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4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嗯了声抱住我,将我塞进他被子里,“幸好我赖着脸皮一次,否则怎么尝得到何小姐的滋味。”
  “甜吗。”
  他抿了抿唇,“有点辣,不是我这样的重口味恐怕不敢吃。”
  我将身体藏匿在被子底下,咬着他胸口颤抖,他以为我冷,将我抱得更紧,我用长发缠住自己脸孔,将一滴滴 眼泪没入发丝,不想落在他身上被察觉。
  倘若没有容深的死,乔慈还安然无恙活着,该多好。
  惜惜的百日宴成空,乔苍提前了和常锦舟欧洲旅行婚礼的日程,将时间更改为一个月后。
  航班出发前一晚,他在别墅陪我到凌晨,我没有让他走,他也没有主动提出离开,我们各有所思,就是不戳破

  我躺在他怀里絮絮说了很久,他温柔将我抱上库,哄我入睡,当我脱离他的怀抱,我知道这个男人将去当别人 的新郎,他有一段时间不属于我,不会出现在这里,而等他出现,又是我不存在。
  他穿好西装,原本要离开,又转身看了我一眼,他发现我没有睡,停在原地不动。
  我们隔着浓郁的夜色,昏暗的灯火,这样静默良久。
  他知道我不会这么快遗忘乔慈的夭折,我越是笑,越是闹,越是绝口不提,越是在强忍,在痛恨。他这辈子 大约除了我没有这么怕过一个女人,我是他捉摸不透的,他永远不知我要走怎样一步棋,吃掉盘上哪一颗子。
  他间我怎么不睡。
  我说就要睡。

  他无声将门打开,半副身体跨出走廊,他侧过脸说,“我尽快回来,答应我,安静等。”
  我点点头。
  他迟疑了两秒钟,门掩去他身影,埯去了外面的星光。
  我拼了命克制自己,克制自己不去追,不去留,可我的理智都死掉了。
  我跳下库飞奔一楼,他已经走出别墅,穿过冗长的庭院,玻璃外他西装袂角一闪而过,我冲出去,在迈下第二 级台阶时,一把抓住冰冷的门框,紧咬牙关逼迫自己不出声。
  接他的秘书站在一侧看到我依依不舍的样子,直到乔苍上车我都不肯回屋关门,他走过来两步小声说,“何小 姐,乔总不出十天就回来。这边事务多,他也挤不出更久。上一次承办婚礼的酒店失火,常家那边找大师算过,乔 总身上血债多,不宜大办喜事,所以这次不举行婚礼,和常小姐在礼堂宣誓后在欧洲游玩。原本乔总这点时间也没 有,可常小姐傕得紧,不好不满足。”

  夜风将我的睡裙吹得飘飘荡荡,几枚花脱离枝桠,融着月色打落在我肩头,我颤抖掸去,“常府都有谁跟着过去
  “谁也不去。常小姐随时都可以回娘家小住,不讲究什么送嫁。常老这个岁数,也不折腾一趟了,而且他好像要 宴请朋友,是在这期间,腾不出空。”
  我看了看他,“多谢你”
  他说应该的,侍奉乔总,也侍奉何小姐。

  他朝我鞠躬告辞,快步跟上乔苍,车门关上的霎那,我忽然有些室息,心上撕裂一道巨大的口,不断漏气, 漏血,将我整个人抽千,仿佛无边无际的深梅沉没了我,吞噬了我,将我变成一滴滴水,埋在狰狞繁茂的水萆里, 不让我存活。
  如果这是末日,我想再抱一抱他。
  我喊了声乔苍,光着脚奔跑出庭院,踩过冰凉的石子,柔轮的落花,迎着流泻的月色,星光,霎水,他听到我 的呼唤有些愕然,从车内走出,他没有来得及站稳,我已经扑入他怀里,将他冲击得朝后退了一步。
  他垂眸看我脏兮兮的脚丫,脚趾挤入沙尘,正轻轻蜷缩着,他有些好笑,“怎么忽然这么黏我。”

  他头后仰借月色打量我的脸,“何小姐是不是在梦游,梦里是一个样子,梦外又是一个。”
  我在他面前轻笑,将他系在颈间的领带摆正,“系歪了。”
  只是这样。
  我说不然呢,你还以为我多盼着你不走啊?

  司机在驾驶舱探出头提酲时间不早了,秘书伸手阻拦他,朝他摇头,将车窗合上。
  月色里我衣着单薄,他揽着我的腰,像直接觖摸了我的身体,空中飘洒着细雨,很浅很小,几乎不可察觉,我手 指在他西装纽扣上解开系上,系上又解开,像着了魔不停反复。
  “欧洲的食物吃得惯吗。”
  他说还好,待不长,也许会瘦一些,回来等何小姐给我补一补。
  我压下喉咙的哽咽,握住他衣领,不敢抬起头看他的脸,“少抽烟,少喝咖啡,多喝一点茶水,不要彻得太 浓,当心夜晚睡不熟,还有,你要记得越洋电话很贵,省下别打给我。”
  他闷笑出来,“胡说什么,回去休息。”

  他吻我额头,转身弯腰坐进车里,他想揺下玻璃和我道别,被我制止,我隔着那道模糊的屏障,朝他露出_
  mm, -mmn,
  车缓慢驶离,在开出小区后,绝尘而去。
  我忽然没了一丁点力气,跌坐在巢湿的地上,空洞的哏眸是千涩的,我不知自己在细雨霏霏中坐了多久,直到 浑身湿透,天边月亮被幻化在云层后,有霞光溢出,我才踉跄回到别墅。
  之后三天乔苍每个清晨夜晚都会打给我电话,问我做了什么,吃了什么,心情好吗。
  我从不问他在哪里,我知道他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他不论走过怎样的风景都不属于我,那段记忆也没有我, 我宁可一无所知。
  第四天早晨,我买了一张船票,收拾好行囊,联络了马局长在之前的茶楼会面。
  我最先抵达,挨着窗口等了二十分钟,他风尘仆仆赶到,告诉我刚结束一个会议,所以迟了。
  我间他喝不喝红茶,他想了下,“昔洱。”
  我点了 _壶昔洱,烹煮了几分钟后,茶香便四溢,我嗅着那股浓香的味道说,“珠海几门世族大户,男主人都 有姨太太,少则一房,多则五六房,他们乱七八糟的事儿,没有谁比深宅大院里的女人还清楚,只是为了自己荣 华富贵,不说而已。”

  马局长蹙眉,“您想说常府?”
  “常秉尧对几位姨太太都是喜欢而已,甚至喜欢都谈不上,仅仅是兴趣,如果真要较真,也只有二太太,常秉 尧的势力胜过乔苍,城府却未必,不过他很贪慕美色”
  马局长听得一头霎水,“您怎么忽然提起他。”
  我拎起壶斟了一杯,又为他斟满,再度放回去,在揺晃的水面轻轻掸了掸,“我明晚去珠海。”

  他一愣,“去哪里做什么”
  “进常府。想要报仇,就要毀掉他的势力,才能毀掉他的人,而且这条路会很长,很难走,十面埋伏。”
  马局长听后大吃一惊,“您疯了?”他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四下看了看压低说,“您以为这样您能活?”
  我笑着反间我为什么不能活,常府的生死衰败,是他作为一家之主的决定和责任,和我毫无关系。我一个手无 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除了逆来顺受,向男权低头,我还能怎么办,如何把三千人的黑帮玩弄股掌之间覆灭呢?我哪 有这份本事。
  他脸色一变,“借刀杀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