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0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了这六千多万,夏芳菲又东拼西凑,把自己制药厂和医院的钱都凑起来,一共三千多万,凑足了一个亿的资金。
  有了这笔钱,然后跟白若兰商量,将这笔钱注入白氏,参与重组。白若兰用这笔钱,购得白氏价值1.35亿的股份。
  整整忙了一个星期,顾秋和夏芳菲才松了口气。
  而顾家那些兄弟姐妹,一个个惊讶不已,都不知道顾秋想要干嘛,一下筹集这么多资金。
  当然,顾秋自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资金注入白氏集团之后,白氏集团正式进入重组阶段。
  这些钱,压力是大的,还是舅舅公司的那五千万,月税百分之五,一个月利息就是二百多万。
  夏芳菲说,“我们只能赌一把,赌中了,公司就能再进一步,赌不中,我们就麻烦了。”
  顾秋倒是不太担心,既然白若兰在亲自*作,胜算比较大。
  因此,顾秋忙过错这些,马上回了宁德。

  而就在同一天,左安邦主持常委会的时候,说到了医疗改革的问题。
  他询问顾秋,关于医改的进度。
  顾秋简单的汇报了一下情况,左安邦就说了句,“你们要抓紧,要把这个工作做好,这可是在全国范围内,最具典型的例子。”
  顾秋则道,“这项工作周期性长,我们要循序渐进,不能过于急躁。医改,势在必行,但是我们要把握好节奏,否则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难度。”
  这次,顾秋在会议上,打起了太极。
  左安邦觉得奇怪,前段时间,顾秋还好好的,对这个工作,抱有极大的信心。看他那工作热情,左安邦当时都在心里暗笑。可今天他就变了口气了,难道他已经发现什么了?
  散了会,左安邦刚刚回到办公室,秘书小谭道,“交通厅姜厅长马上就要到了,他没有事先通知,来得比较突然。”

  左安邦问,“他来干嘛,知道吗?”
  小谭说不知道。
  左安邦就问了句,“罗汉武那个儿子,最近怎么样了?”
  小谭说,“最近变化很大,他的公司有了起色,生意做得不错。好几个项目都拿下来了,转包给别人,赚了不少。”
  左安邦挥挥手,“先下去吧!”
  小谭出来后,在秘书室里嘀咕,这个罗少倒是不用担心,他已经是坛子里的乌龟,跑不出去。
  听到左安邦问起罗少的事,小谭就知道,自己这条路走对了。小谭以前刚进官场的时候,很多手段都不会运用。
  自从认识了万先进,他倒是学会了太多,到现在,他还和万先进有往来。
  小谭知道,不管万先进在哪里,至少他现在还有个女儿,为左家立了功。有了这个护身符,万先进在监狱里的时间不会太长。而且他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所以小谭看得清楚,时不时跟万先进讨教几招。
  姜厅很快就到了,左安邦见到他时,姜厅宣布了一件事。就是奇宁高速的事,上面已经正式批下来了,准备按新方案进行,两地联手打造这条高速公路。
  左安邦听到这个消息,脸色非常不好。
  他就看着顾秋,虽然没说什么,但顾秋感觉到他的目光,就象两把刀子,恨不得劈自己两刀才解恨。

  到现在,他终于明白,顾秋表面上在搞医改,如此大张旗鼓,实际上他在跑奇宁高速的事。
  更让自己气愤的是,就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现在省厅的方案已经下来,左安邦知道,不管自己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这个决定。
  姜厅亲自下乡,去竹昌高速工地视察工作。
  顾秋做陪,姜厅道,“左安邦同志脸色很差,他是不是身体不适?”
  顾秋说,“他一向身体不大好,前段时间还住了几天院。”
  姜厅哦了一声,“这个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千万要注意。你们虽然年轻,平时也要多加保养。”

  来到工地上,姜厅道,“其实当初你们在规划竹昌高速的时候,就没有考虑周全。要不是奇州方面考虑到这一点,你们这条高速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大的作用。高速必须全面贯通,不能修成这种断头路,不吉利。”
  顾秋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应下来。
  姜厅在宁德和奇州之间,呆了三天,这才赶回省城。
  规划下来了,顾秋跑了整整一个月。
  多次和奇州进行磋商,落实具体的细节问题。

  宁雪虹也多次赶到宁德,与宁德班子进行会谈,双方就高速一事,终于达成协议。
  签字那天,左安邦一直阴着脸,很少说话。
  宁雪虹也没有与他有什么交谈,签完了之后,她就立刻赶回奇州。随后,左安邦把顾秋叫到办公室,对顾秋说,“医改的事情要抓紧,我们争取在明年实行新的方案。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彻底,不能拖拖拉拉,让群众失去信心。”
  顾秋说行,我们会抓紧,努力把这事情做好。
  事实上,顾秋已经意识到,自己心目中的医改,难度太大,区区一个宁德地区,实现不了这个梦想。除非从上面开始,掀起全国性的医疗改革方案差不多。
  如果在医改中,发生什么大的动荡,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顾秋从来不忽视医生的力量,他们这些人凝聚在一起,可不是一般的难对付。

  因此,他想从长计议,从另外的途径,来解决这个老大难的问题。当然,如何加强医务人员工作作风管理,禁止乱开药,开贵药,收红包等现象,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但是要真正意义上进行医改,目前条件还不成熟。
  这些话,顾秋没有跟左安邦说,左安邦这样急着催自己进行医改,这肯定是有想法的。
  顾秋就琢磨着,我先拖它一拖,继续只打雷不下雨,过一阵子再说吧!
  罗汉武跟顾秋说了,医改这事,手术太大,不好动。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彻底改革,象您以前提到的,医药分家,切断所有利益来源。

  另一条路是政府有钱,能够把医院打造成福利院,全民享受免费医疗。
  前者来说,我们改革的力度和时机都不对,至少目前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不计后果的实行一刀切,一些技术性人才将严重流失。
  没有了利益,他们肯定要另觅高枝,去其他地方赚钱。这样一来,我们这里的医疗技术将变得十分落后。
  后者来说,也不是我们目前能够做到的,按目前的情况,我们在资金上,达不到这样的水平,根本不可能实现免费医疗。
  罗汉武道:现在我们可以说是陷入进退两难的地境。做吧,要得罪好多人,而且不一定做得好。不做吧,让老百姓失望,虎头蛇尾。

  顾秋道,“汉武同志,其实我们可以慢慢来。首先,集中力量,打击医疗黑幕。只要把源头堵死了,后面的路就慢慢疏理。我想经过一段时间的严励打击,会有十分明显的效果。”
  罗汉武说,“这也是一个办法,虽然不能彻底改变目前这种状况,至少也是一种手段。”
  顾秋心里早就有数了,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奇宁高速,这事,他要全力以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