薄如蝉翼的铜片,尽量将所有的骨文都可在铜片之上。而文长水也不打算离开,他回到萤晶通道的位置,开始修炼化解驼背的法门。
  就在这些人忙忙碌碌的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东海海面上,一艘小船载着大术士席应真已经通过了禁制,来到了徐福船队所在的海域。这时候,一身白衣的大方师徐福站在海绵上,对着越来越近的大术士说道:“应真先生你这又是何苦?天下术法第一人的虚名让给先生又能如何?”
  日期:2017-10-1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