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各取所需的成年游戏》
第9节

作者: 渝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明姿画装作乖巧的模样,心里却想着:穿成这样怎么了?至少这条裙子包屁股遮胸,又没有露哪里不该露的,没让他丢脸吧,
  “脱掉!”司绝琛生气的将她甩在地上,英俊的脸上覆盖着阴霾之色。
  明姿画猝不及防,身子重重的撞上了身后的茶几,茶几的玻璃杯掉在地上,碎成一片。
  明姿画摔倒在地上的时候,那玻璃渣子恰好刺入她的手里。

  明明刺骨的疼,但她还是咬牙隐忍了下来。
  “以后不许穿除司家名下品牌以外的衣服。”司绝琛声音沉沉的警告,眉头紧锁着,仿佛有一团驱之不散的黑雾。
  明姿画咬牙点点头,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
  本以为假装柔顺,就可以蒙混过关,没想到当她站起来,经过司绝琛身边的时候——
  他猛然拽住她的手臂,脸色铁青的仿佛要杀人,寒眸里喷薄出蚀骨的火焰,咬牙切齿的质问:“你昨晚跟男人在一起?”
  明姿画心虚的身子一僵,随即抬头注意到他的寒眸盯在她颈窝的某处,似乎要喷出火来。
  她立即想到,估计是昨晚那男人在她身上留下了什么痕迹,刚刚摔倒的时候,恰好露出某块痕迹的肌肤来,被司绝琛瞧见了。
  好吧,既然他已经发现了,那她也就不再装了。
  何况都到了这一步了,再装下去也没有意思。
  明姿画微微扬起下巴,冷笑一声道:“怎么?只许你左拥右抱,就不许我沾花惹草啊?现在圈子里不都流行夫妻两各玩各的嘛?何况我们也不算是真正的夫妻!”
  司绝琛面色更为凝结了,神情冰冷而可怕,阴阴沉沉的,周身萦绕着一股驱之不散的戾气和阴霾。
  他估计也没想到她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毕竟这栋别墅里的人见到他,没有人不是又敬又畏,又害怕又恭敬。
  明姿画以前也是假装成小媳妇的模样,不过现在不想再装了。
  她背着他出去找男人,以司绝琛的个性,一定会将她虐的生不如死。
  横竖都是死,她何必再装的唯唯诺诺?
  司绝琛额际的青筋暴起,一把捏住她的下颚,幽深眼眸溢出深沉危险的色彩:“明姿画,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别忘了,你还是司太太!”
  他手上的力气疼的她倒吸一口气,只不过听到他这话,明姿画更加想笑了,仰头直视着他的双眼:“我还是司太太吗?我以为你早就不记得了呢。”
  她跟司绝琛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外面想要踹掉她上位的女人多的都可以排成几条街了。

  司绝琛意味不明的冷笑,冰冷寒眸迸裂出阴鸷色彩,“看来是我这个做丈夫的冷落你太久了,所以你才会耐不住寂寞,出去找男人!”
  明姿画嘴角扯出一个不知廉耻的笑,不顾他黑沉到几乎乌云密布的脸色,故意添油加醋的刺激他:“承认吧,司绝琛,你那根本不行?你身边的那些女人有哪个会真的为你守身如玉的,我忍到现在才给你戴一顶绿帽子,已经算对得起你了!”
  她承认就是想激怒他,是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不会无动于衷,更何况是司绝琛。
  因为有缺陷,他比正常男人更加的敏感。
  话音刚落,房间里立即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司绝琛眯起寒眸,眉宇间有着驱散不去的怒意跟阴霾,周身都笼罩在黑色的瘴气中,一双手,握成拳,有青筋突跳。
  明姿画知道,这是他暴戾的前兆,心里想着各种应对之策。

  下一秒,他突然伸手一下子将她拽了过去。
  明姿画的身子落在他的双腿上,司绝琛的薄唇啃咬上她的脖颈,一只手已经在撕扯她的衣服!
  明姿画立刻就是一惊,连忙就想跳起来,可是司绝琛的另一只手还在箍着她的腰,紧得快要勒断一样。
  “放开我!”她挣扎着大喊,看到他眼里的怒火,简直快将她燃烧殆尽了。
  “既然你这么想被男人上,那我就成全你!”司绝琛的俊脸上露出阴沉恐怖的表情,恍若刚刚从最黑暗的地狱踏至而来,分外的阴森可怖。
  他那幽冷得没有丝毫温度的玄寒声音,涌动着无尽戾气与杀气,让人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明姿画立即意识到他想干什么,心里不由一颤:“你不可以……”

  “我是你的丈夫,没有什么不可以!”司绝琛打断她,幽冷得没有丝毫温度的玄寒声音,一字一句地响起。
  明姿画突然害怕起来,此刻的司绝琛就像地狱里的魔鬼,阴森恐怖,周身涌动着凛冽寒冷的黑色瘴气。
  话音落下,他的手紧紧扣着明姿画的手腕,借用电动轮椅的帮助,硬是把她拖到了床前,狠狠地将她摔了上去。
  明姿画摔了个眼冒金星,等到她好不容易坐起身,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更是吓了一跳。
  只见司绝琛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个黑色的皮箱,他打开皮箱,里面遍布着各种各样的刑具。
  明姿画立即感到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司绝琛之前是怎样凌虐那些女人的画面,全都浮现在她脑海里,她忍不住摇头,全身冰凉。
  不,她才不要被他那样对待!

  “明姿画,你嫁进门来没有喂饱你,你还真tmd把我当成残废了?”司绝琛凛冽的爆了粗口,那愤怒的模样,就像火山爆发。
  “我不要!”明姿画紧了紧拳头,想都不想拒绝。
  司绝琛不由得勾唇冷笑了出来,完美无缺的脸上,却是满满的鄙夷:“容不得你要不要!不过看在你是我挂名妻子的份上,我会手下留情,不会把你玩死的,顶多就是让你生,不,如,死而已!”最后几个字他刻意强调。
  明姿画不住的后退,神情惊慌。
  司绝琛似乎很享受女人绝望的模样,他嘴角阴森的笑容更加致命,也更加恐怖。
  “嚓——”的一声,是他解开皮带的声音。
  紧接着双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摁牢在床上,整个人覆压下来。
  眼看着他的唇就要落下,明姿画本能的偏开脑袋,啐了他一口的唾沫。
  “去你妈的!”
  司绝琛愣了一下,伸手抹了一把脸,被恶心坏了,不可置信的瞪着她,似乎不敢相信她竟然还有这么一招。
  明姿画现在只想着逃脱,哪里顾得上什么形象。
  在司绝琛还未回神的时候,她又紧接着抬腿,用力在他裤裆那儿狠踹了一脚。
  她可不是吃素的,不会像那些女人一样,仍由他在床上宰割,予取予求。
  想要欺负她,门都没有。
  司绝琛被她猝不及防的一脚,狠踹下地,脸上更加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明姿画猜想,他这辈子估计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女人打。
  从小到大,司绝琛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
  明姿画眼角瞄到司绝琛俊美的脸庞,瞬间又黑又沉,表情难看到极点,而他那双阴郁幽深的黑眸,射出可怕的嗜血红光。
  明姿画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立即就觉得脊背,有一阵强过一阵的凛冽寒气往里灌。自己全身每个细胞,好似都浸泡在冻冬刺骨的冰天雪地里。
  不过她打都打了,总不能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