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228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富贵马上给刚才办案的刑警打电话,让丨警丨察赶紧给审一下骗子,是不是给花湘蓉下了药?
  功夫不大丨警丨察回过电话来,告诉刘富贵,骗子承认了,在吃晚饭的时候,他确实偷偷给花湘蓉下了春*药,这种药吃下去以后会延时发作,但是药性很猛烈,如果不治疗,不及时解决,对人损害很大。
  “问问那混蛋,有没有解药?”刘富贵真是火大了,这也就是快到村里了,要不然他真要掉头回去把那骗子打死算了。
  “问过了,他没有解药。”丨警丨察说,“我们建议你最好把受害者送到县医院,看看医生有没有办法解决?”
  “是不是注射镇静剂可以缓解?”刘富贵一看花湘蓉的症状越来越厉害,看得出她很难受,神智也越发混乱,他急了。
  “这个我们不懂,你还是赶快送受害者去医院。”丨警丨察说。
  好吧,刘富贵扔下电话,一把方向掉回头来,想尽快赶去县医院。
  突然,花湘蓉一把抓住了刘富贵的胳膊,然后上半身从副驾驶上探过来,贴在他的身上,刘富贵明显感觉到她身上很热,简直就像一个火炉。
  “你放手,干什么不要命了,我开车呢。”刘富贵喝道。

  她像条蛇似的缠上来,刘富贵根本无法抓稳方向盘,车子在山路上来回乱晃,都差点掉下悬崖。
  “唔,唔唔——”母夜叉根本不管刘富贵的吼叫,身子越贴越紧,脸也凑到刘富贵的脸上,伸出舌头舔刘富贵的耳朵。
  这一张俏脸又红又热,口里的气息也是热浪滚滚,刘富贵被她舔着耳朵,一股热气钻进耳朵眼,身上瞬间麻了,就像被毒蛇给咬了一样。
  刘富贵只好赶紧踩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被一条毒蛇缠住,根本没法再继续开车。

  “蓉蓉,你别这样。”
  “嗯,富贵——”
  “你被下了药,我得赶快把你送医院。”
  “富贵,我好痒,你抱着我——”
  “我也很难受。”能不难受吗?母夜叉本来长得就够火辣,此时此刻浑身就像一座小火炉,惹得刘富贵身上也是燥热难当。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山风呼啸的山路上几乎没有车辆,在车上来一把那确实是很爽的事,反正只要有一男一女就是什么都不缺了,设备齐全。
  可是刘富贵必须要强忍着,现在母夜叉这种状态又不是真的对自己动情,她是被下了药,要是自己趁人之危把她咔嚓了,第二天她醒过来还不得把自己阉了!
  为了几秒钟的激情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毁了,刘富贵才不干那样的事呢。
  可是,母夜叉的药力上来,越来越厉害了,她一边缠着刘富贵,一边开始拉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刘富贵拦都拦不住。

  “富贵,我好热,好难受……”缠着刘富贵,嘴里一个劲儿呢喃。
  她现在唯一的意识,就是还能知道搂着的人是刘富贵。
  功夫不大,她身上的衣服被她撕扯地差不多了,只剩下一身内衣,缠在刘富贵身上,母夜叉的肤色虽暗,但是很细腻,很光滑,用手一摸张力十足,刘富贵被她撩拨得热血一阵阵上涌,身上也是燥热难当。
  他怕母夜叉受风寒,赶紧把车窗摇上。
  可是摇上车窗,车内的温暖让母夜叉更加迷乱,直接开始撕扯刘富贵的衣服,圆乎乎的小手直接伸进他的裤子,一下子摸到了什么,小脑袋立刻就埋下去,就像饿了八百年的人看到了烤小鸭。
  刘富贵觉得自己比母夜叉还要痛苦,母夜叉一副要自燃的模样,而他感觉自己要爆了。
  “蓉蓉,不行!”刘富贵凭着惊人的意志力勉强控制住自己,想把母夜叉掀开。
  可她像个八爪鱼,拉开这只手,那只手又缠上来,手脚并用,还动嘴,好像浑身都是吸盘,吸在刘富贵身上就拽不开。
  刘富贵狠狠心,把她抓住扔到后座,然后拉开储物箱,他记得里面还有矿泉水,不知道用冷水泼在母夜叉脸上会不会给她降温?
  “富贵——”母夜叉现在身上只剩下内衣,躺在后座火辣的身材展露无遗,她俩手在捧在自己胸口,看起来也像在努力地克制自己,这一声富贵叫得听起来还比较清醒。
  “你被下了药,我找矿泉水给你降温。”刘富贵说。
  “富贵!”母夜叉丹凤眼紧紧盯着他,“救我!”
  呃!刘富贵一愣,有这么严重?
  “我不会怪你,救我!”母夜叉再次重复一句,看得出她是在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丝清醒。
  刘富贵明白,这也就是母夜叉会功夫,凡是练功夫的人都要练内功,内功心法的基本功讲究的就是抱元守一,祛除杂念。

  所以会功夫的人比普通人的意志力都强。
  看起来这种药的药效确实很猛烈,母夜叉那么强的功夫,也只能勉强在迷乱中保持一丝清醒,而且很明显,这一丝清醒也仅仅能保持极短时间。
  不过她既然能说出“救我”这话,说明她的中毒情况已经十分严重,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力。
  现在想继续开车去县医院,明显已经不可能,刘富贵知道,要是自己再开着车走,她很快就会从背后缠上来。

  “好吧!”刘富贵勉为其难地爬到后座。
  勉为其难是害怕事后被母夜叉反攻倒算。
  但是就他现在浑身血液沸腾的现状,一旦扑到母夜叉腻滑的身上,简直幸福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车内才终于平静下来,一堆干柴烈火的少男少女也渐渐冷静。
  “你不是不喜欢男人吗?”刘富贵贴在母夜叉的耳边,小声问了句。
  母夜叉更紧地搂住刘富贵,幽幽地叹息一声,没说话。

  过了好久她才突然冒出一句:“你这座套要不得了,全是血。”
  刘富贵这才一龇牙,他和母夜叉都是初学乍练,凭着动物本能疯狂地奔腾一阵,反正也忘了时间,忘了天地的存在,等到俩人都冷静下来,才发现有点过火,有点疼。
  母夜叉都坐不起来了。
  不过那股子药力也总算是被打下去,舒服了。
  刘富贵看看表,已是凌晨,这个点儿俩人要是回去,别人会怎么想?
  尤其是刘富贵想到,自己刚认下的妹妹何莹就睡在西屋,小绿和小黄在那里陪她,要是让妹妹知道自己跟母夜叉深更半夜回来,不知道为什么刘富贵生怕她会多想。
  而花湘蓉恰恰跟刘富贵是一样的心思,她也生怕让白笋看出什么问题。
  意见达成一致,刘富贵开着车又回了县城,重新住进汇泉大酒店。
  只能开一间房了,因为花大夜叉元气大伤,俩腿夹着都不敢迈步,刘富贵当然不能吃干抹净不管,必须要贴身伺候她。
  母夜叉窝在客房里足足养了两天,这才敢回去。

  这两天里边刘富贵开着车回到村里一趟,把妹妹何莹接到县城,魏振合作陪,送何莹去县一中插班。
  日期:2017-09-19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