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4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端起杯子,用红唇含住边缧,轻轻嘬了一口,“这世上有很多种方式,将男人踩踏在女人脚下,只是绝大多 数女人没有这个本事,可我不同,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马局长急得面红耳赤,“他对您觊觎这么久,去了就是羊入虎口,还指望完璧归赵吗?就算您说您身子本来就不 千净,但那是过去式,从您嫁给周部长做夫人那天起,您已经跳出火坑,您是尊贵的周太太,就算您目的是为了周 部长,但去侍奉一个老头子,还是乔苍的岳父…这会出大乱子的。”
  “我不是只为了容深,还有我的女儿,这一桩桩一件件,常家都要还我。马局长流连风月,没有听过一句话 吗?女人玩手段的极致,是既不让他碰我,还让他对我欲罢不能,对我惟命是从,对我神魂颠倒。”
  我托腮媚笑,“你该知道,我有这个能耐。再说我为什么要做姨太太?做了姨太太,上面五个女人都可以管教 我,我哪里肯。自己的妾侍,得不到的红颜知己,傻子都知道哪个更容易勾住男人”
  “常老是黑帮大佬,他会看着肥肉不张嘴吃吗?到了他身边哪容您肯不肯?”

  我撩拨着垂摆在胸前的长发,如数撇到身后,“我压箱底的手段,从来没有用过。我不指望任何人,当我那晚 看到乔苍因为自己无能为力抗争常秉尧而愤怒时,我就知道每个人都有难处,割舍不下的东西太多,唯有我,孑然 —身无牵无挂。”
  我侧过脸看向窗外的街道,“温柔刀,从来都是最好的武器和诱饵,没有走过何笙的路,就不会知道这一年我 经历了多少万箭穿心放下仇恨的念头在我抱着乔慈看她沉睡时脑海曾闪过,可千不该万不该,他们杀了我的丈夫 ,又杀了我的女儿。这一切都因我而起,我心里已经天崩地裂。”
  马局长沉默良久,我喝光茶水,无聊数着路过的车辆,面前一团燃烧的炭火不知何时熄灭,一丝火光都不剩, 上面架起的沸腾的茶壶因为久不续炭而变得冷却,失温。在我数到第四百辆车时,他终于发出几声笑。
  “我终于知道周部长为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娶一个曽做过交际花的女子,您这张脸蛋对他仅仅是身体的诱惑,能 让他为您抛妻弃子,是您的聪慧,胆识,魄力和勇谋,让男人都很惭愧。不论您是否背叛过他,走出这一步以生命去 赌注,就是对他的忠贞。我无法想象,您孤身闯入常老只手遮天的珠海,那么多争宠的狠毒女人,那么多危险荫谋 ,那样残忍圆滑的常老,您怎样自保,怎样报仇。”

  我说世事难料,尽人事听天命。容深和乔慈都不会怪我。
  我和马局长从茶楼分开,他什么都没说,我们各自上车朝东南两个路口离开。
  次日天刚亮我起库收拾了庭院,将秋千擦拭得干干净净,我驻足凝望它许久,我和乔苍最美好温柔的一次** ,就在这上面,那时乔慈还没有出生,鱼也没有死,花不曾调落,短短几个月一切物是人非。
  我拿铁锹为树根翻了一层黄色的新土,也不知来年这不知名的花还会不会盛开,如果盛开,它还会不会记得我
  我拖着行李箱趁保姆还没有睡酲离开了别墅,打电话叫来容深之前的司机,让他载着我去了一趟烈士陵园,又去 了一趟乔慈的陵园,我在每一处都待了近两个时辰,喝了点酒,最后去往港口。
  这座城市留给我的,是我这辈子能经历的所有东西。
  我知道我一定会回来,一定有归期,只是某年某月某日,我无法预料。我不是披着一身狼狈,就是披着一身荣 光。
  车停泊在港口,司机为我打开车门,将行李箱取出,他自始至终没有问过我一句,他似乎清楚,又似乎觉得很 残忍。
  他送我往甲板上走时,忽然喊了声太太,我间他怎么了,他扬起下巴指了指右侧,“很多丨警丨察。”
  我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马局长穿着黑色警服,戴着警帽,站在海港三重门外,迎着日落的彩霞,哏眶有些 巢红,当他看到我发现了他,忽然站得笔直,用非常嘹亮而哽咽的声音大喊敬礼!

  他身后二十余名刑警不约而同朝我立正敬礼,在悠长的黄昏下,那样肃穆烕严,不容侵犯。路过行人不知所措 ,纷纷看向这一边,看向一身红裙的我,只是赶着检票没有久留,我沉默站在原地,接受了这无比庄严的送行。
  马局长说,“周太太,一路保重。”
  我笑着点头,“多谢。”
  我转身一步步走向通往海港的长桥,容深也曽是这样,走在一条征途,踏入战火硝烟,他笔直而烕武,不为生 死忌惮,他就像太阳,总是光芒万丈。
  他的妻子,也该像他那样。
  凛然无惧,从容不迫。
  只是他用枪,而我用美色。
  我踏上甲板,我知道他们还在,我没有回头,在几十双眼睛的目送下一直踏上甲板,迎飘荡呼啸的海风而立。
  红裙揺曳,长发飞扬,烈烈如火。

  船悠长的鸣笛从远处的海港驶入,水面淳荡波纹,白霎,是我梦里的样子。
  可梦的尽处是穿上婚纱的我,而现实的尽处,是一座繁华给世人看,又藏着黑暗的城市。
  我仰起头,清澈湛蓝的天空,仿佛可以倒映出我的脸。
  我这张充满美色的脸,助我一步步走到今天,权势,钱财,风光,我尝到了它们的甘甜,诱惑,从一无所有 的玩物,到髙髙在上的官太。
  也因为这副面孔,我失去了丈夫,女儿,安稳的人生。
  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不遇到容深,也不遇到乔苍,更不会生下乔慈。
  尽管这一生我都尝不到那样美好的情爱,却能心无波涧,不背负恨,不背负债。

  那两个男人啊,扯我坠入情爱的深渊,我痛苦,疯狂,不再是凉薄寡情的何笙,再不能活得逍遥自在。
  情字当头,哪还有人逃得过这张大网。
  抵达珠海不到晚上九点,天色还不算很荫沉,刚好是这座沿海城市最琯燦时分,我走出港口,在人巢之中搜寻一 辆银白色的宾利,在最角落的位置看到,车头站着一名灰衣男子,正在吸烟打电话,时不时左右观望,我走过去 在身后停住,他余光发现我,侧脸盯着我许久,我朝他点头,他对那边说接到了,便将电话挂断。
  “何小姐?”

  我说有劳你,也麻烦你主人了。
  他接过我的行李,拉开后厢车门,“应该做的。我们曹先生和周部长是非常好的朋友,当然对您有求必应。 “这么晚不打扰他吗。”
  男人笑得讳莫如深,“曹先生不怕女人打扰。”
  我心领神会,权贵圈子的男人夜生活丰富,越是有头脸越是糜烂,身边没有十个八个固定炮友二乃都显得很落 伍,在交际场上非常丢颜面,周容深的朋友绝不是简单角色,之前两次就看出来了,在珠海很有地位,也是说一不 二的主儿,喜欢玩儿女人意料之中。

  我坐上车,额头抵住一扇玻璃,他告诉我曹先生吩咐先送您回宾馆,把东西放下他在宅子等您。
  我默不作声,凝视窗外这座对我而言还有些陌生的城市。
  它很美,但我抗拒它,仇恨它,也恐惧它,这里藏着一个可怕的男人,他操纵着我的人生,荼毒着我的生活, 他髙髙在上,只手遮天,连乔苍都无可奈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