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醒者系列第一部濒死》
第10节

作者: 赵狂钻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病床上躺着一个人,嘴里插着管子,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看起来跟死人差不多。呼吸机已经接起来了,床边的心电监测仪上显示着138和97两个数字。
  继昨晚抢救回来之后,心跳再次停搏,三个医生给病人做心肺复苏已达半个小时之久,其中一个医生手都按痉挛了,但只要体外按摩一停下来,心电监测仪上就是直线。
  病房外的等候室里,病人家属们已经哭作一团。有人在双掌合十,双眼发直,嘴里喃喃有词地向上天祈祷。
  病床旁边,刘主任亲自坐镇指挥:“换一个穿刺导管和动脉管!”“肾上腺素来4支!”
  感染性心内膜炎引发的急性心衰,心脏损害过大,心肺复苏做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什么效果。这个病人恐怕挺不过去了。就算勉强维持着不死,到时候也无非是干耗家里的钱罢了。
  刘主任见过太多小康或者中产家庭,因为家里一个人生了场大病就毁掉的例子,想想还是别让死人拖累活人的好,于是叹了口气,宣布抢救无效。
  一个医生被派去告诉家属这个消息。听闻儿子没了,病人的母亲一下子就出溜到了地上。等候室里顿时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刘主任脸色很不好看。
  他已经3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了。除了这个急性心衰的患者以外,刚才还有一个食物中毒导致消化道大出血的危重病人,耗费了市中心血站八个单位的血制品,抢救了十个小时,本来都出现了一丝曙光—氧饱和度上来了,可是因为应激性溃疡,导致上消化道瞬间再次出血1200毫升,最后还是抢救失败。
  这两个患者都非常年轻,真是可惜啊。上午那个八十多的年老患者倒是抢救回来了。
  有的时候,刘主任会感叹,上天真是不公平。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世事无常。做他们这一行的,见惯了生离死别,要是心脏不足够坚强,恐怕早就离开这个岗位了。
  日期:2017-10-11 10:08:09
  刚咬了几口护士叫来的外卖,喝水润了润早已干渴无比的嘴唇,急诊室的门再次被撞开,几个护士一下子推进来四张担架床,床上分别躺着几个处于昏迷状态的少年和少女。
  刘主任见状,不禁皱起了眉头,看样子没有休息的机会了,还得连轴干。
  “怎么一下子突然来了这么多?什么情况?”

  “违章建筑。拆了一半扔在那儿没人管,结果危墙倒塌,把一群过路的学生给压下面了。其中一名男生全身多处骨折,胸部和头部有较严重的大面积创伤,当场死亡。另外十个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其中七个伤势严重,都处于昏迷之中。”
  “妈的!”平时温文尔雅的刘主任这时也忍不住了,咬牙切齿蹦出一句脏话。“这是重大事故,重患人数太多,只凭咱们几个无法处理,赶紧通知金院长!”
  日期:2017-10-11 18:02:33
  “已经通知了,刘主任。”
  “照CT了吗?”

  “照了。刚才您在抢救别的病人,是王医生和马医生给看的。”
  “伤者具体什么情况?”
  “一号伤者吴冥海。男性,重度昏迷,瞳孔散大,颈椎骨折。二号伤者万玄冰。女性,昏迷、全身多处骨折及挫伤。三号伤者郭攫宇。男性,外伤性颅脑损伤,并且脑出血严重,同时身上还有多处擦伤。四号伤者谭啸。男性,重型颅脑损伤,颅骨有骨折,并且伴有轻微的脑出血,另外右膝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开放性伤口…”
  “这儿一共才四个,另外三个呢?”
  “那三个问题都不大,五号伤者袁空山,男性,右手臂上被削去一块鸽蛋大小皮肉,腰背部受到重击,小便便血。六号伤者米高臣,男性,手臂骨头被砸出来了。七号伤者铁蝴蝶,女性,软组织损伤,伤势较轻。他们仨意识清醒,没有伤及要害,目前急诊室资源非常紧张,所以暂时只能让他们转门诊了。”
  “谁问你轻伤那几个了!”刘副主任发起火来。护士吓得一哆嗦,闭嘴不敢言语了。“我问的是,重伤那几个里剩下那三个怎么样了?”
  日期:2017-10-11 18:03:48
  “那三个情况很不乐观。”护士脸色凝重。“八号伤者水罗杰,男性,重度颅脑外伤,出现颅内血肿、脑疝症状,伤情十分严重。九号伤者铁娘子,女性,头顶伤口长达近10厘米,血流不止,病情危重,生命体征不平稳,且没有自主呼吸,只能依靠呼吸机进行呼吸。同时全身多处皮肤擦伤、左手掌粉碎性骨折、右外踝软组织裂伤。十号伤者,游魂,男性,他的伤情是所有人中最严重的,”护士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不忍心说出口一样,“头部受伤,伤口附近的颅骨都已粉碎,且部分骨头碎渣刺入脑组织,这给抢救带来极大难度。同时右肱骨髁骨骨折,右锁骨骨折。”

  “人呢?”
  “隔壁重症抢救室。金院长正在亲自组织抢救。脑外科和骨科专家们马上就到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刘副主任稍稍松了一口气。
  情况如此严重,只凭急诊室这几个人是肯定处理不过来的,有他们在,压力多少能减轻一些。至于孩子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希望他们能挺过去吧—这几个孩子甚至比刚才那两个死者还小,看起来多半是刚刚成年的大学生。对于他们,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刘副主任叹了口气,戴上口罩和手套,朝那几张担架床走去。
  看来今夜,注定又会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日期:2017-10-11 18:04:50
  与此同时,旁边不远处一个房间内,一名医生手里拿着一张被放大的照片正在发愣。
  照片上,一堵破破烂烂的灰白色厚墙下面,隐隐露出几只脚。旁边的地面上,四处散落着血迹,看起来让人触目惊心。
  “你是说,他们是被这堵墙倒塌下来在下面的?”医生转身问道。

  离他两米远的地方,一名穿着乍一看像是警服,但细看就发现其实是急救医生制服的人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一盒盒饭。“对啊!把他们扒出来费了好大劲呢,连消防队员都出动了。”
  “而你说,这堵墙大概有三层楼那么高?”
  “没错!”
  “这不可能!”医生几乎是喊出声来的。
  “为什么?”急救制服停止咀嚼,奇怪地抬起头看着他。
  “按这堵墙的厚度和重量,以及垮塌时的冲量和力道来计算,如果被砸在身上,生还的可能性,是零!”医生说道,“更何况,你说被埋在下面的那几个年龄并不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