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0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按照我这个内类,大家可以在我这里报名,然后进行本科名次争夺,夺得第一名的就是组长,也是今年中西大比的选手。同时,以后还要代我讲课。”
  学生们立马就沸腾起来,纷纷踊跃报名,张大雕一一做了记录,结果,女生大多选择了妇科和儿科,其他四科则瓜分了所有的男生和小部分女生。
  “好,人数已经确定了。”张大雕盯着名单道,“现在,我就公布考题,大家听好了,无论什么学科的同学,考题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在本科的领域内,选择一种病症进行辨证论治,形式和我教授的相同,也就是说,我要你们依靠自己,找出一种病症的不同之处,并开出处方,成绩最好的自然就是组长了。”
  学生们对张大雕的诊断法已经了个比较清晰的认识,尽皆信心十足的应诺着。
  “学医需要天赋和悟性,也需要刻苦和努力。”张大雕语重心长道,“很多东西,其实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老师只能起一个引导作用。所以,你们自己要努力,这不但是给老师争光,也是给自己打下一个良好的医学基础!”
  “是!”学生们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有蹭课的学生希冀道:“张老师,能不能让我们也报个名?”
  本班的同学不干了,怒吼道:“你们又不是我们班的,报什么名?有多远滚多远!”
  “这话错了!”张大雕严肃道,“有竞争才有动力,真正的强者,是不怕竞争的。再者,我也希望真正的人才继承我的衣钵,否则,都是一些碌碌无为之人,我的绝学又如何发扬光大?”
  一听这话,本班的学生不说话了,蹭课的学生则欢呼雷动起来,然后又纷纷踊跃报名。
  如此,人数突增了两倍,于是,张大雕道:“好,大家回去后好好准备一下,三日后进行各科考试。下课!”
  “老师再见!”学生们都干劲十足的吼叫道。
  “张老师!”一个清纯的女生怯怯的拦住张大雕问道,“我喜欢针灸,为什么没有针灸科呢?”
  “哦?”张大雕颇感兴趣道,“你为什么喜欢针灸呢?”
  女生不好意思道:“我看小说里把针灸说得那么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张大雕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想了想道:“不是我不想开针灸科,而是针灸对穴位的要求太严格了,你们这种学生,根本达不到针灸的要求。”

  “我可以的!”女生信心十足道,“我对别的学科虽然不行,但对针灸却情有独钟,很小的时候就跟随按摩店的师傅学习人体脉络知识了。”
  张大雕眼睛发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生急忙道:“我叫刘莲,莲花的莲,也是大一新生,不过不是这个班的。”
  张大雕打量了她一下,发现她不但长相清纯,性格也很腼腆,但却不是黄花闺女,这也不奇怪,现在的女大学生又有几个是花黄闺女的?像杜小花那种都只是想奇货可居,所以属于异数。
  不过,不是花黄闺女更好,修炼起来才没有心里有负担,张大雕就笑眯眯道:“我今天还有事,等有时间了你来我办公室吧,我考考你针灸方面的知识!”
  “谢谢老师!”刘莲高兴得都快疯了,要了张大雕的手机号千恩万谢的走了。
  回头,张大雕陪着李铭回转医院,先在宿舍安顿下来后,又带着她和小秀下馆子吃饭,完了再陪着她去妇科取环,等忙完这一切后,回宿舍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而小秀居然直接留在了医院的办公室里,不回宿舍睡觉了。
  这让张大雕和李铭都很尴尬,感觉孤男孤女同处一套房,搞出问题来可就麻烦了。

  不过,虽然有些事不能做,但心里幻想一下还是可以的,甚至,李铭还荒唐的幻想着当晚被张大雕强行受孕,想想就浑身发热——当然,那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或许是彼此心里都很躁动吧,虽然各睡一间卧室,但却辗转难眠,怎么都无法入睡,没办法,张大雕只好开了QQ,想和那个美妇聊上两句。
  那美妇早就上线了,一见张大雕上线,还发来信息责怪道:“人家都难受死了,你却老半天不来。”
  张大雕早就知道她是谁了,只是没点破而已,这时候回复道:“没办法啊,家里来了个美女,弄到现在才有时间。”

  对方立马道:“嘻嘻,你该不是对她抱有幻想吧?”
  张大雕翻了个白眼:“男人都喜欢美女,现在我和她同处一套房,能没有幻想吗?”
  对方迟疑了下:“那你是怎么幻想她的,是不是想摸进她房间里,把她强行那个了?”
  张大雕抹汗道:“这个怕是道德不允许啊。”
  对方居然道:“你要实在难受,那就去啊,反正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张大雕发了个无语的表情。
  对方又问:“你在网上对我这么大胆,为什么却不敢进她的房间呢?”
  张大雕依然无语。

  对方继续道:“或许,她也希望你主动一点呢,只要你霸道一些,她肯定会半推半就的让你得逞的。”
  张大雕无奈道:“我还是想你算了。”
  对方立马道:“那你想要我怎么做呢?”
  张大雕道:“开视频。”
  对方嗯了一声,当真开了视频,只是依然不露脸。
  一番荒唐的视频后,对方好像有些受不了了,发信息道:“是不是更睡不着了?”
  张大雕道:“是滴。”
  对方道:“那去买两瓶红酒,喝醉了就能睡着。”
  “这办法倒是不错。”张大雕当即下了线,去外面的超市买了两瓶红酒回来,正准备找杯子呢,李铭却裹着睡衣开门问道,“这么晚了,在干嘛呢?”

  张大雕慌乱道:“睡不着,想喝点酒。”
  “我也要喝。”她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笑嘻嘻道,“不过,喝酒可以,不可以喝醉哦?”
  “嗯嗯嗯。”张大雕不敢看她的慵懒媚态,给她倒了一杯后喝了起来。
  红酒这东西,看似不醉人,可对于酒量小的人却后劲十足,偏偏,二人都不善于饮酒,所以喝得脑子里晕晕乎乎的……
  之后的事,连张大雕都记不得了,他只知道,自己昨晚喝了个酩酊大醉,李铭也好不了多少。
  一觉醒来,张大雕发现自己还躺在沙发上,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而李铭则紧锁房门,还没起床。
  张大雕手足无措的坐了起来,脑子里一片凌乱,踌躇良久后,去外面买了早餐回来,敲门道:“姐,吃饭了!”
  李铭哦了一声,悉悉索索的起了床,老半天才开门出来,目光闪躲道,“起这么早啊?”
  张大雕不敢看她,只是嗯了一声,闷头吃早餐。
  李铭反而噗嗤一笑,依着张大雕坐了下来,神态有些亲昵的样子,一边吃一边问道:“对了大雕,如果我怀了你叔叔的孩子,你说取什么名字好呢?”
  张大雕哆嗦了下:“那得看男孩女孩了。”
  李铭道:“我喜欢女孩,如果是女孩呢?”
  张大雕闷声道:“感觉黄醉貂比较好听。”
  李铭掩嘴笑道:“男孩呢?”
  张大雕想了想道:“那就叫黄晓钩。”
  “嗯,都好听,就是不知道你叔叔喜不喜欢。”李铭抿频频轻笑,“不过他最听你的,你说叫啥他都不会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